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逃生游戲做小白花

作者:渡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1 章

      
      阮白出去后,也沒有放松警惕,而是雜七雜八地向兩個村民套了不少話。
      她非常小心,只是好奇地問了兩句關于池子里那個小人魚的事情,又提了人魚阿媽,半點不往深處聊,也順利得知了不少信息。
      
      首先,人魚這種存在,確實很久以前就在他們村子里出現過了,而當時所有人都覺得人魚的出生是吉兆,會給村子帶來幸福和豐收,人魚阿媽的神像,也就是因此建立的。
      只是時代已經變了,如今的人大都不再信仰神佛,更別說好好對待那些沒辦法干活,只能在家吃白飯的人魚。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們發現了這樣畸形的人很值錢,在經過合計后,村民決定將人魚私下販賣出去。
      對于他們這種村子,人口販賣都是很常見的,村里人也沒有多少抵觸心態,甚至還覺得理所當然。
      
      “我們辛辛苦苦種一年的糧食,最多賣三千塊,可是一條人魚,卻能賣上百萬,”村民說,“現在這社會,哪里不需要錢?結婚要錢,養孩子要錢,房子要錢,車要錢,如果不這么做,我們連衣服都買不起。”
      他們看阮白估計也是被人賣過的,說起這些來完全沒有顧忌,非常直白。
      
      阮白:“……”
      看來這個游戲的設定,還挺接地氣的……
      
      “既然有錢了,那你們有沒有想過在城市里買房,從這個偏遠的地方搬出去?”阮白問,“這樣的話,孩子也能受到更好的教育,讀大學,不用在家種田。”
      她對村民的話完全無法茍同,在她看來,他們已經被這種暴利迷了心智,只會抱怨環境,卻沒想過如何憑借自己去努力改善生活。
      
      “說得輕巧,可實際上哪有這么容易,”一個村民搖了搖頭,“我們又不識字,戶口也在這里,而且搬出去又有什么用,就算和外村人結婚,生下了孩子,要是沒有了人魚阿媽的庇護,還不是照樣要回來保命……”
      說到最后,他察覺到了什么,連忙住了口。
      
      保命么?
      阮白聞言,手指微微一顫。
      她想,終于找到了讓她始終覺得不對勁的地方了。
      
      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就算外面花費高,就算外面開銷大,在去過了高信息時代發展的城市后,誰會樂意回到貧窮閉塞的村子里?
      選擇一些較偏僻的鄉鎮定居,也不是不行啊,不僅方便,物價還便宜。
      一條人魚可以賣這么貴,他們拮據一點,能活得很好。
      
      但是,如果他們不是不想離開,而是離開不了呢?
      
      阮白覺得,她已經可以猜出來,他到底想說的是什么。
      這一切的故事,終于在她大腦里形成了一個穩定的,清晰的概念——
      
      不出意外的話,這個村子里的女人,已經開始飛快減少了,而這幾年里,怕是再也沒有人魚出生了。
      
      五年前,那死去的人魚姑娘還能和杜文書交好,甚至還對其產生了戀慕之情,說明那時候的人魚,雖然是貨物,但并不像她今天看到的小人魚一樣,是被嚴格關守,不讓外人接近的。
      村子里只有小男孩,沒有小女孩也是因為這一層原因,而那些僅存的,可以產下人魚的女孩,自然而然也被□□了起來。
      至于那個“和外村人結婚生下來的孩子”,應當就是王雯雯在游戲里的身份。
      
      這整個故事,大致就是這樣的:
      從小被當成貨物養大的人魚,一次偶然的機會遇到了年輕又文雅的研究員,在與研究員的相處之中,愛上了對方,妄圖跟著對方逃走。
      這樣的行為,一定會驚動村民,最終導致研究員慘死,尸骨被匆忙處理;而人魚誤以為自己被拋棄,又不想被當做商品出售,憤而自殺,在無數同類的怨氣驅動下,化成惡鬼向村民索命。
      
      而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她能看到的細節,也要比這些村民更多。
      人魚阿媽對這些村民,絕對是有怨恨的,但是她很聰明,她表面上看似用那些符箓保護了村民,卻又間接地把他們都封閉在了村子里,讓他們即使獲得了巨額的金錢,也無福享受。
      
      什么戶口,什么不識字,都只是借口罷了。阮白一個外人都不信,也就他們能騙騙自己了。
      
      至于王雯雯為何要把外村人引進來,她覺得,大概是村子里的人死多了,決定讓外面的人過來替死。
      
      這樣一來,阮白不免有些后怕。
      還好當初她直面人魚時,沒有把人魚鈴拿出來,而是選擇了用杜文書來接近她。
      這人魚鈴的作用究竟是好是壞,她都不清楚呢!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后,阮白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很快就不留痕跡地把話題引向了別的地方。
      最后,她在村民將她送到村子外后,她就匆匆找了借口,離開了這里,重新去找顧三。
      
      她是不敢回村子了,怕被村民發現,但她知道杜文書的墳墓在哪里。
      她相信顧三是肯定會過來墳墓這邊調查的,于是阮白干脆先去那里,刨一下杜文書的墳。
      
      對于這個研究員,阮白是沒有太多余的想法的,也許是她觀念太消極了,她看出來人魚喜歡杜文書,可她并不覺得杜文書對人魚有好感。
      不過,這也和她無關,她只要把尸骨帶過去給人魚就行了。
      
      杜文書的墳在深林里,是一個很簡單的矮土堆,不知道是誰幫他弄的,只有一個木質的墓碑,上面連名字都沒刻。
      阮白擼起袖子,二話不說直接開挖,將上面那層松松軟軟的土都扒開,用了大概半個小時,成功翻出來了人的骨骼。
      
      與此同時,她聽到旁邊傳來了顧三冰冷的,聽不出任何情緒的聲音——
      
      “白軟軟,我可終于找到你了……剛剛我忽然被村子里的人罵渣男禽/獸,這一事,我想,我應該需要一個解釋吧?”
      
      他的尾音拖得很長,說到最后時語調微揚,聽上去冷淡又傲慢。
      
      站在墳墓里,全身狼狽的阮白:“………”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lr 福彩360彩票全国开奖r 山东快乐扑克了3走势图 pK10开奖网 快3玩法qicp—me 天津时时彩时间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期货配资分仓合法吗 快三历史开奖查询江西 股票是怎么玩的 黑龙江p62走势图大全 赢钱的棋牌游戏app下载真钱 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搜索广西新快3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玩法 新疆时时彩五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