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嬌貴(重生)

作者:珍珠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一章

      月色清悄,十余名宮人來來去去,動作輕和,照顧著床上憔悴的美人。
      
      所謂美人,即使容顏被病痛摧折得枯瘦,年紀輕輕,烏發便染斑白,那雙水光迤邐的桃花眼也還是奪人心魄。
      
      眼尾那點美人痣,仿佛要勾碎人的心。
      
      御前宮人匆匆而入,回稟道:“虞姑娘,經刑部、大理寺審查,您呈上的證據確鑿無疑,虞氏一族謀逆之事實為陷害,陛下仁德,恢復虞氏滿門榮耀,追謚英國公為文正公。”
      
      美人咳了咳,滿嘴的血腥味,卻毫不在意,“宋家呢?”
      
      殿門處響起冷肅的男聲,“宋家勾結賊人,意圖謀逆,當誅九族。宋盼盼陷害忠良,于明日午時凌遲處死。”
      
      龍袍威嚴的男人步步走近,將手上的藥遞給虞華綺。
      
      虞華綺不想接,眼前這人傳召了無數名醫,從御醫到褚氏全族,再到難纏的巫醫蠱王,皆對她所中之毒束手無策。
      
      喝再多的藥,也不過是茍延殘喘。
      
      可那雙蒼勁如玉,骨節分明的手尤為堅持,她不接,便不挪開。
      
      虞華綺輕輕嘆口氣,接過藥碗,面不改色地一飲而盡。
      
      “多謝陛下關懷。”
      
      皇帝盯著她喝完藥,道:“此事因周氏和虞歆而起,朕欲處她們死刑,念及她們曾是虞家之人,來問一問你的意見。”
      
      虞華綺聞言,忍不住咳了起來,喉口溢出幾絲血,她硬是強忍著咽了下去。
      
      “陛下圣明,民女沒有意見。”
      
      漫長的沉默。
      
      毫無預兆的,冰巖一般冷硬的皇帝開口道:“宮中有一株曇花,瑩白似雪,快要開了,等你病愈,朕帶你去看。”
      
      虞華綺頷首。
      
      她定定地看著眼前的人,忽而笑了,眼尾的淚痣鮮活近妖。
      
      “陛下喜歡我。”她很肯定。
      
      “從何時起的?”
      
      皇帝動作生疏地幫她掖了被角,沒有理會她壞心眼的調侃。
      
      相對無言,又是一陣良久的沉默。
      
      久到虞華綺蒼白的臉龐失去最后一絲血色,唇角卻抑制不住地溢出鮮血,她不著痕跡地抹去,聽到了皇帝的答案。
      
      “四年前,初次見你。”
      
      四年前啊。
      
      虞華綺恍然一笑。四年前一切尚未發生,她還是皇城中最嬌貴的少女,無憂無慮,肆意張揚。
      
      腥甜味道充斥著整個口腔,虞華綺再也忍不住,無數鮮血爭先恐后地從喉間溢出。
      
      粘稠的紅沿著她瓷白肌膚蜿蜒而下,觸目驚心。
      
      幾乎是瞬間,皇帝把虞華綺從床上抱進懷里,防止她被血嗆住。
      
      “御醫,褚鮫!快傳褚鮫!”
      
      這已不是第一次,可他的手居然在顫抖。
      
      虞華綺抬眸,破天荒的,在這位以殺父弒兄,冷血無情著稱的帝王眼里,看見了恐慌。
      
      哪里就這樣嚴重了,虞華綺勾著唇,想笑話他大驚小怪,唇瓣張合了下,卻因為不斷涌出的血,發不出半絲聲音。
      
      很快,殿內烏泱泱跪了一地的醫者,幾十個腦袋重重磕在地上,浸滿了冷汗。
      
      無人能止住虞華綺的血,藥喂不進,施針也無效。
      
      所有人心里都清楚,這是回天乏術了。皇帝的這位心尖尖,能撐到如今,已經是無數珍稀藥材堆出來的奇跡。
      
      可面對震怒的帝王,誰也不敢開口。
      
      烏云沉沉,遮住了皎然月色,夜幕陡然黑了下來。
      
      虞華綺五臟六腑內的劇痛已經無法用藥壓住,正肆無忌憚地在她體內橫沖直撞。
      
      “阿嬌,阿嬌……”
      
      誰在喚自己?
      
      虞華綺竭力睜開眼睛,卻再無一絲氣力。
      
      她只能無法自拔地陷入旋渦般,無盡的、深邃的黑暗。
      
      堅毅如山的帝王跪在床前,雙眼猩紅,他摟著懷里悄無聲息的少女,一遍又一遍,偏執而徒然地命令:“阿嬌,睜眼。”
      
      無所回應,徒余不見天日的冰涼。
      
      ……
      
      紅鮫帳,拔步床,金獸吐檀香,裊裊冰霧升騰,波光瀲滟的桃花目迷蒙睜開,似夢非夢,似醒非醒。
      
      眼前的場景熟悉至極,低頭,是一雙光滑若膩,纖長健康的手。
      
      黛眉微斂,虞華綺下床,推開妝鏡。
      
      鏡中美人芳姿曼妙,眉眼秾麗至極,容貌之盛,令人見之忘俗,烏發似云,雪膚細膩,絲毫沒有枯瘦憔悴的痕跡。
      
      丫鬟巧杏從外間進來,臉上揚著笑意,“姑娘,咱們府里收到帖子,今年春日宴,大長公主邀了您和二姑娘。”
      
      護國大長公主乃皇帝姑母,上過戰場,夫君亦為保家衛國而亡,甚有德望。她無兒無女,最喜小輩,故每年辦一次春日宴,遍邀皇城中出色的貴女與青年才俊。
      
      本朝開放,男女只要不私相授受,光明正大地往來并無不可,久而久之,這春日宴便成了最大的相看宴會。十三歲時,虞華綺首次赴宴,驚艷了整座皇城。
      
      可這些都是往事了,自從虞家被抄家滅門,虞華綺就再也不曾收到過什么金帖。
      
      此間處處蹊蹺。
      
      難道是幻境?
      
      虞華綺蹙著眉,擰了自己一下,沒醒過來。
      
      她眼眸一掃,拈起插在繡棚上的針,往指尖戳。
      
      十指連心,溫熱鮮紅的血滴溢出,尖銳的刺痛讓人精神一凜,清醒得不能再清醒。舉目望去,一切未變,連巧杏滿臉的擔憂都無比真實。
      
      巧杏見主子自殘,臉都嚇青了,忍著淚拿絹帕去擦主子流血的指尖。
      
      “姑娘這是何必呢?您不是有心害夫人小產的,別這樣傷害自己。您若難過,去宴會上走走,散散心,或許就好了。”
      
      小產?
      
      虞華綺撫過繡棚上細膩密實的壽字紋,眼里掠過思量。
      
      十五歲時,她的繼母周氏假意小產,并栽贓到她身上。所有人都信以為真,她自己亦深信不疑,因此被父親罰了禁足一月。
      
      從那以后,她一直自責不已,每每對周氏和虞歆多有忍讓,還推了春日宴,心甘情愿地禁足在家,為那個并不存在的孩子念經超度。
      
      如今想來,倒也可笑。
      
      若此間不是幻境……自己竟沒死,反而重回了十五歲那年?
      
      “巧杏,如今是什么年號?”
      
      “回姑娘,是宣平九年。”
      
      果然。
      
      上天垂憐,竟讓她回了四年前。
      
      虞華綺很久、很久沒遇到過這樣的好事了。
      
      好得她嬌嬈的桃花眼深深彎起,笑意璨璨,狐貍精似的攝人心魄。
      
      既然有幸,能重活一世,她定會保護好家人,絕不讓那些野心勃勃的人有機可乘,也絕不會再給虞歆那個蠢貨機會,讓她借著自己的容忍興風作浪。
      
      外頭春光爛漫,白云舒卷,清風穿過窗欞,是個極好的天氣。
      
      既然要改變,就從幾日后,那場春日宴開始吧。
      
      虞華綺道:“讓人把開春新做的衣裳取出來,我瞧瞧可有適合赴宴的。”
      
      巧杏見主子心情好轉,還有興致琢磨赴宴的事,當即樂呵呵地應了,“是,奴婢這就去。”
      
      很快,二十余身衣裙被送進屋,一水都是簇新的,日光籠罩其上,絢麗極了。
      
      可惜在虞華綺看來,都是舊年的式樣,并不出彩。
      
      “去請彩云坊和瓊蘭閣的掌柜來,我要重做幾身。”
      
      虞家世代簪纓,顯赫非常,虞華綺又是虞府嫡長女,自幼金嬌玉貴地寵著,彩云坊和瓊蘭閣的掌柜聽聞是這位祖宗要做衣裳,當即帶上庫里最好的布料,最新巧的花樣圖進了虞府。
      
      看過花樣圖,按著心意添改了幾處,又選了幾匹喜歡的料子,虞華綺才略有些滿意,讓人帶掌柜的去領賞銀。
      
      掌珠苑內其樂融融,忽然,虞華綺那位繼母生的妹妹虞歆,未經通傳,強闖進了她的閨房。
      
      “虞華綺,你有沒有良心!”
      
      虞歆氣勢洶洶地進屋,甫一見面,抬手就要扇虞華綺巴掌。
      
      虞華綺笑容凝滯,截住她的手,眼眸微微瞇起,帶出幾分壓迫,“禮數都學到狗肚子里了,連姐姐都不會叫?”
      
      虞歆咬牙,秀麗小臉十足的不服。
      
      “我才沒有你這樣惡毒的姐姐!害了我弟弟,非但不愧疚,還穿紅著綠,大肆慶賀,一件件地做新衣裳。”
      
      虞華綺丟開虞歆的手,冷笑道:“穿紅著綠又如何?周氏是繼室,要對我生母行妾禮的,依我說,她比妾也強不了多少。她懷的孩子,自然是下賤胚子,沒就沒了。”
      
      “怎么,還要我守孝不成?”
      
      繼室也是正妻,虞歆自認是堂堂正正的嫡女,到虞華綺嘴里,卻成了下賤胚子。她如何能受得了這樣的侮辱?
      
      虞歆氣得發抖,“你才下賤!有娘生沒娘養的東西!”
      
      話音剛落,她的脖頸瞬間被制住,窒息的感覺層層蔓延。
      
      虞華綺掐著便宜妹妹細白的脖頸,眼里的殺意一閃而過,直到她臉色漲紅,掙扎著求饒,才厭惡地松開手。
      
      冷汗浸透了里衫,虞歆捂著自己的脖子,狼狽地咳嗽,心里生出些不安:虞華綺這幾日不是一直心懷愧疚,對自己百般忍讓,任打任罵的嗎,今日發的什么瘋?
      
      不待虞歆細想,她的衣襟突然被拎起,虞華綺微涼的聲音自耳畔傳來。
      
      “穿得這樣素淡,我還以為你在為你‘弟弟’守孝,沒想到里衣卻是桃紅的。”
      
      虞歆低頭一瞧,臉色大變——大約是方才掙扎過度,她的衣領開著,露出桃紅色的肚兜帶子。虞歆立刻伸手整理,指尖有些發顫。
      
      她心里清楚,自己壓根就沒有什么“弟弟”,不過是借著虞華綺害母親小產的名頭,磨磋磨磋虞華綺,出一口多年惡氣罷了。做戲做全套,這幾日她穿得一直很素凈,此刻突然被戳穿,不免心虛。
      
      “你少胡說,什么守孝,哪有給晚輩守孝的?母親身子不適,我身為人女,自然該素衣服侍。里衣,里衣是母親新做的,我是為了哄她高興……”
      
      “哦?”虞華綺聞言,嗤笑了一聲。
      
      她從妝臺取了朵珠花,簪到虞歆鬢邊,“那正好,這芍藥珠花的顏色,與你的里衣很相配,你戴著,也顯得鮮艷些。不然太過寡淡,不知情的人見了,還以為是你克死了‘弟弟’呢。”
      
      “你胡說些什么!”虞歆神色復雜,怕自己的心虛被瞧出來,竭力裝出被惹惱了的樣子。
      
      虞華綺盯著她瞧了幾眼,倏而搖了搖頭。
      
      虞歆心跳猛然加快,以為自己又露出了什么馬腳。
      
      “我忘了。”虞華綺勾唇,“妹妹不如我白皙,這朵珠花顏色艷麗,襯得妹妹更黑了,鄉下丫頭似的。我且幫你摘下來。”
      
      話音未落,虞歆已猛地拔下頭頂芍藥,嫌惡地扔在地上,一腳踩爛。
      
      “虞華綺,你欺人太甚!”她惱羞成怒,抬手就去扯虞華綺的長發。
      
      可惜她這幾日囂張過頭,忘了這里是誰的地盤,頃刻之間,便被苑內幾位婆子制住。
      
      虞華綺冷下臉,“沒規沒矩。徐嬤嬤,把她押到院子里去,好好教教她該怎么稱呼長姐。沒喚夠一百句‘姐姐’,不許放她走。”
      
      手腳都讓人扣住,虞歆動彈不得,咬牙切齒道:“我不叫!放開我!虞華綺,你憑什么對我動私刑!”
      
      因為太過氣憤,虞歆聲音尖銳且響,極為刺耳。
      
      虞華綺站得遠了些,轉頭吩咐巧杏道:“這兒太吵,去取件披風,咱們出門逛逛。”
      
      巧杏苦著臉,剛要開口勸,那邊傳來歇斯底里的叫喊聲:“虞華綺,你敢!父親說你犯了大錯,必須禁足一月,哪也不許去!”
      
      虞華綺置若罔聞,徑直出了掌珠苑。
      
      她一路分花拂柳,穿過府里的小花園,繞過假山石橋,到了歇腳的石亭。再往前,就是虞父的澹明軒了。
      
      明明是要去見虞父的,可到了此處,她突然近鄉情怯,停住腳步。
      
      不久,丫鬟小桃從小道急匆匆跑出。
      
      “我的好姑娘,您快回吧。二姑娘哭著跑去了澹明軒,定是去向老爺告狀的。您禁著足,不能讓老爺知道您在外面逛。”
      
      虞華綺微怔,旋即笑了。
      
      “回去做什么?走,咱們也去澹明軒。”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開新文啦,謝謝捧場。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银鸽投资股票行情 什么是股票指数期货 排列三近百期开机号和试机号 基金配资地址 广东十一选五 河北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 3d开奖结果查询走 1分彩开奖时间 广西快乐10分 11选5浙江走势图 快乐双彩 新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江苏11选5 1分彩走势图怎么分析 7m.cn足球即时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