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

作者:秋二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003(捉蟲)

      003:
      
      錢千千懷著一顆沉重的心去往食堂,等到了食堂,發現食堂有賣飲料,心中一動。
      打架挺累的,她去送點水,應該可以吧?
      這樣就有光明正大去小樹林的理由了。
      
      錢千千拿著飯卡咚咚咚跑到窗口,甜甜地說:“阿姨,我要一箱可樂。”
      秦越喜歡喝可樂。
      阿姨看她個子小小,有些驚訝:“一箱,你一個人搬?”
      
      練跆拳道的,哪能沒點力氣,錢千千舉起手,豪爽地說:“阿姨你放心吧,我力氣大著呢,沒問題。”
      
      刷了卡,阿姨將一箱可樂推出來。
      錢千千:“……”
      一箱可樂不是十二瓶嗎,怎么是二十八瓶!
      
      面對阿姨慈祥的目光,夸下海口的錢千千只好面帶微笑的將可樂抱起來,努力做出輕松的樣子。
      
      “好樣的。”阿姨向錢千千豎大拇指,然后擔憂地說,“同學,你行不行啊。”
      錢千千憋出一個字:“……行!”
      
      食堂正是用餐高峰,人比較多,錢千千避開人群,一邊龜速移向食堂外圍,一邊在愁很多問題。
      
      小樹林在哪?有多遠?她要這么抱著一箱可樂找過去嗎?她為什么不買一瓶,要買一箱!
      腦子真是被小老公氣糊涂了。
      
      “那不是錢錢錢嗎?”秦越領著一群人從食堂另一個入口進來,曲天元人高腿長,越過人群,看到錢千千,樂了,“她抱那么大一箱可樂干嘛?”
      
      “抱一整箱可樂還能這么輕松,力氣挺大呀。”一個男同學嘿嘿道,“難怪會跆拳道,怪力女。”
      
      秦越漫不經心地看過去,兩秒后,說了句:“看不出來嗎,她在裝輕松。”
      
      “怎么可能。”曲天元可還記得錢千千一腳把他撂倒的那幕,“你別小看人家。”再怎么也是喜歡自己的姑娘,得護著。
      
      秦越眉梢一挑:“信不信她走不出食堂,就能把可樂扔地上。”
      曲天元挺錢千千:“她要是抱不動,買這么大一箱干嘛,不信。”
      
      秦越:“賭不賭?”
      曲天元自信滿滿:“我贏了的話,你那輛機車借我開一周。”
      秦越勾唇:“一個月襪子。”
      曲天元:“靠,為什么我一周,你一個月?”
      
      一群人站在原地不動,目送錢千千搬可樂,就在錢千千離食堂門口還有兩米左右距離時,她忽然停住了。
      
      曲天元心都提了起來,暗自在心里鼓勁,加油加油。
      
      錢千千的腦袋直直朝他們這邊轉過來,下一秒,抱著的箱子落地,緊接著人也坐在了地上。
      
      “臥槽,肯定砸到腳了。”曲天元大步沖過去。
      秦越皺眉,本不想搭理,頓了頓,說了句:“你們先點。”他跟了上去。
      
      錢千千怎么也沒想到,秦越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食堂,不是去小樹林了嗎,這么快?
      
      一時震驚,加上胳膊已經酸了,手中力氣一松,可樂就掉了下去,大腳指處頓時傳來鉆心的疼。
      
      “錢錢錢,砸哪了?哪兒疼?沒事吧?”曲天元想去扶錢千千,見錢千千倆眼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一時又不敢動。
      
      錢千千抽著氣,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我叫,錢,千,千。”
      “好好好。”見她臉都白了,曲天元說,“要不我背你去醫務室?”
      錢千千搖頭,問:“你們去小樹林了嗎?”
      
      曲天元心想都這個份了,她還在關心自己,感動不已:“去了,不過四班那群孫子都是慫逼,揍了幾下屁滾尿流地跑了,完事了就過來吃飯。”
      
      錢千千往他身后看去,秦越雙手插兜走過來,目光和她對上,旋即掠過她的腳:“砸哪了?”
      話落,眼前的小姑娘嗚嗚嗚地哭了出來。
      秦越:“……”
      
      錢千千迎著小臉,望著他,帶著哭音地說:“疼。”
      平時她若是不小心磕了碰了,秦越總會想各種辦法轉移她的注意力,明明眼前的人就是她的老公,現在卻用陌生冰冷的目光看著她。
      
      在痛意的刺激下,錢千千眼淚怎么都止不住。
      
      “哪兒疼啊?”曲天元急道,“是不是腳?”
      錢千千點頭,低下頭,用手背抹眼睛,臉白的透明。
      
      曲天元小心抬起錢千千左腳,作勢要脫鞋,秦越道:“那一只。”
      曲天元:???
      
      秦越忽然蹲下.身,將錢千千右腳的運動鞋脫了下來。
      
      錢千千腳上穿著粉色的小兔襪,整只腳和她人一樣,小小的,曲天元湊過去:“哎呀,流血了!”
      
      她下意識看過去,腳趾處的襪子已經被血浸濕。
      錢千千有個毛病,暈血,猝不及防之下,襪子上的血跡在她眼前放大,加上疼痛,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曲天元嚇壞了:“這是痛暈過去了嗎,快快快,送醫務室。”
      
      說著要來背錢千千,見他毛手毛腳半天也沒背起來,秦越推開他,直接橫抱起錢千千,迅速往食堂外走,曲天元只好撿起錢千千的鞋。
      
      走了兩步,回頭見可樂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又返回將可樂扛在肩上,追了上去。
      
      “秦越……”懷中的人呢喃一句,秦越腳步一頓,仔細一聽,又什么也沒有了。
      
      很快到達醫務室,秦越闖進去時,里面有兩個女生,校醫正在給她們開藥,見他進來,先沒認出來,等認出來后,緊張的往旁邊挪,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秦越將錢千千放在病床上,曲天元朝校醫道:“快給她看看,砸腳了。”
      校醫讓女生拿藥離開,曲天元催促:“醫生你快點,別磨蹭了!趕緊看看嚴重不嚴重,是不是把骨頭砸斷了。”
      
      “……”校醫見多識廣,沒有生氣,走過來,看了眼,“怎么暈過去了?”
      “疼的吧。”曲天元說。
      校醫搖了搖頭,對站在床邊的秦越道:“把她襪子脫下來。”
      
      秦越一臉“你他媽使喚誰”的表情,校醫盯著他,曲天元自告奮勇:“我來我來。”
      
      曲天元小心翼翼動手,但他長這么大,頭一次脫女生的襪子,總覺得怪怪的,以至于半天也沒脫下。
      
      “你來。”校醫看不下去了,把秦越推過去,后者冷著臉,扯著錢千千的襪子,三下五除二脫了下來。
      
      然后,錢千千被痛醒了。
      秦越:“……”
      
      校醫過來檢查,用棉簽將血擦凈,看了會兒,說:“還好沒傷到骨頭,只破了皮,敷點藥,這幾天不要碰水。”
      
      說完,去旁邊柜子里拿藥,三人氣氛莫名尷尬,曲天元笑嘻嘻地打破沉寂:“錢錢錢,別害怕,沒事兒了。”
      
      錢千千:“……”
      她懶得糾正了。
      
      錢千千目光一轉,落到垃圾桶,上面有沾血的棉簽,她趕緊撇開頭,大喘兩口氣。
      秦越若有所思地看著垃圾桶,忽道:“你暈血?”
      錢千千可憐巴巴地點頭。
      
      秦越把垃圾桶踢開了些,曲天元湊過來說:“原來是暈血啊,你現在還疼不?剛才你哭得可兇了,嚇了我一跳。”
      錢千千恨不得捂臉,好在曲天元思維跳脫,轉瞬又拋了個問題:“你搬這么大一箱可樂干嘛?”
      
      “你們不是去小樹林嗎,我想著我不參與,但可以給你們送點水。”錢千千小聲說著,邊說邊去看秦越,曲天元和她說話時,秦越插兜站在病床尾邊,面向大門,渾身上下透著想走的情緒。
      
      曲天元驚喜道:“原來給我的啊。”他自動把錢千千口中的“你們”轉化成“你”。
      
      就在這時,系統提示:“叮,請注意,秦越對你的好感度-10,總好感度-20。”
      什么?!
      
      下一秒,秦越轉過頭來,目光鎖住錢千千,目光陰沉:“量力而行懂不懂,搬不動就不要搬,逞什么能!”
      
      曲天元:“……”
      曲天元這次說什么都不站兄弟,瞪向秦越,示意他收斂點:“越哥,人好歹是個小姑娘,你那么兇做什么,她才受了傷,別刺激到她。”
      
      錢千千沉浸在秦越對她的好感度再次下降的郁悶中,壓根沒聽到秦越說什么,她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直直地看著秦越。
      
      校醫端著藥過來:“暈血就好好躺著,別等會兒又暈過去。”
      
      錢千千在心里將系統來回千百遍地捶打,曲天元以為錢千千要被秦越罵哭了,準備開口說兩句話緩和下,便見錢千千重重點頭,似乎很認同秦越的說:“你說的對,我不該逞能,對不起啊。”
      
      秦越:“……”
      他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她,然而對上的卻是少女清潤的雙眸,她朝他甜甜一笑,不見絲毫怒意和委屈。
      
      秦越胸口莫名滯了下,有些煩躁地移開了視線。
      
      校醫替錢千千上藥,她對兩位少年道:“謝謝你們送我過來,我沒事了,你們去吃飯吧。”
      
      秦越轉身離開,曲天元只好追上去。
      錢千千提醒:“可樂……”
      
      曲天元扛著可樂和秦越并行:“我覺得錢錢錢真不錯,對我又好,又這么喜歡我,我有點喜歡她了。”
      
      秦越眸光微閃:“你哪只眼睛看出她喜歡你了?”
      “兩只啊。”曲天元說。
      
      秦越腦海里浮現那張巴掌大的小臉,扔下一句:“愛喜歡誰喜歡誰,關我什么事兒。”
      大步往前走。
      
      曲天元莫名其妙地看著他的背影:“吃炸.藥了?”
      
      秦越離開后,錢千千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她一口咬住被子,權當把被子當成秦越來咬。
      校醫抽空抬頭看了眼,說:“同學,被子今天還沒洗。”
      
      “……”錢千千松口,校醫繼續上藥,她悶悶道,“老師,我腳會留疤嗎?”
      校醫說:“你是在質疑我的醫術?”
      
      ?這關醫術什么事,錢千千心累的不想說話。
      她想秦越了。
      想把秦越暴打一頓。
      
      剛走出校醫門口的秦越腳下一滑,差點摔倒。
      
      “操。”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iaaaaaa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白沐歌Two 20瓶;舉爪的喵醬 18瓶;我是小可愛啊 7瓶;姬十七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