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女主的惡毒姐姐

作者:傾碧悠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八章 意外

      傅清凝頓住腳步,有些驚訝的回身,一是方才嚴慳看向她的目光中并沒有不情愿,看樣子也是有心想要和她試著相處的。二嘛,就是她和趙延煜其實也沒熟到哪里去,算是點頭之交。沒想到他會刻意跟她說這個。
      
      趙延煜見她頓住,并不意外,繼續道,“那梁洲碼頭上的攬窈舫中的花魁紫悅姑娘,從去年臘月她初夜嚴公子斥巨資買下她后,一直就在舫中安分守禮等著嚴公子造訪。嚴公子對她頗上心,每旬都會抽空去看看她。”
      
      他的聲音淡淡,卻無端端讓人信服。當然了,傅清凝也沒覺得趙延煜會特意等在這里騙她。
      
      傅清凝也不矯情,微微一禮,“多謝趙公子告知。”
      
      轉身時,面色已然慎重起來。
      
      筵席上觥籌交錯,傅清凝恢復了面色,坐了回去。孫玉蘭見她回來,靠了過來,低低笑道,“清凝,方才嚴夫人可是為了你和……嚴公子的婚事?”
      
      傅清凝正色看她,“不是。”
      
      孫玉蘭有些驚訝,她這話純粹是打趣,剛才那樣的情形,一看就是嚴夫人想要和吳氏談她的親事。正常的姑娘聽到這樣的問話應該會羞澀才對。以她們倆人的關系,取笑幾句不算過分。沒想到傅清凝如此冷淡,要么是真的沒有談親事,要么……就是婚事不成,而且是嚴家那邊出了變故。
      
      回去的馬車中,傅清凝面色不太好,看著對面的吳氏,躊躇半晌,還是道,“娘,方才我聽說,那嚴公子和攬窈舫的紫悅姑娘有些關系……”
      
      吳氏訝然,立時坐直身子,“你從何處得來的消息?”
      
      傅清凝默然,想著要不要實話實說,那邊吳氏面上已經起了怒意,“回去我讓你爹查查。”半晌,她勉強壓了壓怒氣,緩和了語氣道,“是我思慮不周,今日讓你見嚴公子屬實倉促,你若是不愿,也可直接告訴我,我是你娘,總歸是想要你順心如意的。”
      
      傅清凝滿心感動,眼睛亮亮的看著她,“娘,你真好。”
      
      吳氏揉揉她的頭,“不過嚴家若是真有心想要騙我,別的我可以忍,但想要騙你嫁給個花心浪蕩子,這就不能忍了。”
      
      回府之后,傅清珠滿臉羞紅的先回了院子,看她樣子,真的挺像是遇上了意中人的模樣。
      
      吳氏看著她走遠,低聲囑咐身旁的嬤嬤,“一會兒讓貞兒過來,我有話問。”
      
      貞兒是傅清珠身旁的丫鬟,今日也跟著她去了知州大人府上的。
      
      傅清凝沒管,基本上有吳氏看著,傅清珠有什么想法都沒用。回去的路上她有些疑惑趙延煜對她的態度,乍一看挺疏離,但仔細琢磨,似乎……不太對。
      
      整個梁洲城都知道,趙延煜看似溫和,其實待人疏離,尤其是對女子,知禮得很,說白了就是不愿意靠近。他越是如此,這些女子越是瘋魔。但是對她,趙延煜似乎有些特別。
      
      不過,也可能是自己多心。人家只是看不過去提醒一句而已,她這邊腦補太多就不好了。
      
      關于嚴公子的事情,傅清凝跟吳氏說過之后就再沒過問。反正婚事沒再繼續談,吳氏話里話外還惡了嚴夫人,她猜這事情大半是真的。
      
      又是初五。每個月初五吳氏都會去萬安寺祈福,這一回也帶上了傅清凝,想要幫她求個姻緣簽,老夫人知道后,又把傅清珠塞了來,非要讓吳氏也帶著她跑一趟。
      
      傅清凝也發現了,無論是傅清珠還是老夫人,都喜歡和她攀比,凡是她有的,傅清珠也得有,就比如去求簽,傅清珠也要隨同。
      
      一個月過去,萬安寺周圍樹木越發蔥郁,和上一次一樣,上過香后吳氏就去了后面的禪房抄經。
      
      傅清凝無所事事,也不想再去爬山,現在陽光正烈呢,曬得人頭暈,干脆就帶著琴弦在禪房外的不遠處的林子中閑逛。
      
      遠遠的看到林中一個妙齡女子穿花拂柳而來,一身粉色紗衣,肌膚如雪,面容精致,娉娉婷婷的扶著丫鬟往她這邊過來。
      
      傅清凝見了,也不意外,林子邊的一排小院都是接待來寺中抄經的女客,當下許多人都信佛,抄經是常事。所以,那姑娘過來盯著她看時,傅清凝也沒在意,實在是不認識,她干脆別開眼看向別處。
      
      “敢問可是傅姑娘?”
      
      傅清凝驚訝回頭,還以為自己聽錯。看到姑娘含笑看著自己,“你認識我?”
      
      那姑娘頷首,走得近了,越發覺得她貌美,烏發如云,妝容精致,身上隱隱飄著淡香。她微微一福,動作柔美,聲音如鶯,“小女子紫悅,見過傅姑娘。”
      
      這名兒有些耳熟啊。
      
      且不像是正經姑娘家的名字。一般姑娘家介紹自己,都會帶上姓氏。
      
      想起不正經,傅清凝腦子里突然想起自己在哪里聽過這個名兒了。她邊上的琴弦也很快反應過來,板著臉斥責道,“你什么身份?也敢來攔我們家姑娘?”
      
      紫悅苦笑,“小女子身份低賤,按理不應該來找姑娘,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跟姑娘澄清。”
      
      傅清凝挑眉,“我沒興趣聽。”
      
      紫悅再次福身,“姑娘不妨聽聽,興許聽著聽著就有興趣了呢。”
      
      傅清凝看了看天色,此時陽光正烈,她才不愿意為了避開這人而跑出去,轉身往吳氏的院子走。
      
      紫悅不遠不近的跟著,聲音細細,“傅姑娘有所不知,嚴公子確實幫我擋了不少人,卻也只是見我身世可憐,不愿看我……而已,我們之間,真的什么關系都沒有。最多算是朋友。”
      
      傅清凝心里呵呵,能和個花魁做朋友的人,也不是什么正經人。雖然有些武斷,哪怕嚴慳只是憐花惜花,但這樣的男人做夫君是萬萬不行的。
      
      她也沒回頭,講真,要是被人看到她和個畫舫中的姑娘相談甚歡,對她名聲可不太好,這也是方才琴弦斥責她的原因。
      
      傅清凝回身,正色道,“姑娘誤會了,我和嚴公子也什么關系都沒有。你跟我說這些……”有點自作多情了。
      
      紫悅一笑,挺寬和的樣子,“我聽嚴公子說,嚴夫人想要和傅家結親,且他對您頗為贊賞,還在我面前提起過幾回。”
      
      傅清凝的面色不太好,這姑娘是跑到她面前炫耀她和嚴慳關系的吧?聽吳氏的意思,那日讓她和嚴慳見面分明是臨時起意,這才幾天,嚴慳就已經跟她提過幾回,這怕是兩三天見一次?
      
      “抱歉,我不知道這件事,不過紫悅姑娘大可放心,傅家和嚴家不會結親。”這么說,面前這位紫悅該放過她了吧?
      
      紫悅無奈,還想要再說。傅清凝不耐煩聽,抬步就走,余光卻突然看到路旁的林子里有銀光一閃,她心底頓生不好的預感,手卻比腦子更快,一把抓住琴弦,“跑。”
      
      卻已遲了。
      
      林子里跳出來七八個手中拿著大刀的黑衣人,蒙著臉看不到面容,但來勢迫人,對著她們就沖了過來。
      
      琴弦反應過來后一把擋住傅清凝,“你們是什么人?膽敢圍攻傅家姑娘,怕不是不想活了。”
      
      她顯然也是害怕的,聲音都顫抖起來了。
      
      傅清凝看著這么多人瞬間圍上來,心里微驚,余光掃一眼紫悅,不知道這些人是沖誰來的。
      
      不過她很快就來不及想了,聽到琴弦的話,那些人來勢不減,一句話不說,提刀就砍了上來。
      
      傅清凝看到陽光下大刀反射的銀光,刀鋒迎面而來,寒氣逼上臉頰,心里苦笑,怕是真的難逃一劫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女主卒,本文完。
    哈哈哈哈哈哈,皮一下~
    明天晚上見~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