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星星

作者:不問三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8 章

      不辨前路,不知去向。
      每天秦放被刑炎叫醒,收拾完坐上他的車,要去哪兒、走多遠,這些秦放一句都不問,刑炎也不會主動和他說。秦放像是一個閉眼被拉著走的游客,聽從安排,并且享受每一段路程,這就足夠了。
      秦放是一個很會交朋友的人,把他扔到什么環境里都能混得很好,幾天的時間他和大部分人都熟了,吃飯聊天開玩笑,跟這些大哥們迅速打成一片。如果說刑炎是慢熱,那秦放就是速熱型的,有時候聽他和別人聊天都能把刑炎聽笑了,秦放確實和他接觸過的同齡人都不一樣。
      白天倆人一起在路上感受天地遼闊,晚上隨便住在哪里閉眼就睡了,都是快樂的。
      
      越走越遠,越行越深,最后停在山里。
      這是他們最后一站,明天開始就是換條路返行。這天晚上所有人都要睡帳篷,是真正的野外宿營。
      十幾個帳篷相隔都不遠,有兩三個人擠著睡的,也有自己一個人的。
      秦放中途買了一堆花露水給別人分了分,他和刑炎也往身上弄了不少,大小伙子還偷偷買了幾個驅蚊手環,沒好意思拿出來,在帳篷里偷著往自己和刑炎手腕腳腕上綁。
      “你幾歲。”刑炎屈腿坐著,看著秦放擼起他褲管往他腳腕上扣環。
      “我弟每年得用好多個,”秦放低頭樂著,“對小孩兒反正有用,不知道咱倆行不行。”
      倆人之前輪流用山里的流水洗了個野澡,這會兒身上濕氣還沒干利索。秦放給刑炎綁完撂下他褲管蓋住,故意說:“沒事兒,外邊看不著,不影響你氣質。”
      “滾。”刑炎罵他,臉上帶著點笑,隨手撿了個紙巾砸了下秦放肩膀。
      
      這么好的環境,窩在帳篷里就沒意思了。秦放把墊子從帳篷里拖了出來,跟刑炎直接躺在上面。
      蟲鳴鳥叫,星月漫天。不遠處有幾個大哥支了個小燈在打牌,也有三三兩兩湊一堆小聲聊天。
      秦放一只胳膊枕在頭下,另一只手放在自己肚子上,很愜意地躺著看天。空氣清涼,偶爾一股徐風吹過,是城市里感受不到的舒爽。
      “完了,”秦放突然想起什么,跟刑炎說,“我忘拍照了。”
      “拍什么照。”刑炎隨口應著。
      “小功讓我拍點照片他發微博。”秦放摸出手機看了看,“我一張都沒拍。”
      “不用管他。”刑炎說,“自己都懶得拍。”
      秦放笑了下:“回去路上給他拍幾張吧。”
      
      秦放認識刑炎也這么久了,但他們從來沒太聊過,每次聊也都是些無關痛癢的內容。這幾天的路程讓兩人之間的關系迅速拉近,至少在秦放心里是這樣的,他覺得他倆現在挺親近。
      秦放側過頭看刑炎,刑炎頭底下枕著秦放的包,手里拿了個細草棍兒在漫不經心地轉。
      “炎哥。”秦放叫了他一聲。
      刑炎轉過頭來,兩人對視上。這已經是他們數不清第幾次的對視了,秦放輕聲道:“謝謝你的自在。”
      兩個人的眼睛在月光下有細碎的光,刑炎沒說話,只是嘴角卷了個很輕的弧度,然后抬手彈了下秦放的頭。
      
      他這動作讓秦放挺意外的,刑炎這個人其實和誰都挺有距離,很少有那些和別人接觸的動作。
      這個動作如果換成別人可能秦放會躲,他一個自以為的鋼管直,這個動作會讓他有點別扭。但是對方是刑炎的話,秦放很坦然就接受了。
      可能是一段旅程讓他和刑炎之間很親近,也可能是刑炎當時的那個笑和眼神,再次蠱惑了他。
      
      “我一直沒問過你,”秦放也隨手扯了個草棍,在手指上胡亂纏,“你們幾個是什么關系啊?”
      刑炎動了動頭下枕的包,問他:“你覺得我們是什么關系?”
      秦放想了想說:“真不太好說。最開始覺得你們是朋友,但又不像,而且朋友也不用都住一起吧。”
      “嗯。”刑炎這樣應了一聲。
      之后秦放也沒再猜,刑炎的聲音在這樣的夜色里聽起來挺清涼,他平靜道:“我們一起長大。”
      
      一起長大。
      這幾個字挺簡單的,但也沒那么簡單,至少刑炎說的這幾個字讓秦放想知道的都知道了。不是朋友,不是發小,僅僅是一起長大。
      這跟秦放之前猜想的幾乎一致。
      他們住在那棟房子里,生活起來太過習慣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默契。這四個人里沒有一個回家,那棟房子就像家。
      刑炎之前說他十歲就坐五哥的斗里,他玩這個是因為他爸喜歡。
      可他沒坐他爸的車。
      
      刑炎看過來的時候秦放對他笑了下,挑眉問:“所以你們是發小?”
      這幾天每次刑炎視線落在他身上時秦放都感覺得到,他不知道刑炎還想不想聊,如果刑炎不想繼續聊了順著他的話說個“是”,這個話題就過去了。
      刑炎沉默了片刻,緩聲道:“算吧。”
      秦放“嗯”了聲,沒打算接著問。
      
      “我們沒有家,”刑炎卻意料之外地開口道,“都沒有。”
      秦放心里某根弦顫了一下,但是臉上不動聲色,也沒有轉頭,他很明白這個時候到底什么樣的反應才是對方需要的,才是傾聽者應該有的。
      野外的星星要比城市里多很多,秦放看著頭頂星幕,聽見刑炎說:“我們需要捆著一起長大。”
      秦放還在轉著手里那根細草棍,又過了半分鐘,確定刑炎沒有話要說了,他才轉過了頭,低聲道:“……我也沒有家。”
      
      兩個人都沒再出聲,安靜仰躺著,直直地看向天空。
      夜色低垂,蟬鳴夏夜里,星河見證了少年們彼此交換了一個秘密。
      
      回程為了換條路,要繞個圈子,路程會比來的時候更遠一些,但風景還是很好,甚至更好了。回去的路上刑炎載著秦放偶爾脫離車隊,到達某個小城市會進去逛逛。倆人停停走走,到了晚上再追上車隊和大家一起休息。
      這也給秦放留出時間拍照了,特意從郭哥車上把相機拿了下來,秦放脖子上掛著相機,看見什么拍什么。
      秦放還挑了幾張發了朋友圈,其中有一張是刑炎靠在車上的后側身照。照片里少年黑衣黑褲,手上拎了個白色的頭盔。
      秦放配文:Coooool boy。
      
      華桐在底下評論他:臥槽誰啊。
      沒等秦放回他,華桐消息就已經過來了:誰啊那是,你別告訴我是周斯明。
      秦放:你瞎?周斯明長這臉了?
      華山英俊老桐樹:那就好,靠。你這照片哪有臉。
      秦放說:那是刑炎。
      華山英俊老桐樹:……
      —靠。
      —現在敵人都這么有型的嗎?以后真是不敢胡亂打架。
      秦放笑著回他:什么敵人,以后都是朋友。
      華桐說:我是真服你,打一架還能打出倆朋友。
      秦放沒反駁他這話,又跟他隨便聊了兩句別的。其實這話不準確,他跟周斯明到現在也不算朋友,他倆總共也沒說上幾句話,多說一句就想干仗。
      
      “炎哥,”秦放向前叫了一聲,“回頭。”
      刑炎按他指令回了頭,秦放拿著相機要拍他。刑炎倒挺配合,也沒躲,還橫起胳膊用小臂擋了下眼睛,比了個V。
      面無表情橫著比V,這畫面太逗了。秦放一邊給他拍照一邊笑,拍完沖刑炎豎拇指,說:“比V都忘不了氣質,寶藏男孩啊。”
      刑炎橫他一眼,問他:“你天天都笑什么?”
      秦放笑著說:“心情好啊,我看什么都想笑。”
      刑炎先是沒理他,過會兒低頭也輕笑了聲,聲音挺小地說他:“像個二傻子……”
      
      他聲音再小秦放也聽見了,愣了下,之后學著華桐“靠”了一聲,沖著刑炎撲了過去。刑炎往前跑了幾步,秦放撲上他的后背,胳膊圈住他的脖子:“你剛說什么了?嗯?”
      刑炎被他壓彎了身子,酷酷的男孩子笑起來的時候也是很帥的:“我說你總笑,像傻子。”
      “靠靠靠靠……”秦放胳膊又使了點力,卡著刑炎下巴,“你好像不服啊。”
      刑炎被他勒著脖子,內雙的眼睛笑起來眼尾很漂亮:“服。”
      “服嗎?”秦放挑眉。
      刑炎點頭,手握著秦放手腕要拉開他:“服了放哥。”
      他第一次這么叫,秦放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就又笑了。
      刑炎站直了之后沖他攤了攤手,示意道,不是我說你像傻子。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幼稚。
    放,我看你好像不咋直。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