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釀百年

作者:時光再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晉江首發

      程錦軒皺眉從藥鋪里出來,手里提著藥眼中有些茫然!
      
      娘的身子骨也不知什么時候能養好,這都一個月了也不見好。
      
      從程家出來本來他想帶著娘去其他地方,畢竟在這里他的名聲太臭了。
      
      他想帶著娘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他的地方重新開始。
      
      但是娘渾身是傷走不了,這才在涼縣住了下來。
      
      一開始他們還住在客棧,但是隨著時間越來越長,娘的病不見好,他們也不可能走,銀子是越來越少,住客棧也不是長久之計,大夫說他娘這是傷了底子,要養上一年半載的。
      
      后來聽娘的勸,在城東邊買了個小院子住下。
      
      那里離東郊富商住的地方近些,價格不低一下就花了七十兩!
      
      便宜的房子當然有,但是他真的住不慣,而且還有娘,總希望能讓娘住的舒服些。
      
      他明白他已經不在是程家大少爺了,所以他盡量改變自己,努力適應現在的生活。
      
      他沒想到普通人的生活這么難!
      
      每天有那么多事做。。。
      
      原來院子幾天就要打掃一遍!
      
      原來屋子時間長了不擦會有那么厚的一層灰。。。
      
      原來銀子這么不經花,這才一個月的時間,手上的五百兩銀子已經花了一半了!
      
      原來煮飯那么難!當他第一次吃到自己煮的粥時,眼淚沒忍住,他什么時候吃過這么難吃的粥過,難吃不說還有股煙糊味,讓人難以下咽。。。
      
      后來實在不忍心讓娘跟著他吃半熟的米飯,到牙行買了個婦人這種生活才結束!
      
      面對娘疑惑他為何不買丫鬟,而是買了個快四十的婦人。
      
      程錦軒苦笑因為年紀大的便宜!
      
      當然剛開始也有人來找他麻煩,不過他直接放話,如果能直接把他弄死最好,要不然等著你們的家人遭殃吧。
      
      這樣還真鎮住了不少人,畢竟他曾經惡名在外,別人也都知道他的性子,知道他說到做到,所以漸漸的也沒人來招惹他。
      
      而且他以前做壞事也都是看人的,那些家境好些有些權勢的,他也不會跟他們過不去。
      
      畢竟程家是做生意的,跟那些人家都有些生意往來。
      
      當然大家也不會主動理他就是了!
      
      這一個月過的他算是嘗盡了世態炎涼。
      
      也體會到了他以前確實是挺混蛋的!
      
      心中也有一絲懊悔。。。
      
      嘆了嘆氣往家走,想著昨天碰到程武,程武跟他說的話,程老爺已經決定定居京城了,現在已經開始變賣城里的產業。
      
      他知道程老爺好面子,受不了這里每天都在傳他的流言。
      
      而且這種事是個男人都受不了,走也對,離的遠遠的,眼不見心不煩。。。
      
      這段時間他想了很多,娘親也勸了他很多,倒是在心中想開不少,只不過現在唯一惦記的是,到底是誰在害他。
      
      思來想去還是最后得罪的人可能性最大,畢竟太巧了。
      
      而且救走她們的人是誰,他也沒有查到,所以這人肯定有能力做下這事!
      
      想到這里雙手不由握緊,眼中含恨他一定要找到她們。。。
      
      快到家時遇到一輛馬車本能的往車里看,車窗簾是掛起來的,他的角度看過去里面坐著個絕色美女,頓時雙眼怒瞪喊道:“站住。。。”
      
      是那個鹵味店的女人,沒想到在此能遇到,他一定要弄明白了。
      
      莫彩釉同大姐逛了好久,才買到她相中的魚竿,兩人坐在馬車里,她正在向大姐解說這魚竿的好處。
      
      當然這些都是剛剛賣魚竿的人說的,現在只不過跟大姐敘述下。
      
      大姐剛剛去看店家里其他的東西了,沒有聽到這魚竿的來歷,正說到高興處突然聽到一聲怒喊!
      
      往窗外看去不由冷冷一笑,真是巧了竟然遇到他了。
      
      出聲示意馬車停下,跟許喚娘輕聲道:“姐姐在馬車里坐會,我去會會這畜生。”
      
      說完笑著下了馬車,看著對方竟然對她怒目而視,笑道:“我道是那個畜生攔路呢,原來是你這畜生啊,怎么聽說你最近過的不錯啊,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以前這人穿的綾羅綢緞戴金佩玉的,在配上家奴環繞一臉囂張樣,讓人看了都難受。
      
      現在一身細棉布衣裳,沒了那些夸張的東西后,倒是干凈很多,看著也比以前順眼多了!
      
      不過不管程錦軒變成什么樣,遇見了都不會讓他有好果子吃!
      
      NND她家逢大難都平安度過,沒想到差點死在這畜生手里,心中可還存著一股火呢。
      
      程錦軒聽后示意自己冷靜,目光陰狠的看著她,冷聲問道:“打油詩是不是跟你有關系。”
      
      看她還是那么美,那張嘴里說出的話雖然氣人,但是莫名的又有些撩人,弄得人心里癢癢的。
      
      當時他在鹵味鋪外,第一眼看到她時,就發誓這個女人是他的,必須是他的。
      
      他從沒有想過讓她死,他只是用些手段想得到她而已。
      
      莫彩釉聞言挑釁的看著程錦軒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今時今日的你,還有本事仗勢欺人嗎?沒了程家你是什么,你能告訴我嗎?”
      
      說完藐視的看著他,這種人就得把他的心里防線打破了,要不然太對不起自己了。
      
      程錦軒雙眼充滿了血絲,是她,絕對是她做的,雙拳緊握強迫自己忍著,到現在他還記得這女人有武藝傍身。
      
      只不過心中特別痛,最后只能出聲質問:“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你讓我父親從此在涼縣里抬不起頭,如今要遠走他鄉,你讓我失去一切,你讓我母親如今纏綿病榻。作為女人做出這種事你都不愧疚嗎?”
      
      這個女人是第一個讓他感受到心跳加速的女人,也是讓他失去一切,讓他心痛之人。
      
      莫彩釉聞言奇怪的看了看程錦軒,心道這人原來腦子不正常啊!
      
      挑眉冷笑道:“你是我見過最不要臉的人,沒有之一,你落到今天的地步,除了怪別人就沒想過自己的原因嗎?”
      
      “你的父親你的母親,如今不都是因為你才會變成這樣的,你要明白我差點死在你手里,你懂嗎。”
      
      “對于要殺害我的人,我做什么都不過分,你如今只不過是終于得到報應了。”
      
      我擦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竟然把自己責任推的一干二凈,把事都推到別人身上,他真以為他是皇帝的兒子啊!
      
      程錦軒被說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氣的手都發抖,略顯蒼白的辯解道:“我沒有要殺你,我只是喜歡你想得到你,我沒有要殺你。”
      
      說著說著不由蹲下身子,雙手抱頭喊著:“我沒有要殺你,我只是喜歡你,我沒有要殺你,我只是喜歡你。。。啊。。。”
      
      莫彩釉冷眼看著程錦軒心神崩潰,不由一嘆突然覺得沒意思。
      
      她也是經歷過大起大落之人,很多事都容易看的開,轉身往馬車那里走,上馬車之前回頭看了一眼,程錦軒還在那里不停的說,像魔怔了似的!
      
      于是用內力發音道:“我們算是兩清了,你要記住你還有娘要你贍養呢?”
      
      話音清清冷冷的飄進程錦軒腦海中,像是一股清流把他震醒,蹲在地上呆呆的看著逐漸遠去的馬車,久久才站了起來,拿著藥往家走,他娘還等著他呢。。。
      
      許喚娘在馬車里聽了全部,心中倒是真的相信,那個程大公子是喜歡二妹的。
      
      只不過行事有欠妥當,做事太過極端。
      
      也可能是習慣了強取豪奪,覺得只要喜歡的,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得到,忍不住搖了搖頭,感覺行事就像個被慣壞的頑童。。。
      
      柳如月看著軒兒失魂落魄的坐在院中石凳上,心中嘆息有些事還要軒兒自己想明白了。
      
      她現在唯一后悔的,就是聽程博翼的話,軒兒婚事上一定要等程博文做主。
      
      非要取個官家小姐,弄得軒兒二十了都未娶上親。
      
      心中冷笑高枝哪里是那么好攀的。
      
      要是早早娶了親,出了這事還能有個親家幫襯下軒兒,也不至于這樣孤立無援。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3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