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霸總的小甜椒

作者:北邊有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干塘

      握住自己的手指微涼,帶著獨屬于沈向陽的溫度,陸堯喉嚨動了動,那種熟悉的莫名感覺再次涌上心頭,令他心臟鼓噪,震耳欲聾。
      
      索性沈向陽的手指很快就抽了回去,迅速掩飾地轉身整理東西,因此忽略了身后那人下意識握緊的掌心。
      
      陸堯訕訕地收回手,心想煽情的話都讓他說了,自己也沒個表示,真丟臉。
      
      既然下定決心要做就要做好,兩人匆匆吃了點飯,就跑去村西口看批下來的水塘去了。
      
      說是水塘,其實是一大片不成形的水洼,大概四五畝的樣子,深的地方約莫到人大腿,淺一點的才手指深,里頭有些天生天養的草魚鯽魚,更多的是水草。
      
      令人放心的是這片水洼在一個小土坡的背面,再往前就是陸堯打野豬的那座山,平時大家摘野菜或者打獵物什么的都會走大路,這邊反倒不會有人來。
      
      陸堯要真弄點什么東西,一時半會估計察覺不了。
      
      兩人圍著水洼轉了一圈,陸堯心里大致有了打算。
      
      “這些坑都得填平,把田壟壘起來,分出塊,水里養魚,泥里種藕最合適。”陸堯指了指幾個水深的坑說道。
      
      沈向陽對養魚種藕不太懂,記憶中依稀記得插藕一般在三四月份,現在剛過完九月,是不是晚了點?
      
      他把自己的疑問說了,誰知陸堯斜斜一笑,朝他睨了一眼。
      
      “不懂了吧,插藕不行咱們可以撒種啊,就是麻煩點,回頭我教教你就會了。”他下意識要摸沈向陽的腦袋,卻突然頓住了,轉而拍了拍他的肩膀。
      
      拍完后自己懵逼了,他剛剛在顧慮什么?
      
      沈向陽眼神暗了暗,把他手臂拿下來,低聲說道:“以后我們還是注意點吧。”
      
      陸堯:“……”
      
      兩個大男人有什么好注意的?
      
      他剛想開口,腦海中突然浮現出蔣日升壓著路河親.吻的那一幕,頓時心情有些微妙。
      
      他把到口的話咽了下去,轉而攬住沈向陽的肩膀,哥倆好似的。
      
      “注不注意你都是哥要罩著的人,別多想。”
      
      沈向陽一半感動一半心塞,神色復雜地看了看陸堯,被他攬著回家去了。
      
      ==
      
      陸進民不愧是扎根了一輩子的老支書,他將村里所有空著的水塘全部統計集體養魚,分發到戶,其中那片水洼自然而然分給了陸堯一家,包括沈向陽那份。
      
      分配結果出來后村民議論紛紛,養魚他們沒意見,但那片水洼地可不是好地方,路程遠不說,就那坑坑洼洼的地形,魚苗放進去就躥沒影了,哪還能找得到。
      
      陸堯這是連村支書都給得罪了?
      
      沈向陽無視路過村民或嘲笑或同情的目光,帶著籮筐往水洼地趕去。
      
      昨天陸堯就借了村里的抽水機轟隆轟隆抽了一夜的水,今天天不亮就去看情況,還囑咐他帶上籮筐撿蚌殼之類的。
      
      到地方的時候抽水機已經停了,陸堯和幾個人正在深一點的水洼里收網,蔣日升站在岸邊上氣急敗壞地指揮著什么。
      
      沈向陽定睛一看,路河挽著褲腿站在泥地里,整個人都呈僵硬狀態,臉上要哭不哭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它在吸我血,怎么辦啊啊啊啊啊。”一連串帶著顫音的尖叫從他嘴里發出,不知道的還以為遇上洪水猛獸了。
      
      “你別動,別動,我下去接你。”蔣日升見他快崩潰,馬上脫鞋赤著腳下去,幾乎把人從泥地里□□抱著往岸上跑。
      
      沈向陽連忙快走幾步到他們面前,帶著幾分急切:“怎么了,被什么咬到了?”
      
      路河被半抱放到地上,嚇得嘴唇都白了,顫顫巍巍地指向自己的小腿。
      
      沈向陽一看,上頭赫然趴著一只手指長的螞蟥。
      
      路河嘴一癟又要哭,他自小在北方長大,哪里見過南方螞蟥的兇猛,被這玩意兒貼上去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蔣日升也沒見過,但路河嚇成這樣他心疼得要命,裹了袖子就要把它扯下來,被沈向陽攔住了。
      “扯不下來,越扯它吸得越緊。”
      
      螞蟥這種東西他小時候見得多,尤其在耕完田插秧的時候,不小心就會貼上幾條,一般吸飽血它就自動脫落了,不然就得用力拍下來。
      
      他把籮筐放到邊上,挽起袖子重重朝螞蟥打了十幾下,果然那東西兩端一卷,掉到了泥土上。
      
      與此同時路河白皙的小腿上一股鮮血涌了出來。
      
      蔣日升連忙抱著他往后一退,遠離那鬼東西,專心給路河擦血。
      
      沈向陽找了兩根樹枝把在泥土上滾啊滾的螞蟥夾起來放到一塊大的石頭上,現在太陽正烈,曬幾個小時這東西就死透透了。
      
      “沒事吧?”
      
      沈向陽扔掉樹枝看向路河的小腿肚,上面的血已經被擦干凈了,只是還有一絲細細的血線流下,氣得蔣日升不停數落他。
      
      “讓你別下水,這下好了,流了那么多血得吃多少飯才能補回來,啊?”
      
      路河原本怕得要死,聽到身邊人的嘮叨又一臉絕望,從他懷里掙扎起來,一瘸一拐地往石頭的方向走。
      
      “我去看看那是什么東西。”
      
      蔣日升大概被他氣習慣了,這家伙遇到不懂的就想鉆研,剛才嚇得一臉菜色,現在倒有心情蹲在那里觀察了。
      
      “謝謝你啊向陽。”路河邊目不轉睛盯著石頭上不斷扭動的螞蟥邊道謝。
      
      沈向陽擺擺手,把這東西的注意事項講了,這才拿起籮筐往人多的方向走去。
      
      陸堯要是知道兩人被一條螞蟥嚇成這樣,估計后悔叫人過來幫忙了。
      
      水洼里的水□□得差不多,露出淤泥的地里到處都是活蹦亂跳的魚,王八和蚌殼也不少,沈向陽經過的時候甚至撿了幾只黑殼的小龍蝦。
      
      “來了。”陸堯正把網上來的魚往一個塑料大缸里倒,看到他瞬間露出一個笑容,指了指地上的連體防水褲。
      
      “穿上這個把泥里的小龍蝦撿了,記得一個也不要留。”
      
      小龍蝦的雙鉗會夾壞泥里的種藕,這樣藕還沒來得及長大就會爛在泥里,一年的收成就得泡湯。
      陸堯干塘的目的也在這里。
      
      沈向陽“嗯”了一聲,扭著腰去夠垂在屁股后面的背帶。
      
      陸堯突然停下手里的動作靠近:“別動,我幫你。”
      
      他單手環過沈向陽削瘦的腰,勾住那根帶子從肩頭順下來,合上前面的暗扣,接著又去勾另一根。
      
      兩人離得極近,他又比沈向陽高大半個頭,沁著薄汗的脖頸在沈向陽面前晃動,沈向陽幾乎能感覺到那層肌膚下洶涌的血液跳動。
      
      或許是被烈日曬昏了頭,沈向陽突然往前一傾,柔軟微涼的唇映在勃勃跳動的那根血管上。
      
      兩人俱是一怔,陸堯“咔噠”一聲把暗扣合上,聲線喑啞:“好了。”
      
      沈向陽:“……”
      
      我是誰我在哪?
      
      他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陽光下臉色竟然比剛才的路河還要白上幾分,胡亂抓了個籮筐下水了。
      
      整個下午沈向陽都在埋頭撿小龍蝦,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陸堯的目光有意無意附在他身上,令他如芒在背,頭垂得更低了。
      
      他不知道陸堯會怎么想,事已至此,他應該不能當什么都沒發生過了吧……
      
      他心里有點竊喜,又覺得這樣的自己十分卑劣。
      
      吃人家的住人家的,最后還對人存有非分之想,沈向陽,你可真夠貪婪的。
      
      這種狀態持續到當天晚上,吃完晚飯后沈向陽在洗碗,陸堯在外面把打上來的魚過秤交公,結束后進來喊了他一聲。
      
      “向陽,你今天——”
      
      “今天沒什么事,太陽太大曬昏了頭,你別往心上去。”
      
      他把洗好的碗放到碗柜里,本來想落荒而逃那人卻堵在門口,他只好沒事找事開始處理白天撿的小龍蝦。
      
      “你是不是——”陸堯繼續問。
      
      “沒有。”沈向陽當即否決:“什么都沒有,不是你想的那樣。”
      
      他捏著小龍蝦的背部,另一只手沿著殼線往上一掀,小龍蝦的腦袋就被他揪了下來。
      
      陸堯眼皮跳了跳,總覺得他揪的不是小龍蝦,而是他們其中一個人的腦袋。
      
      越是做賊心虛,否認得越快。
      
      他向來不是個拖沓的人,聞言長腿一邁,蹲在沈向陽對面,兩人圍著一盆小龍蝦揪腦袋。
      
      沈向陽身體僵了僵,摸不準他是什么態度,手下一個沒留神,竟然被小龍蝦的鉗子夾住了。
      
      他“嘶”了一聲,手腕猛甩,誰知那只黑殼小龍蝦頑固得很,掛在他食指上晃來晃去就是不下來。
      
      陸堯見狀眼疾手快抓住他的手腕,硬生生掰開了那只螯鉗,血珠一下就冒了出來。
      
      他顧不得心里想問的話,捏著他的手指舀水沖洗,等血珠不再冒出后才意識到身邊人安靜得有些過分。
      
      陸堯轉頭,沈向陽冷白的臉就出現在他眼前。
      
      他眼睫低垂,唇角抿得死緊,整個人透著一股擰巴勁兒。
      
      陸堯突然就笑了,他放下水瓢,用帶著水的指尖彈了彈沈向陽光潔的額頭。
      
      “我喝醉酒那晚,你是不是說過喜歡我?”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童年噩夢,螞蟥!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木風蕭蕭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通化市大嘴棋牌 篮球架厂家直销 天津麻将真人版官方免费下载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开 哪个炒股app好用 二分彩APP官网下载 哈灵麻将安卓版官网下载 广东快乐10分钟走势图表 东方6+1 刮刮乐最高奖金是多少 友乐广西麻将微信1元群 安徽十一选五奇偶走势图 10分彩app 李逵劈鱼注册送6元现金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版在线观看 河北快3正规网上销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