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霸總的小甜椒

作者:北邊有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堯哥罩你

      1968年,夏。
      
      暑氣才將將冒了個頭,池塘旁的柳枝早已耐不住悶熱,卷起了細長的葉子,墨綠的枝椏間偶爾漏出一兩聲蟬鳴。
      
      塘里原本應當繁茂的荷葉蓮藕通通被拔了個干凈,光禿禿的水面泛起一陣漣漪,突然從里頭冒出小半個光.裸的身子,那人手一揚將塘底捉到的王八扔上岸。
      
      “接著!”
      
      褐殼的王八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直直降落在岸邊的王八堆中,和它的親戚們小眼對小眼。
      
      那青年又一個猛子扎進水里,三兩下游到岸邊,手一撐,胳膊上強健的肌肉鼓起,輕松上了岸。
      “堯哥你這盡是王八,沒肉啊!”
      
      守在岸上的幾個小伙子都是十幾歲的年紀,一個個瘦得跟猴兒似的,補丁摞補丁的衣服掛在骨架子上空空蕩蕩,正苦著臉把翻著殼的王八往筐里撿。
      
      陸堯抹了把臉,邊套衣服邊腳一勾,那筐子轉了幾個圈被他踩住了。
      
      “吃魚找陸癟三去。”
      
      他甩下一句話,單手拎起裝王八的筐子就走。
      
      村里的魚塘剛干過,打上來的肥魚全上交了集體,塘里就剩些手指長的魚苗,他撈了半天愣是一只也沒撈著,索性捉了幾只王八。
      
      反正這地界王八遍地爬,村里那些碎嘴娘們管不了。
      
      小伙子們聽到陸癟三,齊齊不說話了,有些還往地上唾了口唾沫。
      
      陸癟三本名陸亮庭,靠家里的關系混上了村大隊干部,平時沒少壓榨他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扣工分!”
      
      這次干塘收魚說是全部上交集體,自己還不知道私藏了多少,這幾天可有不少人看見他們家偷偷倒在糞池的魚骨頭。
      
      但他家關系硬,又是村支書的堂弟,大家只能默默忍著。
      
      陸堯可不管他們什么心理活動,拎著筐子閑閑散散地走著,琢磨從哪家后院里摸幾根柴火。
      
      嘖,燉王八肉就是廢柴火,又干巴巴的不好吃,還不如直接去癟三家里摸條魚。
      
      癟三今天一大早就穿得板板正正去接那什么狗屁知青了,現在家里應該沒人吧……
      
      他腦子正在跑馬,突然拎著的筐子一沉,一只干瘦的手腕出現在他面前。
      
      “堯,堯哥,你一個人吃不了這么多王八吧,要不給我們也分分唄,都好久沒聞到肉味了。”
      
      舜子盯著滿筐亂爬的王八咽了咽口水,有些渴求地看向他。
      
      今天說好帶他們打點野食,要不是剛那小孩說話不懂事,陸堯肯定是要給大家伙分一分的。
      
      本來就是他一個人出力的活,自己又沒堯哥那鳧水的本事,哪有資格嫌這嫌那的。
      
      陸堯挑眉,露出的笑容有點痞:“想吃啊?”
      
      “想!”
      
      舜子還沒回答,后面的幾個小子齊齊應了一聲,震得水草上蹲著的一只青蛙“噗通”跳進了水里。
      
      “那行,這些王八就給你們分了,你們一人給割一筐豬草送到我家。”
      
      他松開拎著筐子的手,說話間人已經走遠了。
      
      去他媽的王八,老子要吃魚,現在就要!
      
      陸堯按了按餓得發慌的胃,腳步輕快地往陸亮庭家里走去。
      
      陸家村地處南方,又是丘陵地帶,山多水多,中間一條約有兩三米寬的河將之分成了南北兩村,陸堯就住在陸家南,緊靠著村口唯一一條石子路邊邊上。
      
      從他家順著河流繞過去,就是北村陸亮庭的家。
      
      剛走到村口,他就皺了皺眉,心想只怕吃不成魚了。
      
      往常好幾天都見不著一個人影的村口此時塞得滿滿當當,看熱鬧的村民里三層外三層,樹上爬著的,田埂上蹲著的,都伸長了脖子想看看城里來的知識青年長什么樣。
      
      陸家村貧窮落后,有些村民一輩子都沒進過省城,在他們印象里知識青年都是有大學問的書生,湊近點說不定還能沾沾聰明勁兒呢。
      
      陸堯腳步一轉,走進自家破敗的水泥屋。
      
      現在從人群中穿過去,簡直就是赤.裸裸告訴別人自己要干壞事……
      
      此時,距離他家不遠的村口,二十來個插隊的知青正被分配到選定的村民手中,分好的背著鋪蓋卷直接去家里。
      
      隊伍有條不紊地減少,輪到最后一個時卻出了點問題。
      
      原本說好的接收知青的那家不干了,撒潑打滾說自家養不起,明里暗里要好處。
      
      吃瓜村民一看,可不就是陸建軍家的老婆林小娥么,這女人生得高壯,顴骨突出,是出了名的潑辣種,一般人不敢惹。
      
      反觀那知青,白凈斯文,一直垂著頭沒說話,背后還背了個方方正正的大板子,也不知道干啥使的。
      
      但不妨礙大家第一眼就對他心生好感。
      
      “陸亮庭你上下嘴皮一碰說得挺好,多一張嘴吃飯就多一份糧食,現在這年景誰家有余糧?自個都頓頓喝稀粥了,哪里還養得起這身嬌肉貴的城里少爺!”
      
      林小蛾擤了把鼻涕胡亂揩在衣服上,對著陸亮庭哭哭啼啼。
      
      陸亮庭被她嚷嚷得腦仁疼,說起來陸建軍和他是未出五服的兄弟,他也不好甩臉色,于是盡量平心靜氣地說道:“沈向陽下鄉插隊期間所掙的工分計入你家名下,他好歹是個壯勞力,怎么算你們虧了呢?”
      
      其他村民巴不得搶來的好事,就這女人還想往里頭摳好處。
      
      林小娥眼珠一轉,突然一拍大腿:“您說是這么說,可人家知青不一定愿意,到時候嫌臟嫌累的,我找誰說理去?”
      
      那垂著頭的青年動了動,終于抬起了眼皮。
      
      抓了把陳年紅棗坐在墻頭邊吃邊看熱鬧的陸堯直起身子,自言自語:“這知青長得怪好看的,真白。”
      
      斜下方那人露出來的皮膚白到幾乎發光,悶熱的天氣里竟然一點也不見出汗,五官倒只能算清秀,但眼皮薄薄窄窄,一抬一挑間仿佛有冰棱繞在身周,冷得很。
      
      “不愿意就算了,把安置費給我,我自己找地方住。”沈向陽雙手插兜冷聲說道。
      
      他才從震驚中回神,終于接受了自己魂穿到六十年代的事實。
      
      上一世他雖然也為錢發愁,但好歹吃穿不缺,甫一到物資緊張的年代,并且即將作為下鄉知青入住面前這個潑婦的家,沈向陽脆弱的神經還真有點受不住。
      
      一聽他說安置費,陸亮庭的臉色微變,對林小娥的態度立馬強硬起來。
      
      “林小娥同志,這是組織的命令,你必須遵守!”
      
      下鄉插隊的知青原本城里每人撥了兩百塊安置費,用于給他們起集體宿舍,不過陸亮庭早就私吞了,轉而要求村民接收知青。
      
      這可不能露了餡。
      
      話說其他人都不知道這事,沈向陽是從哪里知道的?
      
      沈向陽當然是蒙的,他前世是個插畫師,而且屬于什么稿都接的那種,所以經常會涉及到很多方面的知識。
      
      知青下鄉國家會給撥安置費就是他在某個項目里了解到的。
      
      眼見他搬出“組織”兩個字,林小娥終于被嚇住了,戰戰兢兢點了頭,不情愿地領著沈向陽往家里走。
      
      算了,初來乍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沈向陽心中微微嘆息,跟上她的腳步。
      
      前世求死未遂,老天爺陰差陽錯重新給了他一次生命,那就……先試試吧。
      
      大不了再死一次。
      
      他無可無不可地跟著林小娥往村子里走去,因為不在意,所以一直低頭思索著再穿一次的可能性,突然就被什么東西砸中了腦袋。
      
      “小知青長得真俊,叫聲哥哥來聽聽,以后堯哥罩你。”
      
      一把極為張揚恣意的嗓音響起,沈向陽抬頭看去,毒辣的陽光下那人坐在墻頭,因為是逆光,他有些看不清他的臉,反倒被那人濕透汗衫下勾勒分明的肌肉線條攫住了眼球。
      
      出于職業習慣,他直覺想起了前世小出租屋里還沒畫完的那幅插畫。
      
      準確來說,是一系列“人體姿勢交流圖”。
      
      對的,總有一些主顧愿意花大價錢請他畫私房,這種活的好處就是錢多來得快,壞處就是有的主顧為了滿足幻想,讓他畫一些不可能的姿勢。
      
      眼前這人要是成為他的私房模特,說不定那些姿勢就能畫出來了。
      
      沈向陽腦子閃過無數種play,臉上卻一派冰冷,跟著林小娥的腳步緩也沒緩。
      
      倒是林小娥一見他就急眼了,叉著腰開罵:“陸堯你個王八羔子,我家大壯的糖果子是不是你騙去的,老大不小的人了,要點臉吧,呸!”
      
      陸堯被她罵了一通也不生氣,坐在土墻上擺了擺手:“就你家大壯那二傻子樣,長大也是個被騙的主,我這是犧牲自己教他懂不懂?”
      
      林小娥才不信他那套鬼胡話,罵罵咧咧地催促沈向陽跟她走。
      
      陸堯就是村子里打不爛熬不化的一塊臭石頭,誰沾上誰就沒好日子過!
      
      見沈向陽要走,陸堯突然從土墻上一躍而下,幾步跨到他面前,笑嘻嘻去摸他身后背著的畫板。
      “你這是畫畫的吧,我在鎮上見過一次,給哥看看。”
      
      沈向陽唯一寶貝的東西怎么可能讓他碰,當即側身躲開,誰知陸堯不依不饒地追上來,又想摸他的畫板。
      
      帶著熱氣的陌生身體貼上來,已經超出了他能承受的安全距離,沈向陽左躲右閃不過,忍無可忍搗了他一肘子,那家伙突然拔高了聲痛呼,整個人都往后倒去。
      
      好巧不巧后面就是條渠溝,他猝不及防摔進溝里,半晌都沒能爬起來。
      
      先撩者賤。
      
      沈向陽目光掃過躺在溝底哀嚎的陸堯,臉上惱怒的表情才消散了些,抬腳跟著林小娥離開。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新文開坑,日更到完結,話說第一次見面,陽陽滿腦子都是騷.操作hhhh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 能赚钱的网游 大嘴棋牌 湖南快乐十分平台 体彩7星彩开奖结果查询 如何看懂股票的k线 分分彩技巧之稳赚不赔 皇家什么棋牌 免费下载微乐河南麻将 全年规律公式一肖 血战到底麻将技巧图 微信红包麻将手机版 广东体育11选5开 家彩网3d试机号 金钼股份股票 幸运赛车 追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