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醫術震驚世界

作者:湉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免疫不孕

      錢華兩夫婦到的時候,蘇茂言正站在百子柜前面,拉開了一個柜子拿里面的中藥,身后的桌子上擺著一張牛皮紙和空香囊,牛皮紙上面已經有了幾粒丁香。
      
      錢華道:“是蘇大夫嗎?”
      
      蘇茂言聞言立刻轉過身來:“是我,你們是?”
      
      錢華有些遲疑的看著蘇茂言那張過分年輕和過分帥氣的臉:“我們是廣宏廣主任介紹過來的。”
      
      蘇茂言揚起笑容道:“廣主任剛剛又給我打了電話,我正在店里等你們呢,坐。”
      
      他的病人,終于來了!
      
      錢華道:“蘇大夫,廣主任應該把我們的情況告訴你了吧。”
      
      “恩。”蘇茂言點頭,“我能不能再看看你們之前的檢查報告。”
      
      劉英早就準備好了,把一個文件袋遞了過去。
      
      蘇茂言認真的翻看著報告,劉英有些拘謹的問道:“蘇大夫,我這種情況,還能治療嗎?”
      
      蘇茂言放下報告,沒有回答,而是道:“把手伸出來,我先幫你把脈。”
      
      劉英點頭。
      
      蘇茂言認真的體會著手指下的脈搏,說起來,劉英應該算是他開始給人診脈之后,遇到的最麻煩的病人。
      
      免疫性不孕癥,至今仍然沒有特效療法,西醫要么采取隔絕療法,通俗的講就是帶套,帶上一年半載,讓女體一直避免和精子接觸,抑制抗體的形成,但是這種辦法周期太長,而且療效不一定好,甚至很可能會復發。
      
      第二種呢,就是采取激素治療,抑制免疫能力,但是AsAb能轉陰的,可能只有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至于轉陰之后能受孕的,那就更少了。而且激素的劑量太大,也容易造成毒副作用。
      
      在中醫看來,對于免疫性不孕的原因和治療方法,現在也沒有統一的說法。
      
      總之得了這個病,不管采取西醫的辦法,中醫的辦法,還是中西醫結合的辦法,都不能保證百分之百痊愈,得看個人的運氣。
      
      劉英之前的運氣就不太好,兩個辦法都用了,都不行,不然也不會找上蘇茂言。
      
      幾分鐘之后,蘇茂言收回了手,沉思了半晌,才開始問起劉英的具體癥狀。
      
      他問得很仔細,從月經的周期、總量、顏色問到了白帶,又從白帶問到了小便。
      
      劉英也回答得很仔細,這一問一答下來,時間竟然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分鐘。
      
      錢華有點坐臥不安了,這問得這么仔細,究竟是說明蘇大夫認真嚴謹,還是說明蘇大夫技術不佳呢?
      
      劉英倒是覺得這次看病的經歷不錯,病人就是這樣,恨不得把每天吃了什么都告訴醫生,但是醫生一般太忙,病人又多,哪里有功夫問七問八的,有些專家幾分鐘就把人給趕出去了。
      
      所以如果要問劉英對蘇茂言的評價,那肯定是好啊!
      
      又貼心,又認真,還帥!
      
      蘇茂言問完問題,心里也有底了,劉英這種情況,主要的內因是腎陰虛,又有濕熱的誘因,所以一直懷不上孩子。
      
      “你之前都吃過些什么藥?”蘇茂言又問道。
      
      劉英道:“我記得是口服地塞米松、維生素e,維生素c,然后還有一個中藥的藥方。”
      
      她又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個文件袋,里面裝的是每次的處方。
      
      蘇茂言翻到了中藥藥方的那一張。
      
      “黃苓、甘草、丹參…”蘇茂言掃過上面的中藥和劑量,“這個方子沒什么問題,是滋陰補腎,清熱解濕的,不過對你的情況,有稍稍的不對癥。”
      
      就算都是一樣的腎陰虛和濕熱,但是每個人的情況也會因為個體差異而有所不同,劉英很明顯,就屬于這個藥方的靶向范圍之外。
      
      按照蘇茂言的判斷,光這個方子,對于劉英來說是遠遠不夠的。
      
      “那要怎么辦?”劉英問道。
      
      蘇茂言道:“我的辦法可能會耗費至少三個月的時間,你能接受嗎?”
      
      “吃三個月的藥?”劉英反問道,“要那么久嗎?”
      
      “三個月為一個療程,一般的情況,兩個療程的就應該能好了。”蘇茂言也沒有把話說死,“你如果愿意試的話。”
      
      劉英沒有立刻答應,而是問道:“那要怎么吃藥呢?”
      
      蘇茂言道:“每個月,分四個周期來吃藥,卵泡、排卵、黃體和月經,每個階段吃的藥都不同,作用也不一樣。”
      
      “這么麻煩?”錢華驚訝道。
      
      他雖然沒有學過醫,但是這四個周期也知道的,那算下來,不是每個月都得換四個藥方吃?
      
      蘇茂言解釋道:“卵泡期滋陰益氣,排卵期養血補腎,黃體期疏達順氣,到了經期,就是養血了,作用不同,當然藥方不同。”
      
      看出了錢華的遲疑,蘇茂言道:“你們可以考慮一下要不要在我這里抓藥。”
      
      錢華不好意思道:“我出去打個電話。”
      
      蘇茂言點頭。
      
      劉英倒是有點不好意思。
      
      蘇茂言不介意道:“看病這件事情,是應該慎重一點的,沒關系。”
      
      錢華能問的醫生也就只有廣宏了。
      
      廣宏本人是學西醫的,哪里知道蘇茂言這個治療方法行不行,不過他們這里剛好在弄中西醫門診,這不,憑著院長的私人關系,請了市中醫院的一名老中醫過來,今天就在他們醫院。
      
      他是負責接待的人之一,剛好可以去問一問,至于怎么問,這個話題也好找,就從前幾天蘇茂言用針灸把人救回來開頭,順帶夸一夸中醫的神奇療效,這話題不就能走到錢華這里了嗎?
      
      “你等等,我幫你問問。”
      
      掛了電話之后,廣宏果然提起了蘇茂言的事情。
      
      那位老中醫已經是要退休的年齡了,這次過來也是來交流經驗的,聞言又是驚訝又是好奇:“你說的那個醫生,真的能徒手診斷出子宮肌瘤?”
      
      廣宏點頭。
      
      老中醫贊嘆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厲害啊!”
      
      他都做不到。
      
      這位老中醫本來就是一個性格謙和的人,直接就道:“整個黎陽市可能也找不出幾個可以做到的人。”
      
      “至少我知道的沒有,包括我自己,當然也有可能有一些藏在民間的高手,我就不清楚了。”
      
      以他現在的眼界來看,不管是用針灸把人給急救回來,還是徒手診斷出子宮肌瘤,那都是不一般的技術,這樣的技術出現在一個年輕人身上,就更是可貴了。
      
      可惜他現在年齡大了,精力不濟,不然也愿意見見蘇茂言這位天才人物了。
      
      廣宏趁機就說起了錢華的事情。
      
      “哦?你說分成四個周期來吃藥?”老中醫來了興趣,“是有這種辦法,而且聽你描述的情況,你的那位朋友確實可以采取這種辦法。”
      
      他還解釋道:“其實這種辦法對于醫生來說還要更麻煩一些,因為要不停的調整藥方,你說的那位小蘇大夫,看來也是一位不怕麻煩的醫生。”
      
      廣宏這個年紀的人,當然看得出這位老中醫對蘇茂言的贊賞,他轉頭就把結論告訴了錢華。
      
      “放心吃吧,幫你問了,應該沒問題。”廣宏道。
      
      錢華這就放心了。
      
      “態度好點,我看小蘇大夫不一般,你們的問題,說不定就在他那里解決了。”廣宏又忍不住囑咐了一句。
      
      錢華回去后就陳懇的對蘇茂言道了歉:“對不起啊蘇大夫,實在是我老婆看過的醫生太多了,吃藥都快吃傷了,所以……”
      
      蘇茂言真的不介意,他理解道:“沒關系的,現在你們的決定是?”
      
      “當然是在您這里看!”錢華立刻道。
      
      蘇茂言端起一杯白開水,抿了一口道,“那好,不過在吃藥的期間,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們要是做不到的話,藥可能也就白吃了。”
      
      劉英身子微微前傾,錢華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帶套。”蘇茂言好看的唇里吐出了兩個鏗鏘有力的字來。
      
      劉英臉一紅:“我們知道的。”
      
      “那就行。”蘇茂言敲定了一個病人,也覺得高興,他拿出了手機一看,不孕不育那里已經變成了0.5/5,說明他的治療方案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他又多說了幾句:“你吃這個藥吃一段時間之后,身體各個方面應該都會有細微的改善。”
      
      “身體是一個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小宇宙,腎虛造成的肯定不止是你的不孕癥,在你平常生活中,也會有很多體現,比如你會經常覺得頭暈,可能還會耳鳴,晚上睡覺也睡不太好,喜歡做夢,容易盜汗煩躁,這些都是腎陰虛的一些癥狀。”
      
      劉英聞言信心足了不少,因為蘇茂言說的都沒錯,而且也很有道理,要是藥有效的話,治療的就不僅僅是她的不孕癥了,各方面都會有改善才對。
      
      錢華兩夫妻拿了藥,很快就離開了。
      
      蘇茂言又開始敲橘貓了:“系統里的改善是什么意思?像是錢華夫婦這種,三個月一個療程的,怎么計算?”
      
      橘貓剛好打完一盤游戲,而且還贏了,高興的給自己舔毛道:“改善的意思嘛,當然是癥狀有改善啊。”
      
      “你不給我一個標準嗎?”蘇茂言可不會放過這只貓。
      
      橘貓道:“哎呀,別那么斤斤計較嘛。”
      
      啪的一聲。
      
      蘇茂言給了橘貓一個腦瓜崩。
      
      橘貓捂著頭:“哼!我也不知道,反正完成了就完成了,完成不了我也沒辦法嘛。”
      
      標準什么的,一只貓怎么知道,這不是為難貓嗎?!
      
      蘇茂言被橘貓的無賴驚呆了。
      
      還能這樣嗎?!
      
      “你不是系統嗎?系統連標準都不知道?!”蘇茂言立刻追問道。
      
      “哎呀,現在人家不是系統,人家只是一只無知的小貓貓啊!”
      
      說完這句恬不知恥的話后,橘貓就趁著蘇茂言沒反應過來,一溜煙跑到APP里躲著去了。
      
      蘇茂言戳了APP半天,都沒有把橘貓戳出來。
      
      他開始思索,他是不是真的要在網上把小天使先買好。
      
      畢竟月經不調就不說了,不孕不育是那么好治的嗎?沒有一個月的時間怎么可能有改善?!
      
      蘇九高高興興的哼著歌,拿著合同回來了,雖然手續還沒辦完,但是合同已經簽好了,一想到隔壁兩間鋪子都會成為蘇氏藥鋪,他就開心的不得了。
      
      他一進門,就忍不住問蘇茂言道,“裝修公司來了沒?”
      
      “還沒。”裝修公司是在市里面,哪里來的這么快。
      
      “把那些照片傳給我,我再仔細看看。”蘇九道。
      
      蘇茂言立刻給他傳了過去。
      
      照片上的中藥鋪簡直是蘇九夢寐以求的店鋪。
      
      門開兩扇,剛好是一左一右,用的木料一看就不錯,上面的花紋和雕紋相輔相成,大氣雍容又帶了點華貴,看得他眼饞得想要把那門給摳下來。
      
      一個牌匾高掛在中間,那蘇氏藥鋪四個字,怎么看怎么好看。
      
      進門的兩邊整齊的擺放了八把梳背椅,一邊四把,專門用來給病人休息,每兩個之間還有案桌,案桌上擺著的是香爐。
      
      而盡頭則是稍微被墊高了一些的弧形問診臺,負責收錢和掛號,在問診臺的后面,還有一個巨大的掛在墻上的顯示屏,顯示屏上顯示的則是看病的號。
      
      一整個鋪面,四十二平米,全拿來當成了休息等待區,一眼望過去,只覺得又寬敞又莊重,就算只是路過門口,也會忍不住停下來往里面瞅一眼。
      
      蘇九對此只有一句話,真是壕!
      
      休息區的左邊,通往第二件鋪面的地方,擺放了一個屏風,繞過屏風,則是另一個房間——蘇茂言的坐診臺。
      
      山水畫一般的地毯上,擺放著長條的木桌,長桌后,則是一把實木的稍顯厚重的太師椅,旁邊放著一個落地燈架,上面照著紅色的燈籠,背后是五開門的實木書柜,桌前則是病人用來坐的木凳。
      
      除了坐診臺之外,右邊的墻角處還有一個屏風,屏風后面則是一張床,這張床自然也是問診用的,所以床邊的墻上是鑲嵌式的多寶格,那個大小足夠放下所有需要的東西了。
      
      至于更里面的兩間鋪面,則是豪氣的用了一溜的百子柜來彰顯存在感,這就是抓藥的地方了,當然除了百子柜以外,也擺放了許多的椅子和案桌,整整齊齊的,一看就十分大氣。
      
      墻上同樣有一個顯示屏,不過顯示的是抓藥的情況。
      
      同時,在第四間藥鋪的位置,同樣也開了一個門,供那些只抓藥的人走動。
      
      除去第一間鋪面的大門和第四間鋪面的小門之外,其他的地方都用的全落地窗的形式,所以整個藥鋪光線都很好,不會因為店內的布置都是實木而讓人有壓抑感,陽光透過落地窗灑進來,讓人一看就覺得通透。
      
      蘇九敢保證,就算隴縣里,可能都沒有裝修得這么莊重大氣的中藥鋪。
      
      “等生意起來了,我就負責抓藥,你就負責看病,再去找個人負責掛號收錢,要是看病的人再多一些的話,就再雇一點人,嘿嘿。”蘇九已經忍不住開始暢想之后人滿為患的情況了。
      
      蘇茂言笑著道:“哪里能有那么多病源。”
      
      “怎么沒有?!”蘇九道,“依你的技術,最多一個月,就能客似云來!”
      
      金子也在一旁汪汪叫,似乎在附和蘇九。
      
      蘇九摸了摸金子的頭:“你看,金子都知道呢!”
      
      就在這樣美好的期待中,蘇九等啊等啊,終于在吃了午飯后,等來了裝修公司。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广东11选5 广西十一选五 上证指数腾讯财经频道腾讯网 wnba比分结果允许平局 华东15选5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 投资理财平台安全吗 凯恩斯黄金线 新浪财经股票直播 2019低价龙头股 内蒙古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 广西股票融资 北京快三 极速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