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聽游戲的話

作者:木兮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人燈臺

      活下來的島國玩家不肯靠近偏殿,也不敢去看他死相凄慘的同伴,高晏不清楚兩人遭遇過什么,只好上前查看。
      
      褚碎璧跟在他身旁,見狀詢問:“你不害怕?”
      
      高晏看了他一眼便蹲下來查看死者:“還好,我以前在屠宰場打過工。”頓了兩秒,接著說道:“也在停尸間看過更。”
      
      整只活生生的豬在眼前被干凈利落的割喉、解剖,場面相較而言更為血腥。而且停尸間夜夜對著尸體,練就他過于常人的膽子。
      
      否則,觀落陰那一關死人的時候,高晏就做不到鎮定面對甚至超額完成任務。
      
      褚碎璧蹙眉,盯著高晏的目光晦暗不明,表情緊繃,壓低了聲音說道:“你以前……過得那么苦?”
      
      “還好,中二病比較嚴重。”高晏摸了摸鼻子,聳聳肩,一臉輕松的解釋:“那時候覺得全世界就剩下我一個人,危機感特別嚴重,死活不肯接受別人的幫助,到處打工討生活費……不過其實就在屠宰場待了半個月,停尸間只干一個星期就走了,咳,主要還是未成年。”
      
      其實想起中二病極其嚴重的時期,高晏也是滿心尷尬。
      
      他那個時候看似比其他同年齡段的小孩堅強獨立,其實是在用過度勞累的方式消耗健康的身體。
      
      所以后來中二期過去,高晏就落下許多小毛病,譬如神經衰弱,睡眠不深,低血糖等,不礙事但磨人。
      
      這也是高晏年紀輕輕就開始枸杞不離身的原因。
      
      褚碎璧:“現在沒有太勞累了吧。”
      
      高晏搖頭:“沒有。”
      
      褚碎璧在他后面,保持很長一段時間的安靜,忽然就開口說了句:“我存款挺多,家里好幾套房,正打算買車。”
      
      高晏愣了下:“啊?”
      
      他以為褚碎璧在炫耀,接著想起褚碎璧似乎家住帝都,好幾套房……行的,確實嫉妒了。
      
      對于一個目前還在還房貸的人而言,褚碎璧有房有存款,足以讓人心生嫉妒。
      
      高晏不搭理人,褚碎璧卻不想放過他,接著就說道:“我攢了差不多十年才攢下的身家,你知道我要用來干嘛嗎?”
      
      高晏扭身,避開褚碎璧:“不知道。”
      
      知道有用嗎?又不是他的,又不能隨便花。
      
      褚碎璧:“攢給我家戶口本另一個成員花,就想攢給他,他愛買房買車都行,統統給他。”
      
      高晏回頭看身后的男人,高大的個子蹲下來也沒讓那身危險的氣勢減少半分,吊著眉梢睨著人,臉上帶著不太正經的笑,眼里的神色倒是認真。
      
      高晏眨了一下眼睛,就一下,心跳也快了一下,好吧,快了兩三下。他慢吞吞地回頭,‘哦’了一聲:“你懂島國語嗎?懂的話,能不能問問活下來的那個,剛才發生什么事兒。”
      
      褚碎璧暗暗地嘖嘆一聲,銳利的目光在高晏瘦削但好看撩人的背影狠狠刮了一圈,心滿意足后才說道:“懂一點。”
      
      “你知道游戲公平性原則吧。”
      
      高晏:“嗯。”
      
      褚碎璧:“游戲背景對于島國玩家有利,出于公平性,他們會先受到攻擊。邏輯上也會圓過去,比如我們是通過榻榻米裂縫底下的鬼臉知道黑色的寺廟,而熟知游戲背景的島國玩家比任何一個玩家提前到達黑色寺廟,于是觸發鬼怪的仇恨而受到攻擊。”
      
      高晏恍然大悟,同時也驚訝于游戲對于規則的看重。
      
      講求公平的同時,不忘邏輯,游戲開發者(或神明)不會是處女座吧?
      
      褚碎璧去問活著的島國玩家,高晏則起身進入偏殿,偏殿是黑色的,窗戶緊閉,除了打開的門透進來微弱的光亮外,沒有其他照明工具。
      
      正對著房門的墻壁掛滿畫像和照片,從最早時候的發黃的畫像,到黑白照片、彩色照片。畫像在墻面最左端,光亮照不到,所以看不清。
      
      黑白照片上都是人像,有男有女,還有小孩。
      
      高晏再向前數步,幾乎快貼到墻面上,看到最近的一張黑白照片邊角寫著拍攝日期和人像的名字。
      
      旁邊的幾張黑白照也是相同的人像名字和拍攝日期,他們無一例外姓山田。
      
      看來,偏殿整面墻壁上的畫像、照片都是山田家歷代祖先名字和人像。
      
      高晏似乎想到什么,循著墻壁找了一圈,果然沒有見到名為山田娜娜子的女主人的相片。他停下來,面前是一張黑白相片,相片里是一個微笑的中年男人。
      
      高晏想了想,摘下這張照片藏了起來。
      
      褚碎璧在外面喊他,而他也沒有更多發現便干脆轉身離開,離開的時候由于太暗看不清路,不小心撞到東西,下意識伸手找攙扶物。
      
      手掌貼在柔軟的物體上,黏膩腥甜的液體沾了滿手,掌心被舌頭一樣的軟體物舔舐,高晏立刻縮回手,惡心的感覺自掌心的神經傳達到腦海,不過一會兒,身上立刻起雞皮疙瘩。
      
      模糊中,高晏看到剛才被當成攙扶物的東西是一座燈臺,但燈臺在緩慢的移動。他想起剛才那種惡心的觸感,不禁頭皮發麻。
      
      剛想趕緊出去就發現身邊竟不知何時圍了七|八座燈臺,而偏殿的門在此刻突然‘砰’地一聲合上。高晏低咒一聲,避開七|八座詭異的燈臺,朝門口靠近。
      
      門口聚集著更多的燈臺,好在這些燈臺行動緩慢,雖嘗試抓住高晏但是都失敗了。高晏一腳踹翻圍堵在面前的燈臺,在黑暗中摸索前行,靠著大概的方向感跑過去。
      
      圍過來的燈臺抓不住他,便試圖咬住他。高晏‘嘶’了一聲,手臂被咬了一口,來不及疑惑這些燈臺為何有嘴巴,他趕緊將貼過來的燈臺撕扯開。
      
      耳邊聽到‘嘶嘶嗬嗬’的聲音,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像是成群的昆蟲潮涌般撲過來。
      
      高晏左手剛觸及頸項間的楊柳枝,大門就叫褚碎璧從外面踢開,光亮照進來。燈臺驚恐地發出尖叫,四下逃散。
      
      高晏眼角余光瞥見燈臺的真面目,直接咒罵了一聲:“艸。”
      
      盡管頭皮發麻,下手動作卻一點兒也不含糊。高晏摘下頸項間的楊柳枝,逮到最近的一座燈臺,纏繞在燈臺的脖子上將它勒倒在地,隨后一腳用力地踹進燈臺胸口,直接踹斷胸骨,凹下個大洞。
      
      這絕不是高晏力氣大,而是燈臺的身體太脆——是的,身體。
      
      纏住高晏想害死他的‘燈臺’是一群畸形恐怖的東西,長著人的身體,腦袋上頂著個燈臺,燈臺還沾滿燭臘。它們身上遍布傷痕,十指被切,張開的嘴巴里可以看到喉嚨口一個黑洞,發出嘶嘶嗬嗬的鳴聲卻不能說話。
      
      這是人,曾經是,現在卻已經不是了。
      
      ‘燈臺’怕光,被高晏抓住的‘燈臺’掙扎半晌就脫力無法動彈,身體逐漸像點燃的蠟燭那樣慢慢融化成一堆尸蠟。
      
      高晏:“燈臺鬼。”
      
      島國民間恐怖傳說中的鬼,也被稱為人體燈臺。
      
      傳說中,一名遣唐使大臣的父親在唐失蹤,大臣前往大唐尋找父親,卻在驛站里找到被制作成人體燈臺、不人不鬼的父親。其父在回國途中跳海身亡,隨后該地區就有了祭拜燈臺鬼的傳說。
      
      華夏并沒有關于燈臺鬼的記載,所以燈臺鬼是島國的傳說。
      
      嚴格說來,燈臺鬼更像是一種酷刑,類似于人彘的酷刑,只不過更為扭曲惡心罷了。
      
      說話的時候,燈臺鬼已經融化成尸蠟,但偏殿中還有幾十具燈臺鬼。
      
      褚碎璧問他:“有沒有受傷?”
      
      高晏搖頭:“沒有。你問出什么信息?”
      
      褚碎璧:“先出去。”
      
      他讓高晏走前面,自己斷后,在關門的時候往偏殿里頭扔了點小東西,里頭立刻炸開了鍋。
      
      但燈臺鬼的聲帶被毀,驚恐的尖叫也不過是微弱的呼叫,門一關,靜悄悄,什么聲兒也沒了。
      
      偏殿外面的島國玩家早就因為恐懼而逃跑了。
      
      褚碎璧邊走邊說:“島國玩家知道關于‘抽脊骨的女人’的相關傳說,所以一大早提前找到黑色寺廟,在偏殿查詢線索的時候碰到山田娜娜子,其中一個玩家慢了一步就被抓住。”
      
      接著,自然是被山田娜娜子剝皮拆骨,血淋淋的脊骨扔進廟里,再被燈臺鬼嵌入墻壁中。
      
      走到半山腰的時候,高晏回頭看向黑色寺廟,只見山門口站著一個和服女人,手里握著一把大剪刀。
      
      距離有點遠,看不清和服女人的樣子,但那黏在身上的目光極為陰冷。
      
      “高晏?”
      
      高晏回神,定睛一看,山門空空如也。
      
      “我在聽,你剛才說到山田家族曾昌盛繁榮,后來娶進一個美麗的女人,結果兄弟鬩墻,家業凋敝,一夕間敗落。然后呢?”
      
      褚碎璧從島國玩家口中撬出來的信息,山田家族曾靠膽丸制作榮盛一時,后來卻被一個美麗的女人搞得日落西山,甚至是一夜間所有山田家的族人全部消失。
      
      每一任貧民妻難產而亡,在島國中有另一則說法,山田家族是靠害死貧民妻兒獲取膽丸配方以維持榮華,那個美麗的女人就是死去的娜娜子的怨恨所化,她們前來向山田家族復仇。
      
      復仇結束的娜娜子還徘徊在山田家宅是因為她丟失了心愛的金色柱子,除非找到金色柱子,否則她不會去投胎。
      
      褚碎璧:“你剛才看到什么了?”
      
      高晏遲疑一瞬:“一個女人。”
      
      褚碎璧:“她比我好看嗎?”
      
      高晏:“???”說什么呢大兄弟?
      
      褚碎璧:“你從來沒有看我的時候看呆了。”
      
      他低下頭,把臉湊到高晏面前,語氣哄騙般的問:“我好不好看?”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啊啊啊褚狗又特么浪了!
    PS:我也想有人攢錢給我買車買房,今天也是顆檸檬精。
    評論紅包~~~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 极速11选5 河北排列7 河北11选5 保本投资个人理财产品 股票涨跌排行榜 天津十一选五 25选5 山西快乐十分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炒股技巧 华西村股票 安徽十一选五 上证指数5年走势图 奥迅球探网足球指数 江苏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