喪病大學

作者:顏涼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運動盛會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不在的空間、格爾、我愛雷君凡、fanmaoer、千山、人嫌狗厭的地雷! 感謝我是阿陽的手榴彈!感謝山島一野的地雷+手榴彈+火箭炮+潛水炸彈連環套!么么噠!!
      
      考古系同學的事在歷史院群里只熱烈討論了半天,到晚上,就在各級導員統一口徑的“事情正在調查中,請各位同學勿信謠傳謠,若再有惡意造謠傳謠者,一經發現,嚴懲不貸”里銷聲匿跡了。
      學院所謂的“嚴懲”無非就是導員談話,全院通報批評,最狠的期末綜合考評扣點分,還不至于上升到畢業證學位證的高度,但就這,也沒人愿意惹不必要的麻煩。
      后來宋斐在私下里聽說,考古系確實少了一個男生,至于少的原因,有“碎尸遇害”、“外出考古實習失聯”、“與女老師私奔”、“無力支付學費退學”、“網癮少年就是不想念書了”等諸多版本,宋斐并非好奇寶寶,一聽一忘,這事兒也就過去了。
      
      轉眼就到了運動會的日子。
      
      金秋十一月,豐收的季節。宋斐大學所在的這個城市地處內陸,十一月初正是涼風宜人的時候,開運動會再適合不過。
      激昂的進行曲,抑揚頓挫的播音員,人聲鼎沸的運動場,一個又一個方塊陣,處處青春,處處朝氣——如果忽視看臺上那些偷偷玩手機的同學的話。
      “現在向我們走來的是體育學院!看,他們整齊的步伐!聽,他們嘹亮的口號!他們是初生的太陽,他們是未來的……”
      
      “這詞兒也太復古了。”任哲聽不下去了。他手機電池續航不行,又不愿意到哪都拿個充電寶,本來尋思開場嘛,提精神看一會兒,后面真無聊了再玩,能省點電是點,結果就遭到了百分百是網上down來的入場詞的暴力一擊。
      剛打完一局手游的向陽無語:“你還真聽啊。”
      任哲羨慕地看一眼室友的無敵續航國產手機,糾結著是不是自己下回換電話的時候也愛一次國:“詞兒是差點,但舉牌的妹妹養眼啊。”
      
      歷史院走入場式方塊隊的都是大一,所以現在他們才能坐看臺上對別人評頭論足。
      宋斐刷了會兒微博,覺得沒多大勁,聽任哲這么一講,條件反射地看過去。他們就在主席臺過來后的第二區域,此時體院方塊陣正好走到他們區域面前,果不其然,舉牌的妹子腰是腰腿是腿,不胖不瘦,線條特別漂亮,雖然五官只是清秀,但從頭到腳透著健康美。
      體院后面跟著的是新聞傳播學院,如果說體院舉牌的妹子腰是腰腿是腿,那新傳院的舉牌妹子就是腰是腰胸是胸,但比胸更好看的,是那張臉,簡直美若天仙。宋斐知道像藝術系播音主持系什么的,甭管漢子妹子,顏值基本都在平均線以上,很多還以上的特別明顯,但這妹子就算放在這些人中,也是一眼就能被看到的,而且她的美沒有殺傷力,是那種很柔和很干凈會讓人覺得非常舒服的美。
      
      不知是不是看臺上的男同學們目光太直白,妹子走過來的時候竟然轉頭沖看臺上笑了一下。
      “明眸皓齒,巧笑倩兮。”王輕遠攜帶兩句文詞兒,強勢插入。
      宋斐有聽沒懂,正郁悶,就聽大喇叭里的女聲愈發昂揚——
      “現在向我們走來的是生命科學學院!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后面播音員說的啥他完全沒聽進去,光顧著找人了。可惜最后也沒在方塊隊里找到熟悉的身影。可能他們院走方塊陣的也是大一,目送生科院的隊伍走遠,宋斐有點失落地想。
      
      涼風驟起。
      宋斐被吹了個激靈,忽然反應過來,靠,找那王八蛋干啥,分手是自己提的,現在再惦記,也太扯了。
      甩甩頭,宋斐直接找向陽分散注意力:“陽子,你女朋友啥時候來?”
      
      經過一番死作,向夫人大獲全勝,向陽不光敞開大門同意帶妹子來看運動會,還和盤托出自己要參加八卦太極扇的悲涼內情。不料妹子十分期待,不光自己來,還要帶上倆室友閨蜜。
      向陽生無可戀地嘆口氣:“中午,咱們不是下午表演嘛。”
      “合著就是專程來看你啊,”任哲羨慕嫉妒恨,“我怎么找不著這真愛。”
      向陽特真誠地給他支招:“你總想著本校妹子,這不行,我給你說,距離產生美,你得把魔爪伸向友校。”
      任哲眼睛亮起來:“你媳婦兒不是說下午帶倆閨蜜來嗎?長得咋樣,有照片沒?”
      向陽滿臉警惕:“我手機里要有我媳婦兒閨蜜照片,這案情會不會太復雜了!”
      任哲翻白眼:“你不會在你媳婦兒朋友圈里找找啊!”
      向陽一拍腦袋,趕緊拿手機翻起來。任哲立馬湊過去看。王輕遠欣賞美,但對追求美似乎沒多大興趣,宋斐也沒興趣,索性又刷起微博來。
      
      上午的運動會在不咸不淡中過去,因為大多是預賽,比的人沒到最興奮點,看的人更是意興闌珊。除了精神文明檢查團巡視過來的時候,宋斐抽空拍了拍掌,揮了揮灌了石子的空塑料瓶,其余時間都是在聚精會神耍手機和草草掃一眼有歷史學院參加的比賽中度過。
      除了數學學院的軍體拳表演。
      作為一根繩上的兩只苦瓜,宋斐對數學院的弟兄們抱有一份特殊的情感,尤其看到他們穿著土綠色軍裝哼哼哈嘿的時候,這份澎湃的情感激蕩到了最高處。
      
      中午向陽請客,帶著440全體跟向夫人及其兩位閨蜜在食堂二樓炒菜窗口開了小灶。向陽的女朋友很可愛,圓圓的臉蛋大大的眼睛,睫毛很長,一眨起來忽閃忽閃的,標準的蘿莉。任哲使勁渾身解數,跟另外兩個妹子套近乎,奈何妹子們對他不是很來電,倒是總找王輕遠搭話。王輕遠斯斯文文一推眼鏡,不是嗯,就是哦,間或一句不知道,最后妹子也就懂了,不再自討沒趣。
      宋斐沒有任哲那么饑渴,但也不比王輕遠清高。他喜歡男人與他希望被妹子關注不沖突,前者是性向問題,后者是魅力問題。所以快吃完的時候,他半開玩笑似的問:“怎么都不搭理搭理我啊?”
      倆妹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撲哧樂了。
      妹子一說:“你看起來有點花心。”
      宋斐簡直想擊鼓鳴冤,不死心地問妹子二:“你也這么覺得?”
      妹子二搖頭:“你看起來只是學習不太好。”
      宋斐頓了兩秒,轉回去看妹子一:“你說的對。”
      ——即便學渣,也有著驕傲的倔強。
      
      下午第一個節目就是太極扇,想來組委會也知道這是最容易犯困的時間段,所以天真地想用大型集體表演項目烘托氣氛,振作精神。
      440集體換上了飄逸的白色太極服,手持錚錚作響的紅色太極扇,往操場走這一路上處處是焦點,時時被街拍,畫面簡直美翻了。
      待到進了操場,抵達角落的集合地點,滿眼大白大紅,他們總算收獲了一些安全感。
      趁著時間未到,太極宗師們都三三兩兩閑站著,向夫人偷偷溜過來,將向陽拉到角落里給男友打起:“歐巴,加油!”
      向歐巴扇子嘩啦一甩開,非常艱難地扇了兩下風,寸頭在風中紋絲未動:“看哥哥的!”
      
      說話間,幾個穿著短衣短褲的運動員從操場門口進來。太極扇之后就是比賽項目,這些人也要提前過來等待檢錄。上午遍尋不著的身影,赫然在列。
      宋斐沒種地縮回人群,同時心里默念,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誰看見我誰王八蛋……
      “宋斐?!”
      王八蛋喊他了。
      
      宋斐硬著頭皮走過去,友好微笑:“比賽啊?”
      戚言點點頭,然后狐疑地上下打量前男友的造型。
      宋斐也嘩啦甩開扇子,但很識相地沒有扇風:“八卦太極扇。”
      戚言樂了,眼睛彎彎的,像月牙。
      這是戚言看起來最無害的時候,純良的真就像個好人了。
      宋斐差一點再次沉溺在這笑容里,幸好對方來了句:“挺可愛的。”
      宋斐真想穿上釘子鞋給他一腳。
      
      很快集合時間到,播音員在喇叭上一廣播“下面請欣賞由歷史文化學院帶來的表演,八卦太極扇,讓我們掌聲歡迎”,已經排好隊列的歷史院大二全體同學便齊刷刷進了操場中央。
      戚言他們二十來個等會兒要參賽的運動員就在旁邊跑道上看著,尤其是戚言,那叫一個興味盎然。
      宋斐如芒在背,直到音樂響起,還總走神去瞄那頭。
      正所謂一心不可二用,不專注的結果就是在白鶴亮翅的時候一個沒抓穩,扇子竟然飛了出去,直直砸在前面向陽的后腦勺上。那可是不銹鋼扇骨啊,雖然是扇面砸的,不比直戳過去殺傷力大,但宋斐光看著也疼。果然向陽嗷地一聲怪叫,猛虎下山失敗了,但人緊接著就大鵬展翅又飛了回來,動作行云流水,柔中帶剛。宋斐心說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啊,趕忙跑兩步撿回扇子,繼續力劈華山。
      
      好不容易挨到表演完,宋斐混在隊伍里火速離開操場,走出大門的時候,還見戚言在那兒樂得前仰后合。
      自己在這人面前,形象就沒高大過,宋斐自暴自棄地想,也不差多這一次。
      
      回到看臺的時候,戚言已經站上了起跑線。宋斐聽廣播才知道,這貨參加的居然是一萬米。在一起的時候宋斐確實被這人拉過晚上跑操場,美其名曰鍛煉身體,但鍛煉兩回宋斐就不干了,死活再也沒去。現在想想,從學習模式到生活習慣再到興趣愛好,他倆沒任何重疊,能交往一個學期,真的很神奇。
      發令槍響,起跑線上二十來號人不疾不徐地開跑。
      戚言在人群里很醒目,一米八三的個頭,肚臍眼以下全是腿,跑起來更是招人,充滿了力量與美。宋斐看著看著,嗓子就有點干,不自覺咽了下口水,悻悻收回視線,強迫自己低頭玩手機。
      
      他喜歡戚言,最初先撩的也是他,后來對方同意交往的時候,他高興的好幾天沒睡著覺。但隨著交往深入,不和諧就漸漸多了,最直觀的就是倆人的日常。戚言是教室圖書館食堂宿舍四點一線,有課上課,沒課自習,晚上還得操場鍛煉身體;反觀他,有課上課,沒課宿舍,操場是除了體育課一概不涉足,圖書館更是根本就不去。起先宋斐還能裝裝相,陪他做個好學生,時間一長真熬不住了,戚言能埋頭自習一天,他坐在旁邊就是度日如年,戚言的側臉再英俊,也不能當美劇看。到后面,對于戚言的學習邀請,宋斐能躲就躲。戚言也不傻,幾次就看明白了,然后便開始了漫長的教育之路,簡稱——懟。大意就是宋斐這也不對那也不好,上學完全就是混日子,未來進了社會,也不可能有什么大出息云云。宋斐不算好脾氣,被說得多了,就開始吵。這種爭吵無關對錯,宋斐只是不喜歡對方話里話外的“看不上”,既然那么看不上,當初干嘛同意跟自己交往呢。可戚言連吵架都不屑跟他吵,每次自己一發飆,他就讓自己冷靜冷靜,想清楚了倆人再溝通。宋斐次次憋一肚子火無處發,最后一次終于沒能冷靜下來,直接提了分手。
      
      認識的同學全說戚言模樣好性格好學習好簡直挑不出什么不好。
      宋斐覺得,他可能把不好都留給了自己人。
    插入書簽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辽宁11选5基本走一定牛 股票推荐公众号人气排行榜 河北11选5遗漏真准网 海南飞鱼中奖 pc蛋蛋登陆不了 pk10开奖 广西快三综合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爱彩乐 湖北体选30选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试图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奖结果查询 幸运飞艇骗局揭秘 海南4+1第95期开奖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辽宁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