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死

作者:滄海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九章

      
      “但是你為何知道這件事。”
      
      成鈺看著月見身上氣息悠悠轉變,冷冽的眼神死死抓著角落處的人,他的步子移了過去。
      
      陳清酒垂眸,氣定神閑,不咸不淡地道了句:“因為,童擇已經是個死人了。”
      
      月見的臉色一下慘白,她后退幾步,銀牙咬著,好半晌,才氣若游絲道:“你說的不錯,他是死了。”
      
      成鈺抿唇,使勁回想今日見過的那個公子哥,只聽月見說道:“四年前,童擇去往江南游玩,卻在歸途中被一群暴匪殺害,我廢了百年修為才將他從奈何橋上拉了回來,瞞天過海,改了他命數。”
      
      所以靈魂不滅,□□無情。
      
      成鈺眨眨眼,發覺出不對勁的地方,“可今日這般,他似乎不識你?”
      
      名字都沒能叫出來,也就是說兩人形同陌路,按說這月見活了千年妖齡,應該不至于。
      
      成鈺問這句話時,一旁的陳清酒也默默看向了她。
      
      月見坐著,忽然露出一抹釋然地笑意,淡淡說道:“他是有家室的人。”
      
      成鈺一瞬間明白了月見是何意思,他心底無端而生出一絲悲憤,一字一頓道:“你為了他逆轉輪回,承接報應,他卻娶了別的女人?”
      
      月見道:“分合終有定,是我不愿強求。”
      
      “放著自己喜歡的人去喜歡別人,這真的能做到嗎?”
      
      “為什么做不到?我只是希望他好而已,有道是,人妖殊途。”她沉默良久,最后只是平平板板說了句‘殊途’。
      
      成鈺聽著不舒服,皺眉道:“既然你這么喜歡他,為何不與他生生世世糾纏在一起,你是妖,自然可以守到他的輪回,若我心愛的人僅僅因為人妖殊途便不與我永生永世的在一起,我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
      
      身旁一聲脆響,兩人同時偏頭,只見陳清酒面色淡漠地掰開了樹枝,而后挑了挑枝葉。
      
      “我也想同他生生世世在一起。”月見說話時,唇齒旁總帶著一抹溫暖的笑意,這讓人輕易地忽略了她心底的悲傷,“我也曾找過他的輪回,與他結為夫妻,但卻敗壞了他的命數,他是人,該遵循法度入六道輪回,還清前世今生的債。你說的對,我明明可以糾纏他生生世世,為何又選擇放棄?”
      
      “我曾有個朋友告訴我,今生所慕,未必再是前世人。我原先不信,可后來有一日,卻意外地發現,沒了我的存在,他依舊會很開心。”月見笑里融著甜,半晌才輕描淡寫道:“他成親了,大婚那日,他笑得很是開心,那笑容……很久以前是只屬于我一人的,那時的我才幡然大悟,以往的我只是強行扯著一根姻緣線在我們兩人之間,我刻意地遇見他,刻意地讓他喜歡上我然后娶我,卻忘了,輪回轉世的他本該是喜歡上另一個人的。”
      
      “我也可以叫他恢復記憶,可那時的他究竟該對誰負責?凡人最愛做什么生生世世的約定,這是世間最不靠譜的事情了,人死后,奈何橋邊,一碗孟婆湯下咽,前塵往事便忘的干干凈凈,下一世便要還清旁人的債,他每一世都可能娶別的女子為妻。”
      
      她不愿用前世的感情去束縛所愛之人的今生,便灑脫放手,最初的一世姻緣,對她來說便是極好的。
      
      月見這般說著,眼底有些紅,她揉了揉眼睛,最后起身,面無表情,“既然你們執意要查,我攔不得,請隨意,但若牽扯到童擇,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
      
      成鈺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有些憤憤不平地想,若是他能自己知道前世的戀人,定是鐐銬重鎖也得將人拴在身邊。
      
      他靠著陳清酒坐下,神色有些古怪,“哥哥是如何得知那童擇是個死人的?”
      
      分明半分靈力也沒有,難不成是靠鼻尖嗅出來的。
      
      “骨念之,力。”
      
      “啥?”陳清酒說的含糊,磕磕絆絆,成鈺聽不清楚,煩躁地揉了揉腦袋,自個嘟囔:“明明剛才說話還好好的。”
      
      成鈺不知道,陳清酒今日說的話已經到了極限,趁著成鈺起身的一剎那,他手指輕按喉間,眼色微暗。
      
      遠處有一眾奴婢過來,成鈺做賊心虛,下意識往柱子后一躲,正尋思著往哪里逃,那些人突然東倒西歪,毫無征兆便倒在了地上,成鈺回頭看了眼陳清酒,便上前探了探幾人的鼻息。
      
      “還活著。”
      
      他拭著用靈力在這附近掃了一圈,什么陰邪也沒有發現,成鈺暗暗覺得奇怪,有什么東西呼之欲出,卻又實在堪不明白。
      
      嘭!
      
      一聲悶響,成鈺警惕地看向了暗處,只見那假山附近倒了一個人,光景有些暗,他覺得有些熟悉,還沒起身,陳清酒已經先他一步靠近了那人。
      
      成鈺登時汗毛倒豎,一個激靈跟了過去,陳清酒蹲下身子,右手輕拍男子面頰。
      
      那動作,叫成鈺瞧著分外親昵。
      
      “景沐月,沐月……”
      
      成鈺湊近看了看,方才還覺得有些熟悉,聽自家兄長喚出名字,他這才想起這位大若墟首徒。
      
      連喚了幾聲都不見回應,陳清酒低嘆一聲,隨后跪坐在他身側,右手食指同中指點在景沐月眉心,成鈺在一旁抓了抓他灰撲撲的衣袖,“哥哥?”
      
      陳清酒左手抬起,在唇上做了個禁言的動作,低聲道:“我去一個地方,你留著,若有旁人,來,不多慮,帶我走便是。”
      
      他說話有些吃力,額角也滲出了密汗,見到成鈺點頭才闔眼凝神。
      
      那身體瞬間像是沒有靈魂一樣倒了下去,成鈺將他扶好,目光在兩人之間流轉,面色說不出的詭異。
      
      哥哥與這個景沐月……看樣子關系匪淺啊。
      
      陳清酒毫無準備地跌入了另一個世界中的童府。
      
      冒冒失失進來,靈魂還承受不住,晃晃悠悠了幾下便倒在了地上,陳清酒歪頭看著黑壓壓的童府,抿唇不語。
      
      影壁之后有著重物挪動的聲響,陳清酒揉了揉刺痛的腕間,隨即起身――好在他已經習慣了這種醒來就天翻地覆的感覺,因此這時便能不費吹灰之力地起身行走。
      
      繞過影壁,左邊抄手游廊的外側蹲著一小樣石獅子,而此刻,正有一個素衣女子在費力搬動著它。
      
      陳清酒好歹也是卦師,一眼就看到那地方乃是童府風水所在,當下無所畏懼地走了過去,按住那女子的肩膀,告誡道:“石獅移換,妖邪便鎮不住了。”
      
      女子動作一滯,隨后反手握著了他的手腕,她的身體冰冷的如墜地窖,女子偏頭,看清來人時,直接呆愣。
      
      “是你?”
      
      “我們,見過?”
      
      女子松開了他,起身有些譏諷地笑道:“您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算命先生。”
      
      陳清酒自認為記性不怎么好,可面前這女子不過隨隨便便一個提醒,他卻想了起來。
      
      幾年前,也是這座城,他曾為一名女子算過卦。
      
      “請卦的是我阿姐童暮谷,我是童晚風。”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