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NPC在六零

作者:初夏有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野豬

      某天早上喂豬回來,董馥梅又在家門口看見了男人的身影。她有些煩,想著這回要幾掃把才能趕走。
      
      等走近了,卻發現這人不是她常見到的那幾個二流子。這人生的高高大大,站姿也挺拔,氣質也正氣。
      
      那男人看到她回來,果然沒說些口花花的話,而是提起了正經事:“董馥梅同志,我是一隊民兵隊的周顯義,村里田地發現了野豬的腳印,之后全村晚上會開始巡邏,我將負責附近的巡邏任務。如果你晚上聽到什么動靜不要害怕,也不要開門。對了,你家的幾個孩子也要看好了。”
      
      來人不是七小隊的。因董馥梅家是后蓋的,就蓋在七小隊和一小隊兩隊的交界處附近,這次巡邏這塊分給了一小隊。
      
      董馥梅聽了應好,又問:“在哪發現的腳印?”
      
      周顯義往坡上指了指:“有好幾處,你家自留地上頭那塊種了地瓜的地被拱了半塊。”
      
      董馥梅聽了一驚:“這么近?我家地有事沒事?”
      
      農家人吃菜全靠那幾分自留地,要是被野豬拱了,好一段時間她家都要沒菜吃了。她邊問邊想要上去看看。
      
      “你家地沒事,不過等野豬將地瓜地造完了,說不定會下來。”
      
      聽了周顯義的話,董馥梅停下了腳步。她的眉頭不經意的皺起,野豬偷吃莊稼可不是吃多少用多少,它是拿牙瞎拱、蹄子瞎刨,禍禍過的地根本就沒救了!
      
      美人皺眉都是美的,周顯義看著就不禁在心里贊一聲‘確實長得好’,也難怪村里那些二流子愛來她門前溜達,看來巡邏的時候不僅要注意野豬還得注意有沒有某些色膽包天大晚上翻墻的。
      
      董馥梅不知道周顯義心里想了什么,謝過他來報信就回家做飯去了。
      
      等吃了飯又給豬喂了水,董馥梅就上坡往自留地去看看。野豬有慣性,去了哪個地方下次準還來,她得看看被毀的地離她那多遠,然后再想想怎么處理。
      
      到地一看,周顯義還真沒說錯,被毀的那塊地瓜地正正好是在她自留地上面一層,上下也就不到一丈遠。
      
      這么近可就麻煩了。董馥梅皺著眉轉悠了一下,決定死馬當活馬醫,先去找些木頭、竹子將自留地的圍欄加高點也弄結實點。
      
      自留地這常來人,陷阱不能做,毒也不能隨便下,除了加固圍欄,董馥梅一時也想不到能做些什么。
      
      可巧,大家想的都差不多。一下午,野豬禍禍過的地方周圍的土地都圍了一個邊。
      
      一個地方圍了野豬或許會選擇繞別的地去,但都圍了野豬可能就會選擇直接撞進去了。
      
      董馥梅覺得這樣不行,趁著天光找了合適的木頭來做了一個獵弓,又拿出原本準備拿來對付流氓的麻藥涂在竹箭的尖頭上。
      
      做了這些準備她才稍稍安了點心。
      
      野豬也不是每天都來的,連續幾天董馥梅晚上都沒有好好睡,而是警醒著聽坡上的動靜。
      
      四天后,凌晨兩點左右,董馥梅聽到狗狂吠的聲音。
      
      她猛地坐起身細聽,那聲正是對著坡上!忙套上衣服、拿起弓箭就跑了出去。當然,她沒忘記鎖門。
      
      這天月光不錯,放輕腳步往坡上走了一會兒,遠遠的董馥梅就看見她家地的圍欄已經被撞翻了,一只輪廓壯碩的野豬背對著她在供著她精心伺候的菜!
      
      董馥梅立刻拉弓,竹箭對著野豬那尾巴擋著的地方,總是柔柔的目光變得凌厲,透出一股子英氣來。
      
      她并沒有急著出箭,而是靜靜的等待機會,就在那野豬轉身尾巴微微甩起的一瞬間,“咻!”的破空聲響起,被削的尖利還烘烤過的竹箭疾速射向了那只野豬,野豬察覺危機想要逃跑卻沒能躲過那只箭。
      
      “嗯嗷!”極其凄烈的慘叫聲劃破天空,又以極短的速度戛然而止。
      
      大半個村子的人都被這短促的慘叫聲給吵醒過來。
      
      這頭野豬實在不走運,剛好懟的是董馥梅家的地,她這是含恨一箭,那麻藥根本就沒有派上用場,竹箭力道極大的從野豬的后頭的小洞直接插·進向前沖破了野豬的喉嚨!
      
      左手牽著狗右手拿著土槍從小路趕來正好從側面看到董馥梅射出那驚天一箭的周顯義:“……”
      
      他看到她先是驚訝,驚訝她怎么那么大膽,都說了關好門別出來,竟然還直接跑到坡上來了。然后是驚艷,驚艷她彎弓拉箭那英氣勃發的美麗,月光下她那從柔到剛的眼神也像一支箭,射進了他的心上,讓他一時都忘了現在是什么情況。直到她以巾幗不讓須眉的姿態射出那支箭……
      
      周顯義后脊背一涼,全身發麻的僵在那里,腦袋一片空白。
      
      董馥梅是在野豬倒地后才發現周顯義的存在的。看到人的那剎那,她也僵住了。她維持了許久的柔弱形象……
      
      打破寂靜的是周顯義牽著的那只狗。
      
      這只狗是周顯義家養的,原本是作獵犬用,這些年不讓私人打獵了,它就也被編制到民兵隊。今天也是它先發現的野豬,聽到狗喊了周顯義先跑去拿土槍,結果放槍那間房的鑰匙突然找不到了,他才來遲的。
      
      也是就遲了這一步,不小心就目睹到了不得了的東西。
      
      周顯義吞咽了一下口水,在這樣空曠的環境里,這聲有點大,他不大好意思的紅了臉:“那個什么,你想讓人知道這野豬是你打的嗎?”
      
      見董馥梅眼神詫異,他干咳了一下:“咳,這不是,額,你不是都是很溫柔的,額,就在外面就都,額……”
      
      可能是被嚇到了,他現在組織語言能力不大行,說著說著就懊惱的閉了嘴,他都在說些什么啊!
      
      董馥梅已經明白了周顯義的意思。自己在外面的形象一直塑造的就是溫柔的、弱小的、無害的,射殺野豬這件事顯然不符合她的對外形象。這人這一問其實是想幫她。
      
      董馥梅還記得‘設定’呢,所有的不合理都可能會造成危機,董馥梅沒有過多猶豫,她向著周顯義那邊走近。
      
      周顯義差點向后退,但還是堅·挺的紅著臉站在了原地,讓董馥梅將弓箭放到了他的手上。董馥梅抬頭對他輕輕的笑了一下:“謝謝。”
      
      周顯義臉紅的能冒煙,握著弓箭看董馥梅往后退,下意識想伸手挽留她。這時候坡下有了動靜,也讓他回過神來,忙收回自己的手。
      
      “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家的自留地就都毀了,謝謝你謝謝你!”
      
      突然地,董馥梅激動的對周顯義道謝,她射箭時那凌厲的目光早已消失無蹤,轉而泛著淚光霧蒙蒙的。她似乎激動的想要上前握他的手,卻礙于身份克制的倒往后退了兩步,只不停的道謝,身子也時不時微彎做出恭敬的姿態。
      
      這突然的轉變看得周顯義一臉懵,可在那些趕來的人看來就是野豬去了董馥梅家的地,而周顯義打死了野豬救了地里的作物,董馥梅是在感激他呢。
      
      至于董馥梅為什么會這么早就在這?那不是她家近嘛!
      
      “行啊!阿義,一個人就把野豬解決了。”
      
      “嚯!這豬好大,得有三四百斤了吧!”那些人舉著火把來,把周圍照的一片亮堂。有人過來夸周顯義,董馥梅就順勢退到了后面,乍一看和那些聞慘叫而來的人沒什么兩樣。
      
      也有人跑地里去看野豬,雖然沒聽到槍響,但大多人都下意識的認為周顯義是用槍打死的野豬。等看到那野豬身下不同尋常的血量他們才覺詫異,等找到傷口時,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后面那不可言說的部分狠狠一緊,五臟六腑也翻滾的厲害。
      
      他們用驚恐的眼神去看周顯義,那眼神明晃晃在說:‘沒想到你小子是這種人’。狠,太狠啦,死的這么慘,就是這野豬禍禍了莊稼他們都恨不起來了。
      
      周顯義:“……”
      
      被一群人這么看著周顯義不知道該說什么,只好扯扯嘴想要微笑,偏偏這時怎么也笑不出來,他扯嘴角那兩下更像是在抽動臉皮,在別人看來就更像大魔王了,襯著后面黑漆漆的夜色,幾乎所有人都打了個激靈,下意識遠離了他兩步。
      
      周顯義余光看到董馥梅和其他人保持同步的往后退:“……”
      
      他心里無奈的很,這一晚上他都在干嘛啊!他為什么要出現在這里!
      
      ……
      
      就算死的再慘,豬還是要吃的。這豬是真的大,過了秤有347.6斤。除去內臟,整個村318戶人家每戶都能分到約一斤的肉,至于是哪里的肉有多少骨頭,那還得抓鬮。
      
      先將豬肢解盡量公平的分成一份份的,抓到小的數字的人先選,越前選肯定越合心意,不過后面的也不會太差就是了。
      
      分完有多的肉和雖然殘破但收拾收拾還能吃的某些內臟都給了‘殺豬英雄’周顯義。周顯義趁著各家樂呵呵回去煮野豬肉拿著那些多出來的去了董馥梅家。
      
      董馥梅看到他就好像昨天晚上的事完全和她無關似的,微微低頭,輕聲細語的問:“周顯義同志,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周顯義將那些肉和內臟舉起來:“這個給你。”
      
      董馥梅忙搖頭擺手:“不不不,我不能要,我知道周同志你心好,看我家地被野豬禍害了想補貼我一點。不過我去看了,你來的及時,野豬只弄壞一點地,不妨事的。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謝你呢,更不能拿你的肉了。”
      
      周顯義:“……”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渣渣作者(夾緊腿內八字小跑,小小聲):“昨天梅子沒睡好,今天就不出來待客啦,散了吧,都散了吧……”
    讀者“流水”,灌溉營養液 +45
    讀者“我是一個大寶貝兒”,灌溉營養液 +30
    讀者“26006638”,灌溉營養液 +3
    讀者“Meimei Li(李紅梅)”,灌溉營養液 +2
    謝謝大家的營養液!



    [陸小鳳傳奇]懶羊羊懶洋洋
    這是一個亂入的武俠!



    [綜]菊丸貓貓在誠凜
    這是一個懵逼的誠凜!



    [綜]魔卡少年陽
    這是一個和諧的霍格沃茨!



    [綜]櫻本
    這是一個快樂的本丸!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广东快乐10分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吗 极速11选5 极速快乐十分 快乐赛车 天津11选5 ti体球网 哪一个理财平台比较好 好股票推荐 广东36选7 e球彩 网易炒股 广东36选7 债券基金配资 指南针炒股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