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霸總的小甜椒

作者:北邊有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樹莓

      陸堯跟著他走進屋子,不經意問道:“我聽舜子說林小娥又跟你鬧了?沒事吧?”
      
      沈向陽把挎包放下,惜字如金:“沒事。”
      
      陸堯眉毛擰了擰,心想肯定是自己昨晚惹著他了,理由千萬條,認錯第一條,先道歉再說。
      
      “對不起啊,昨晚哥喝醉了,要是欺負你了那絕對是撒酒瘋,讓你還回來成不成?”說著把臉湊過來讓他揍的架勢。
      
      俊臉逼近,沈向陽不自主往后退了退,扭開臉說道:“沒有,你想多了,只是我矯情而已。”
      
      按著桌角的手指卻微微泛白。
      
      剛才那一瞬間,他幾乎脫口而出問清醒的陸堯可不可以喜歡他。
      
      但他不敢,他慫。
      
      與其讓陸堯有厭惡他的機會,不如保持現下的關系,至少他們還能在一起生活。
      
      沈向陽抿唇,垂著的眼睫遮去所有思緒,避開陸堯往廚房走去。
      
      “我餓了,去吃飯吧。”
      
      ==
      
      沈向陽最近很怪,臉上沒什么笑模樣,心事重重的樣子。
      
      陸堯讓舜子在村里打聽了一番,沒人欺負他,城里也沒來信,小知青的低落情緒就像突然爆發的一般,他百思不得其解,最終把原因歸結到上次喝酒的那個晚上。
      
      一定是自己做了什么事,沈向陽臉皮薄,不好拆穿他才郁郁寡歡!
      
      想到這的陸堯把家里剩下的半壇子酒翻出來送人,酒不是個好東西,以后他不喝了。
      
      然而沈向陽還是不高興,也不讓陸堯給他打洗腳水了,天一黑就窩在自己床沿邊看書,看完被子一蓋睡覺,連個聊天的機會都不給他。
      
      陸堯頭都禿了,跟前跟后圍著他轉,被沈向陽木著臉懟回去:“你就沒有自己的事情做嗎?”
      
      彼時陸堯剛從山里回來,摘了滿滿一籃子樹莓給他吃,聽到這句話臉色僵了僵。
      
      沈向陽說完就后悔了,他怎么就忘了,陸堯本就是個游手好閑的混混,哪里有正經事可做?
      
      就算村里的男人,現在農閑時間也都在家里睡大覺,陸堯卻一大早進山給他摘樹莓,他還口出惡言……
      
      “我,我不是——”
      
      他著急辯解,卻見陸堯深深看了他一眼,把籃子放在桌上離開了。
      
      沈向陽望著那一籃紅艷艷的樹莓,頭一次生出想扇自己一巴掌的沖動。
      
      陸堯沒走遠,坐在河邊上,剝了幾根蘆葦芯放嘴里沒滋沒味嚼著,頭一次認真思考沈向陽的話。
      什么是正經事呢?
      
      沈向陽的教師生涯已經啟程,白天上課晚上批改作業,忙得不可開交。
      
      蔣日升和路河天天搗鼓村里的打谷機,琢磨著怎么讓打谷機揚灰不要那么劇烈。
      
      甚至舜子都說要去城里闖一闖,給自己未來娶媳婦賺夠錢。
      
      而他……似乎真沒什么目標。
      
      上次和蔣日升一起賣野豬,也算認識了他的幾個朋友,后來拉著他們賺了幾筆小錢。
      
      但那個法子不能多用,被發現安上個投機倒把的罪名,就夠他喝一壺了。
      
      自己沒田,沒地,能有什么正經事可干?
      
      陸堯望著平靜流淌的河水,陽光在河面打上一層淡金,倒映在他眼中閃著細碎迷茫的光。
      
      沈向陽找到河邊的時候,就看到陸堯坐在蘆葦蕩里頗為深沉地看著遠方,身邊的蘆葦苗都被他揪禿了。
      
      唇邊突然抵上一顆紅透的樹莓,陸堯抬眼,沈向陽站在他面前,冷白的臉頰泛起薄紅:“我吃了,很甜。”
      
      陸堯下意識把那顆樹莓含進嘴里,酸甜的滋味在口腔爆開,他堵在心口那股的那股氣瞬間隨著汁.液流進胃口,消化得無影無蹤。
      
      沈向陽有些踟躕地開口:“對不起,我不該——”
      
      話說到一半,陸堯突然拽著他的手起身,恍然大悟:“我知道要做什么了!”
      
      說完呼嚕了一下沈向陽的腦袋,認真地說:“你說得對,我是該找點事情做,等著!”
      
      陸堯興沖沖地跑進陸進民的辦公室,說自己有個給村里創收的好主意。
      
      陸進民正扒拉賬面上所剩無幾的資金,聞言樂了:“你有什么好主意?偷雞摸狗的事就別說了。”
      
      陸堯難得臉紅了紅,挽著陸進民胳膊說道:“叔,你看村子里那么多池塘空著多浪費,咱們得利用起來。”
      
      地理原因,陸家村的池塘是真多,除了村民家門口的,有些沒怎么開發的地界還有好些,那些地方名義上算公家的,實際上沒人管,荒著也就荒著了。
      
      要不說人都是越窮越懶,集體經濟時代,大家都只想著分給自己的活,多一分也不愿意干,寧愿天天聊天打屁。
      
      陸堯把自己的構想說了,他管著村西口那一片池塘,每年干塘承諾給村里交一半的收入,剩下一半留給自己。
      
      陸進民一聽就連連搖頭:“不行不行,你這是私有主義,上頭查到我都保不住你!”
      
      這個年代的一切都是集體的、公家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說法。
      
      陸堯也知道這辦法有點冒險,但他骨子里就不是個循規蹈矩的人,開始和陸進民一進一退討價還價起來。
      
      沈向陽跟上來原本在外面等著,里頭聲音越說越激動,他也聽了個大概,心里瞬間涌上一股驚訝。
      
      這不就是前世所說的承包制嗎?
      
      他記得全面放開這個制度是在1978年,但很早之前就有些農村私下分田到戶了,陸堯要的雖然不是田土,只是幾個沒人關注的池塘,但也非常大膽了。
      
      或許過幾年風口會逐漸放開,現在絕對是找死!
      
      他再也站不住了,伸手敲了敲門:“民叔,陸堯,我有事找你們。”
      
      里頭的聲音停了下來,過了幾秒陸進民才把他放進來。
      
      沈向陽抬頭看了一眼陸堯,顯然不服氣陸進民的決定,閉著嘴站在窗口一言不發。
      
      “民叔,你們聲音太大了,我都聽到了。”他低聲說道。
      
      陸進民臉色一變,連忙打開門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后才松了口氣。
      
      “你回去吧,以后別說這種混賬話了。”他關好門后對陸堯擺手,心力交瘁地嘆氣。
      
      陸堯繃直了站在那,仿佛沒聽到他的話。
      
      他向來大膽執拗,上午又被刺激了一通,這次是鐵了心要干“正經事”。
      
      沈向陽微微吐了口氣,上前拉了拉他的手,放軟了語氣:“我不該說那樣的話,我們回去好不好?”
      
      陸堯目光在他拉著他的手指上停留了一會,最終還是說道:“我說的辦法怎么不可行,你看看現在沒農活做了村里人有多少閑著的?”
      
      說完頓了頓,毒舌道:“餓死都不知道為自己找口吃的。”
      
      陸進民胸口上下起伏,看著快要氣昏過去。
      
      沈向陽連忙打住他的話頭,湊近他低聲說道:“你的想法是對的,但現在還不是時候,陸堯,別讓民叔難做。”
      
      陸進民氣喘完了,也冷靜下來不少,苦口婆心道:“我比你更想給村里創收,現在賬面上窮得叮當響,孩子們下學期的補貼費都沒著落,你看看我這頭發都掉光了。”
      
      說完指著光亮的大額頭給他看,沈向陽目露同情。
      
      看來脫發在任何時代都是困擾。
      
      “我受過你爺爺的恩惠,不能由著你胡來,這東西不是鬧著玩的。”他大概把這個月的氣都嘆光了,臉上褶子都多了好幾道。
      
      “那就說是我給村里干的,也算工分不就得了?”陸堯說。
      
      沈向陽眼角跳了跳,突然覺得陸堯要是生在他那個時代,恐怕早就賺得盆滿缽滿了。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要不這樣。”
      
      陸堯見兩人都不贊同,換了個思路:“村里把那幾口池塘分配給我,每年養的魚我全部上交公家,對外你們就說是公家經營的,其他的你們別管怎么樣?”
      
      陸進民被他的腦回路轉暈了,一時沒理清前后關系。
      
      沈向陽卻瞬間get到,魚是公家養的,至于再養點別的什么那就不算公家的了。
      
      他按了按額角,對陸堯不走尋常路的想法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擔憂。
      
      這事操作起來說難也難,說易也易,關鍵看陸進民什么態度,能不能瞞過別人。
      
      陸進民顯然也明白了他的小九九,正在舉棋不定,陸堯給他下了最后一針強心劑:“你也不希望村小剛辦起來就運營不下去吧。”
      
      陸進民咬牙一拍大腿:“行,就這么辦!”
      
      陸堯聞言才露了笑臉,美滋滋拉著沈向陽回家去了。
      
      ==
      
      沈向陽大概還沉浸在陸進民答應了的震驚中,被陸堯一路牽回家都沒察覺。
      
      直到一只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怎么,傻了?”
      
      他猛地抓住那只手掌,眼中含著深深的擔憂:“我還是覺得太冒險了,如果你是因為上午的那句話,我鄭重向你道歉,對不起。”
      
      陸堯搖頭,語氣認真:“向陽,你說得對,我應該給自己找個正經事做。”
      
      沈向陽:“……”
      
      可我沒說讓你找個危險系數這么高的事啊。
      
      他看了他一眼,不知該說什么。
      
      反倒是陸堯湊過來,又恢復了那副散漫不經心的樣子。
      
      “怎么,怕我連累你?”
      
      沈向陽心想我都栽你身上了還怕什么怕?
      
      他深呼吸口氣,下意識握緊了陸堯的手掌,一字一頓地說道:“我和你一起干。”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是渾身都是膽的堯哥和小慫包陽陽,食用愉快~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木風蕭蕭、25396131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免费麻将小游戏 下载大众麻将 幸运飞艇计划人工群 科技股有哪些股票 陕西丫丫麻将怎样带挂 微乐山东麻将有没有挂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图 波克棋牌官方下载安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 水井坊股票 pc蛋蛋群 微乐陕西麻将手机版 湖北十一选五彩票 江苏11选5遗漏号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3.0 东北填大坑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