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球跑之后

作者:半盞茗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8 章

      第二天下著雨。
      
      早上九點的時候,席琛下樓吃早飯,他沒有看到卓揚,問旁邊睡眼惺忪的嚴凱,“卓揚呢?”
      
      “還沒起吧。”嚴凱也不是很清楚,“今早我還沒看到過他,話說哥,你們昨天分開走的,吵架啦?”
      
      席琛沒理他,拿起電話撥打卓揚的電話。他知道卓揚的性子,他是絕對不可能這么晚起的,尤其還是住在別人家的情況。
      
      電話響了一陣,沒人接。席琛眉宇微蹙,轉身往樓上走去。
      
      卓揚的客房在三層走廊末尾,席琛敲了敲房門,“卓揚。”
      
      席琛原地等了會兒,沒聽到里面的動靜。然后他擰擰門把手,發現沒反鎖,便道:“卓揚,我進來了。”
      
      席琛走進去,發現房內空調沒開,即便今天下著雨也還是很熱。卓揚還睡在床上,他的身體微微蜷縮,眉間似有不安,呼吸有點粗重,頭發已被汗水打濕。
      
      “卓揚?”席琛抬手拍了拍卓揚的肩膀。
      
      卓揚沒有睜眼,只是小聲哼了一下。
      
      席琛的手貼上卓揚額頭,立即被上面的溫度給驚了一跳,他馬上給嚴家的家庭醫生打了電話。好在這兩天嚴夫人生日,家里的客人比較多,所以為了以防萬一,讓家庭醫生直接住在了后面的宅子里,沒兩分鐘就過來了。等醫生給卓揚一量溫度,都快燒到四十度了,難怪人事不省。
      
      給卓揚掛點滴之前,醫生建議席琛給卓揚換一身衣服,本來就是夏天,房內之前還沒空調,卓揚的睡衣全部都汗濕了,貼在身上不舒服,對人也不好。
      
      席琛回房拿了一套自己的睡衣過來,先給卓揚換的睡衣。解開衣服扣子時,席琛一眼掃到卓揚小腹處的刀疤,略作停頓后,快速給卓揚把衣服換掉,讓醫生給他掛水。
      
      點滴掛好后,席琛打了溫水過來,給卓揚擦身上的汗。
      
      嚴凱跟著醫生一起上樓的,他看著席琛為卓揚忙上忙下,直嘖嘖稱奇。他哥只要面對卓揚,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嚴夫人知道卓揚生病后也上來看了一眼,之后房間里就只剩席琛守著卓揚。
      
      卓揚已經燒迷糊了,對外界沒什么反應,只在做皮試時發出了點聲音,其他時候全程安靜。他醒來的時候已經十一點過,最后一袋藥水快要滴完了。
      
      卓揚還不知道自己發燒了,他抬手想揉揉發脹的額頭。不過他一動,立即就被旁邊的席琛按住了。
      
      “席總?”卓揚沒想到會在房間里看到席琛,他不解的目光一轉,這才看到手上的點滴針。
      
      “你發燒了。”席琛放下手中的書,將卓揚的手放好,抬頭看他,“渴不渴?”
      
      卓揚抿了一下干澀的嘴唇,點頭:“有一些。”
      
      席琛端起旁邊早就準備好的水,用手腕在杯壁上碰了碰,感覺不燙后,起身去扶卓揚。
      
      卓揚左手撐著床鋪,有點躲閃地往旁邊側身,“席總,我自己來吧。”
      
      席琛看他兩秒,等他坐好后把水杯遞過去。
      
      卓揚一氣將整杯水都喝光了,席琛問他還喝不喝,卓揚搖頭,他想自己把水杯往床頭柜上放,無奈這床比較大,兩邊的床頭柜都離得有點遠。他伸了幾秒手后,杯子還是被席琛接過放下。
      
      卓揚抿唇,“麻煩席總了。”
      
      然后卓揚的目光轉向窗外,神情含著怔忪。
      
      窗外天氣暗沉,淅瀝瀝地下著雨,當年他被籃球砸出鼻血,席琛送他去校醫務室,那天差不多也是這樣,他和席琛被忽然降下的雨堵在醫務室,他坐在床上,席琛坐在他床邊,隔著窗,他們看了許久的落雨。
      
      席琛抬頭看了一下藥水袋,“醫生說這種藥水會比較痛,要把速度再放慢一點嗎?”
      
      卓揚回神,伸手撓了撓點滴針附近的手背,整條手臂的確有點痛,不過他還是搖頭:“就這樣吧。”忍忍也就過去了。
      
      這個時候,卓揚才注意到身上穿的不是自己的睡衣,睡衣的樣式很熟悉,他每天給席琛整理衣服時,都會看到這一套睡衣。
      
      席琛解釋道:“你的衣服都濕了,醫生建議給你換一身,當時太急,我沒找到你的行李箱。”
      
      卓揚點頭表示知道了,他半垂著眼眸,鼻尖全是自睡衣上傳來的熟悉的洗滌液清香。
      
      氣氛沉默了一會兒,然后敲門聲響起,嚴凱在外面喊:“哥,卓助理醒了嗎?”
      
      席琛起身開門,“剛醒。”
      
      嚴凱走進來,夸張地拍著自己的胸脯對卓揚說:“卓助理你今天把我們嚇得夠嗆啊,燒到四十度了!”
      
      卓揚不好意思道:“可能是昨天吹了冷風,熱過后又吹空調的緣故。”昨晚睡前他就有感冒的征兆,他還特意吃過藥,沒想到這次直接燒起來了。
      
      卓揚這幾年最多就生點小感冒,都好幾年沒有發過燒了,沒想到這次來得這么兇。
      
      “你要感謝我哥。”嚴凱說,“還好我哥及時發現,不然就出大事了。”
      
      卓揚低低地嗯了一聲。
      
      席琛繼續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翻書,嚴凱的眼睛在兩人身上來回掃了幾次,然后笑道:“午餐已經做好了,哥,我讓人把卓助理的送上來,你呢?下去吃?”
      
      席琛低頭看著書,翻了一頁道:“我的也送上來。”
      
      嚴凱嘿嘿笑了兩聲,“那我下去讓人準備。”
      
      卓揚的點滴還沒完,雖然可以移動輸液架到旁邊的書桌去,但席琛不同意,他讓人搬了一張高度合適的桌子放在床邊,這樣卓揚只需移動一下身體就可以了。
      
      卓揚是病號,廚房里給他準備的都是清淡的食物。飯菜送上來后,席琛給卓揚把飯菜擺好,兩人無言相對而坐,各自吃飯。
      
      過了一會兒,席琛忽然問:“你腹部上的刀疤是怎么回事?”
      
      卓揚正拿著勺子喝白粥,一下子被席琛這個問題驚岔氣,沖著一邊嗆咳不停。卓揚剛才只顧著自己穿著席琛睡衣的事了,把身上的刀疤忘得一干二凈,他急著道:“你……咳咳,你看到了?”
      
      “看到了。”那么顯眼的刀疤看不到才會奇怪吧。席琛抽了紙巾遞給他,傾身過去順著他的背。
      
      卓揚咳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他用紙巾擦著嘴,含糊道:“出了點小毛病,做手術留下的。”
      
      席琛剛才有那么一問,也只是對卓揚那道刀疤來源的擔心。但卓揚的神色告訴他明顯不是他自己說的那么回事。看來刀疤另有隱情,只是卓揚不愿意說,席琛也就沒再問。
      
      兩人安安靜靜地用完餐,卓揚的點滴也掛完了。醫生上來取針,又給卓揚量了一次體溫,燒已經退得差不多了。因為之前席琛親自幫卓揚換衣服,動作輕柔,無微不至,醫生就下意識地對席琛交代之后要注意卓揚的情況,如果下午或者晚上再燒起來,要給他打電話。
      
      席琛道:“好的。”
      
      卓揚靠在床頭,正用棉簽壓住針孔止血,醫生走后,他低聲道:“謝謝你,席總。”
      
      屋內開著空調,席琛將被子往卓揚腰上挪了挪,忽然用手勾起了他的下巴,讓他看著自己。
      
      席琛說:“卓揚,你知道我做這些是因為什么。”
      
      卓揚匆匆偏頭,下巴擦過席琛手指的觸感帶來深深的戰栗,他雙唇顫抖,近乎哀求道:“席總,我們不提這些好嗎?”
      
      “為什么不提。”席琛逼近卓揚,呼出的熱氣掃在他臉上。他的手摸上卓揚的耳朵,在卓揚一顫后,微微勾唇,“你又臉紅了。”
      
      席琛剛開始不察,但后來他便明顯地發覺,只要他對卓揚稍微親昵一點卓揚就會臉紅。這代表著什么,只要不是愚笨至極的人,不會不知道。
      
      “席、席琛……”卓揚撒開棉簽抵住席琛的胸膛,他緊緊貼著床頭,努力地想拉開自己和席琛的距離。他抿著唇,為自己輕易發燙的臉和一切控制不住外露的情緒感到無力。
      
      這是重逢到現在,席琛第一次聽卓揚喊他名字,他的心驀地軟了軟,身上忽起的強勢一消而散。但他并沒有順著卓揚的力道往后退,指尖繼續在卓揚耳垂上輕捻兩下,席琛道:“卓揚,你對我是不同的,不管過去還是現在。”
      
      席琛生個氣嚴夫人都想去買鞭炮慶祝,所以卓揚知道這個“不同”在席琛那里的分量有多重,可他和席琛之間差距太大了,他恐懼熾烈過后的冷漠,那是會讓他生不如死,背負一生的痛苦,他真的缺乏踏出那一步的勇氣。
      
      可是他的心里又有一道小小的聲音一直在抗議和吶喊:你不試試怎么知道結果是什么樣的?
      
      卓揚慢慢轉頭,和席琛的臉幾乎只隔著一指的距離,他輕聲道:“是因為那一夜么?”
      
      是因為他們在那一夜有了親密的接觸,所以才會……才會喜歡他?
      
      “我們都學過因果關系。”席琛的指尖從卓揚的耳垂慢慢落到他的側臉,緩緩描繪。
      
      卓揚忍著側臉的異樣,點頭。
      
      席琛眼眸輕垂,一寸一寸地掠過卓揚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尖和因為生病而略失血色的唇。他說:“喜歡你是因,那一夜才是果。”
      
      卓揚微微睜眼,席琛親口說喜歡他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卓揚這種回避心理其實很好理解。打個差不多的比方,比如我自己,我花了一萬多配了個電腦,就是為了玩游戲,但是之后我怕我自制力不夠,會沉迷游戲耽誤寫小說,因為一旦沉迷就想斷更,而斷更是很爽的,一直斷更一直爽的那種,很容易就坑了。很多時候我對感興趣的游戲都在下載和不下載之間猶豫徘徊,當然最后都沒下載,遇到什么感興趣的游戲,我都選擇看直播,不買不下載,看過就當玩過,從一開始就杜絕了沉迷的可能。經常被朋友說那我的人生會失去好多樂趣,我現在是覺得還好,就是好心疼我的錢QAQ,真的早知道我就配個一般的電腦了……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