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學霸系統[重生]

作者:小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沖刺分班考!

      
      葉斯剛坐下老師就進來了。高三每天四節晚自習,各科老師輪換坐鎮,今天是英語老師羅莉,牛津畢業,家境殷實,人美性格也好,男生都喜歡她。
      
      羅莉拿著一摞封好的卷子,“你們英語考得怎么樣呀?”
      “老師難死了!”宋義在最后一排舉手喊,“我考試的時候好想你啊老師。”
      教室里哄笑一片,羅莉又氣又好笑,“老師不難,是你覺得難。你平時用點心考試還會覺得難嗎?”
      英語課代表汪璐璐嘆氣,“平時用心學也覺得難啊。”
      一句話激起了全班的感慨,班級里哀嚎成一片。
      
      “熱身考真的太難了。”
      “考完熱身考,一個月后的分班考壓根不敢想。”
      “理綜我估計上二百都難。”
      “我他媽能有一百五我都燒高香了。”
      “數學不認識我。”
      
      后排有人舉手,是體委羅翰,一米九四,外號大漢。
      “老師我就想問,聽力放的是英語嗎?我之前學的是假英語吧?”
      教室又一片哄笑,有的人嘴上哈哈哈,臉上比哭還難看。
      
      羅莉說,“好了好了,大家不怕的啊,歷屆熱身考都是一樣慘烈。一個月后的分班考不會這么難。”
      “什么時候出成績啊?”有人小聲問。
      “這次高二和高三剛下來的老師一起連夜閱卷,成績明晚就出,等卷子下來了我們逐題細講。”
      羅莉提到兩批老師,一下子捅破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窗戶紙,立刻有人問,“我們是不是要換老師?”
      “暫時不換,具體的師資配備還沒全部確定。”羅莉說,“我們現在還處于暑假補課階段,等一個月后分班考,各班的師生配置才塵埃落定。”
      
      教室里沒人哄鬧了,安靜得瘆人。這個班雖然是隨緣湊起來的,但很神奇地有一半以上都是優等生,剩下的除了幾個混子之外,也都是中上游努力掙扎的好學生。
      分班是人人心上懸著的一把刀。
      
      汪璐璐問,“老師,您的安排下來了嗎,您跟高三嗎?”
      羅莉笑得很溫柔,“我跟高三,而且,我大概會和這個班級里很多人繼續在一起。”
      這句暗示很明顯,羅莉會跟高三的精英班。班級里頓時有人松了口氣,更多人臉上卻是迷茫和失落,是那些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留,和那些覺得自己八成會走的人。
      
      “對了,這次閱卷發現有同學考試態度消極。”蘿莉忽然說道:“英語這科有人所有題目都正確,包括聽力,但作文只寫了兩句話。”
      底下頓時又炸開鍋,汪璐璐震撼道:“我去,這次英語像天書一樣,還能全對?”
      “同為人,同九教!我們被比成傻子了?”張山蓋一臉受挫,感慨完后猛地看向第一組后排。
      不僅是他,四面八方的目光都朝葉斯這邊看過來。葉斯原本懶洋洋地趴在桌上,愣是被瞅心虛了,正不知該作何反應,身邊何修忽然說,“不是我。”
      葉斯懵了下,“他們看你呢?”
      何修認真問,“不然呢?”
      “……”
      
      羅莉嘆氣,“確實不是何修,字體差異很大。但我們班的英語成績最好,如果是你們中的誰,我希望晚自習課間能主動來找我聊聊。”
      
      一事畢,羅莉在講臺前坐下繼續閱卷,底下人紛紛開始自習。
      葉斯往前掃了一圈,發現不少人已經買了全科的五三,N本大部頭摞在桌上,能把人都淹了。
      坐在前面的小胖整理好各科教材,然后展開一張白紙寫學習計劃。
      
      混子大隊群震動起來。
      
      宋義:盆友們,說出來你們可能都不信,我同桌開學前就寫完學習計劃了,恁么厚。
      下面跟著一張照片,宋義的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中間隔了兩厘米空氣。
      吳興:牛逼啊,哪位高人?
      宋義:張山蓋。
      吳興:……哦,正常操作。
      宋義:快分班讓我走吧,他剛才看我那眼神讓我方了,怕不是要我和他一起學習。
      
      葉斯扭頭看了眼宋義方了啥樣,宋義立刻露出小可憐的表情,葉斯面無表情地回過頭,仿佛一個沒有感情的殺手。
      讓你搶座,該。
      
      吳興:我們班的人都狂買練習冊,我有點迷茫,不知道該買啥,感覺啥都該買。
      宋義:買個蛋練習冊。
      吳興:不如你買個蛋吧?
      宋義:我有蛋謝謝。你讓葉斯看看他同桌買什么唄,跟著何修買準沒錯。
      吳興:啊?葉斯跟何修做了?
      葉斯終于忍不了了:你能把錯別字改改嗎?老子鋼鐵直男,且恐同。
      吳興撤回消息,改了錯別字,重新發上來。
      
      葉斯收起手機,把壓在胳膊底下的書包塞進書桌堂,趁機瞟了一眼旁邊的何修。
      竟然有點做賊心虛的感覺。
      何修桌上一盒面巾紙抽,一瓶礦泉水,一包淺粉色包裝的糖,一本正在看的書。
      葉斯咳嗽一聲,作勢趴下睡覺,臉對著何修那個方向,從底下看了眼書名。
      《日本師傅如何做好一碗拉面》
      葉斯:“?”
      葉斯一下子坐直,從旁邊看那本書的內頁——竟然不是一本包著假皮的練習冊,里面圖文并茂,何修剛看到第五頁,上面畫著一片手繪風格的叉燒,講解肥瘦應該如何相間。
      
      葉斯動作幅度太大,何修想裝看不見都難,只好把書往他這邊側了側,遞過一個詢問的眼神。
      一起嗎。
      葉斯重生前跟何修認識三年也沒說過幾句話,只知道他內向高冷,竟然沒發現還愛裝逼。
      “高三了。”葉斯說。
      何修點了下頭,“是啊。”
      那無所謂的勁兒,讓葉斯懷疑上面那段對話發生在澡堂子里。
      兩個老大爺搖著扇子拔火罐,一個說,“要下雨了。”另一個說,“是啊。”
      葉斯決定換個角度,“熱身考難吧?”
      “不難。”何修毫無波瀾地回答,“都是快爛了的知識點,沒什么新意。”
      “……”
      這個逼裝的太巍峨,葉斯感覺自己需要緩緩。
      
      當年熱身考的大體情況他有點印象,何修雖然保持第一,但總分也比平時被往下狠削了四十多,這在一個永遠保持幾乎全科滿分的學神身上簡直奇恥大辱。
      你他媽就裝逼吧,成績出來讓你哭的這輩子都不想吃叉燒。葉斯心想。
      
      “你不看嗎。”何修又把書往他這邊側了側,葉斯這才發現剛才說話間他一直側著那本書。
      “不看。”葉斯突然有點泄氣,說不出來的難受勁兒,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棉花一點痛感都沒有。這種感覺就像重生前那重復了整整三年的“嘿!”和“嗯。”
      
      何修收回書,葉斯卻沒收回目光,就那么盯著他看書。
      這回何修也有點不得勁了,他對著書陷入迷茫,明顯是沒看進去。
      “你吃糖嗎?”何修突然問,放下書,把那包淺粉色包裝的糖捏了起來。
      之前這包糖一直臉朝下壓在桌上,只能看見一堆日文字,這回翻過來葉斯才看見正面畫著幾個水蜜糖,是袋水果糖。
      “我不吃甜食。”葉斯說這話的時候覺得自己簡直他媽冷酷得令人起雞皮疙瘩。身邊要是個小女生,估計得直接拜倒在他牛仔褲下。
      何修沒什么反應,撕開袋子,里面是一顆一顆的小包裝,他隨手撕開一顆放進嘴里,“白桃味的。”
      
      白桃。聽起來就和桃不一樣。雖然它也是個桃,但就是感覺一下子高級了,有氣質了,不艷俗了,更清甜了……
      “你真不吃?”何修又掏出一顆,“嘗嘗吧,這個糖不膩。”
      他一說話,葉斯竟然聞到了那股清甜的桃子味,還沒想好怎么拒絕,已經把那顆糖接了過來。
      
      何修低頭繼續看書了,葉斯把糖塞嘴里,余光里瞟著這家伙忽然來了興致似的,把書又往前翻了一頁重新看,而且還抬手擺弄了一下紙抽上冒出尖的那張面巾紙。
      好好的一張紙愣是被折了個小耳朵出來,竟然還他媽有點可愛。
      
      學神的腦回路凡人是真的不懂。
      
      ……
      ……
      
      第二天中午吃飯時,葉斯突然覺得食堂的氣氛有點壓抑。
      “咋回事?有人要攻校嗎?”他壓低聲問宋義。
      “攻個屁校。”宋義說,“今天放學不是出成績嗎?你沒看咱興爺都壓抑了。”
      “有個玄學。”吳興一邊扒米飯一邊悶聲說,“熱身考前三百是重本線,前四百五是普本線,據說很準。”
      葉斯對這些沒概念,你平時多少名來著?”
      “四百五徘徊吧。”吳興嘆氣,“要是這次進了,我后邊心里壓力能小點。”
      宋義齜牙花子笑,“興爺沒問題,你可是我們混子大隊的人。”
      吳興聽了好像更難過了。
      
      葉斯把蛋撻吃完,忍不住又問,“一般多少名能上前兩所啊?”
      “哪兩所?”吳興看他一眼。
      “清華,北大。”葉斯漫不經心地嘟囔,“還能是哪兩所。”
      吳興也有點沒概念了,想了半天說道:“二十?加上自主招生,三十吧。”
      “沒那么多。”宋義擺手,“前兩天上屆高考出分,聽教務處估計最后能有十七八個清華北大。”
      葉斯嘆了口氣。
      “你問這干啥,你難道不該關心一下倒數第一批隊的去向嗎?”宋義問。
      葉斯認真思考著說,“我在想我加把勁能不能上去。”
      他話音剛落,一只手就摸他腦門上了,宋義一臉驚恐,“沒發燒啊,我去,你這兩天總犯臆癥是咋回事?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吧?”
      “滾。”葉斯被他氣笑了,一巴掌把他手抽開,“別碰我,恐同,煩大男人碰我。”
      宋義受傷地往旁邊竄了個凳子,“老子一朵嬌花竟然被你嫌棄了,嚶嚶嚶。”
      葉斯惡心的差點沒把筷子扔他臉上去,吳興在旁邊笑得直不起腰,剛才的郁悶一掃而空。
      
      葉斯從小就不喜歡被人碰,尤其是男生,碰他一下他能鬧心死。宋義吳興平時和他歪在一起撞來撞去倒是無所謂,勾肩搭背也還行,但就是突然刻意地碰上來,他會覺得煩。
      他把這定義成恐同。高一有個殺馬特男,說不清喜歡男生還是女生,或者單純喜歡嘩眾取寵,上來摸他肩膀,他直接就把人胳膊擰脫臼了。
      那一嗓子“老子恐同!滾啊!!”渾厚而震撼,響徹英中,后來高二分科,那男生聽說葉斯留在理科后二話不說直接滾去了文。
      “江湖我葉哥,人狠恐同話不多。”吳興沖他抱了個拳。
      
      高三第一輪復習是知識點掃盲,各科老師帶著大家從第一冊教材開始再走一遍。按理來說這個環節對葉斯最有用,但他努力聽了一節課之后就徹底放棄了。
      內容枯燥難懂不說,天兒還太熱,講課聲伴隨著天花板上風扇的白噪音,還有翻書翻紙的聲,混成了一首史詩級催眠曲。
      
      葉斯趴在桌上時醒時睡,視線里是何修那本《日本師傅如何做好一碗拉面》。學神不知是不是熱身考受了刺激,一天沒聽課,把這本雜書看到了最后幾頁。
      
      葉斯感覺自己睡了一萬覺,迷迷糊糊終于聽見下課鈴響,走廊里有個男的扯著嗓子邊跑邊喊:“成績貼出來了!大家沖鴨!”
      “沖啊!!”走廊內外無數個聲音響應他。
      
      班任拍拍講臺桌,“大家看成績不要擠,剛出總榜,我現在去教務處領咱班的成績單,你們忍一會看咱班的就行。”
      沒人能忍,他話還沒說完,教室已經空了一大半。
      
      葉斯從桌上爬起來,睡得半邊臉發麻,人有點軟。他茫然了一會,看著教室走空,連宋義都跟著湊熱鬧去了,才忽然發現身邊好像還有個活物。
      何修沒走。
      不僅沒走,何修看他醒來還愣了一下,幾秒種后抽出那張折起小耳朵的紙巾遞了過來。
      “擦一下。”何修說。
      “擦什么?”葉斯仍然沒醒,過了幾秒鐘才忽然反應過來,伸手往自己麻得失去知覺的半邊臉摸去,果然摸到一手濕。
      操。
      丟人丟大發了!
      葉斯猛地扯過紙在臉上狂擦,擦完還墊進領口沾了沾,心臟狂跳。
      不是心臟病那種跳,單純就是睡懵了起來又嚇一大跳的正常反應。
      
      等他擦完,何修低頭把那本書的最后一頁翻過,從后面合上。
      他看完一本書好像心情很好,葉斯甚至懷疑自己看見了他勾起的嘴角,雖然只有一瞬,但不是眼花。
      
      何修好像很少笑。這個人一直是冷的,生人勿近那種。裝逼也裝的不明顯,在昨天之前葉斯都不知道他愛裝逼,只和所有人一樣以為他只是性格太淡了又自帶光環。
      但他笑起來確實好看,睫毛特別長又特別直,笑起來那一瞬間,每一根睫毛上好像都閃著一個小光點,一簇光華一瞬即逝,雖然是錯覺,但讓人看了心里舒坦。
      
      何修把那本書放進書桌堂,又拿出一本新的書,封面上寫著“物理競賽題庫”。
      葉斯心里透過一口氣,感覺一切都正常了。
      對嘛。裝什么逼,學神也要學習啊,都高三了。
      
      “你不看成績嗎?”何修一邊翻開新書一邊問道。
      葉斯之前沒有看成績的習慣,反正每次都是倒第一,但這回不一樣了,這回值得一看。
      于是他說,“看啊,你不看嗎?”
      何修站起來讓他從后門過去,“不看了,沒什么懸念。”
      “……”
      這個逼裝的正要從凳子上悠出去的葉斯差點跪在凳子上。他咳嗽一聲掩飾尷尬,落地往外走之前余光一瞟,忽然又發現有點不對勁。
      
      《物理競賽題庫》
      翻開。
      灌籃高手,原版日語漫畫。
      
      葉斯:“……”
      
      何修沒發現某人賴在后門沒走,已經入神地看了進去,過了好一會才翻過一頁,比他上午嘩嘩翻看老師發的知識點慢了得有十倍。
      葉斯心里百感交集,感覺自己變成了個大桶,掀開衣領子往里看,全是何修裝進來的逼。
      
      他有些感慨地轉身往外走,剛走到走廊中堂,人群中就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喧嘩。
      “我操!”
      “靠!邪門了吧!”
      “我他媽瞎了!什么情況?”
      “同名雙胞胎弟弟出現了??!”
      
      葉斯還沒反應過來,人群里突然撞出來倆人。
      宋義和吳興一左一右沖過來掐住他的脖子,吳興不知是驚訝是憤怒還是喜悅,像個野獸一樣一邊晃他一邊嗷嗷嗷狂吼,吼得青筋暴起非常可怕。宋義就更離譜了,箍著葉斯的脖子往反方向猛搖,邊搖邊怒吼。
      “老子他媽說多少遍了!讓你爸買答案買高考的!買高考的!買高考的!!買他媽熱身考不是浪費錢嗎?!”
      
      葉斯真實快被晃吐了,他在吐出來之前使勁往上蹦著看了一眼成績單。
      掠過一層又一層的后腦勺,他在第一列的最后一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高三四班,葉斯,總分616,學年49名,進步幅度552名。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每一個恐同都是深柜,作者漫不經心地默念著。
    恭喜葉斯喜提諾貝爾進步獎,作者尖叫了一聲然后面無表情地退下了。
    ————————————
    日常抽獎,大家明天見~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