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霸總的小甜椒

作者:北邊有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甜酒沖蛋

      劉慧“啊”地叫了聲,盯著陸大壯手上滴血的剪刀面露驚恐。
      
      剪刀是農村常用的那種比巴掌還大的大剪刀,此時沾著鐵銹的刃面已經被血洇成了暗紅色,看陸大壯的表情就知道絕對不是殺雞殺鴨弄的。
      
      二丫!
      
      沈向陽腦中一閃,甩開掙扎唾罵的陸大壯,推開院門就往里走去。
      
      院子里一條零星的血線蔓延至主屋,沈向陽跑進去時正看到林小娥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喚,鮮血從她被扎了個口子的大腿流下來,二丫抱著小草縮在墻角,冷漠地看著這一切。
      
      見二丫沒事,沈向陽松了口氣,見林小娥并沒有生命危險,腳步往后一轉就要離開。
      
      林小娥就像灶下的鍋底灰,沾一次洗都洗不干凈。
      
      跟上來的劉慧卻小步跑上去將人扶起:“哎您怎么了,我送您去衛生院。”
      
      她一個姑娘,扶林小娥這個壯實的農村女人著實費勁,遂而抬頭看向正欲離開的沈向陽:“沈老師,過來幫幫忙。”
      
      沈向陽再拒絕難免被人非議,眉毛皺成一團。
      
      這時二丫走上來把小草往他手上遞了遞,脆生說道:“我去扶她,向陽哥哥你幫我抱著小草。”
      沈向陽接過那孩子,跟著幾人去了衛生院。
      
      出來的時候不知道陸大壯跑到哪里去了,地上只有一把帶著血的剪刀。
      
      林小娥大腿上的傷看著嚇人,其實一點筋骨也沒傷著,老何給她清洗包扎了一下,啪嗒啪嗒打算盤:“一共十塊零三毛,你這腿也不方便,叫你男人送過來吧。”
      
      林小娥原本罵罵咧咧的嘴瞬間閉住,瞪著眼睛看了老何一會才說道:“搶錢啊這點藥十塊錢,別欺負我不懂?”
      
      老何是別村入贅的女婿,老婆早死留下個女兒相依為命,平時哪也不去就打理這衛生院,何況這念頭做醫生的總有幾分傲氣,聞言眼皮都不抬一下。
      
      “我給你上的藥都是防感染的好藥,付不起也行,把藥袋子還我,我再給你配副兩塊錢的。”
      
      林小娥當然知道藥有好壞,但十塊錢是他們一大家子兩個月的生活費了,現在又要供應大壯那個王八蛋子讀書,哪有那么多錢?
      
      她眼珠轉了轉,落在沈向陽和劉慧身上。
      
      劉慧見狀正想說話,她家境不錯,一年家里會寄好幾次包裹過來,加上她現在的工資,幫忙墊付不是不可以。
      
      誰知身邊的沈向陽突然在背后拽了拽她的衣角,她疑惑地看過去,只見他幾不可見地搖了搖頭。
      
      果然下一秒,林小娥指著兩人說道:“他們送我來的,讓他們幫我付。”
      
      沈向陽就知道是這個結果,聞言冷冷說了句“我沒錢”轉身就走。
      
      誰是林小娥突然從背后撲上來:“就是你把我扎成這樣的,你不給誰給?”
      
      沈向陽被她撲了個正著,瞬間惡心得要命,大力把人甩開冷聲說道:“污蔑人要有證據,你兒子捅你的剪刀還在院門口,關我什么事?”
      
      林小娥卻如狗皮膏藥般黏上來,哭著說道:“你就是恨我沒給你好吃好穿,帶著剪刀來行兇的!”
      
      沈向陽只覺得心臟鼓噪得厲害,拼命想把抱著自己大腿的惡心女人甩開,掙動間林小娥眼尖看到他褲袋里的票證,掏出來一拍大腿,兩道眉毛豎起,露出兇煞的惡相。
      
      “好啊,你還把我家票給偷了,你個不得好死的賊!”
      
      沈向陽一陣頭暈眼花,要不是勉強保持理智,他現在恐怕會把這個女人打得滿地找牙。
      
      劉慧拉了半天的架無果,見兩人終于不動了,連忙抱著林小娥的后腰往后拖:“嬸兒咱們實事求是,我們去的時候您就受傷坐地上了,跟沈老師沒關系啊。”
      
      “呸!”
      
      林小娥轉頭“呸”了她一臉唾沫,吊著眼睛罵道:“誰不知道你們一伙的,天天纏著男人發.騷的狐貍精!”
      
      劉慧從沒被人罵過這么重的話,尤其在沈向陽面前,聞言又羞又氣,竟然手一松徑自跑走了。
      沈向陽:“……”
      
      他也想走。
      
      但林小娥攥著那把票證兇惡地瞪著他,大有他敢動一下就又撲上來的架勢。
      
      今天大壯一放學又伸手問她要錢去供銷社買“學習用品”,自從上學后隔三差五就來一次,林小娥起了疑心跑去供銷社問了。
      
      好家伙,她省吃儉用從牙縫里摳出來的錢全讓他買彈珠玩兒了。
      
      她氣得操起掃把把這孩子趕得滿屋子跑,誰知大壯被她追瘋了竟然隨手拿了把剪刀就朝她扎去!
      這才有了沈向陽進來看到的那一幕。
      
      但林小娥是萬萬不敢說自己兒子扎的,丟面子不說,聽說要抓去坐牢的!
      
      她可舍不得讓大壯這根獨苗苗去坐牢。
      
      正好沈向陽撞了上來,她就說是他捅的,讓他把醫藥費結了再把票證“還”給她,兩全其美。
      林小娥心里打著算盤,一雙吊梢眼閃著算計的光。
      
      沈向陽按了按不太舒服的胸口,強行壓下那股難受的感覺,面無表情地說:“票證是陸堯給的,你不信去問他?”
      
      林小娥冷笑,面露嘲諷:“人家娶媳婦都要不了這么多票,你一個帶把兒的,陸堯會掏空家底給你?”
      
      沈向陽心中一動,可不是自己上趕著要和人家好么,人家不要,給你分手費呢。
      
      “你來咱們村子不到半年,票證還沒發呢,不是從我家偷來的難不成從別人手里買的?”
      
      林小娥又給她扣了一頂大帽子,現在倒賣票證可是掉腦袋的罪,誰敢應?
      
      老何聽到這話臉色一變:“別瞎說,找陸堯問問就行,再不行報警吧。”
      
      他本來不想插手,但對沈向陽印象很好,最終還是說了一句。
      
      林小娥怎么可能讓他們報警,聞言揮了揮手:“不用了,我和向陽怎么著也在一個鍋里吃過飯的情分,你把這醫藥費結了,這事就當沒發生過。”
      
      她料定了沈向陽會答應。
      
      知青也分三六九等,像沈向陽這樣的,階級地位沒有她高,做什么都矮人一籌,往往都是認栽了事。
      
      鬧得越大,對他越不利。
      
      誰知沈向陽偏了偏頭,露出無謂的神情:“那就報警吧。”
      
      說完一個箭步上前搶走林小娥手里的票證揣進兜里:“票先還我。”
      
      說著往門口走去,沒走兩步身體突然晃了晃倒在地上。
      
      ==
      
      再次醒來已是深夜,沈向陽睜開眼睛,面前出現刷著水泥的天花板,熟悉的視角告訴他,這是在陸堯家里。
      
      他微微側頭,陸堯趴在床邊睡得正熟,煤油燈的光在他輪廓分明的臉上一晃一晃,不算長的睫毛在眼瞼下方投下一片陰影。
      
      沈向陽抬手,輕輕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方點了點,喜悅的心情通過心臟蔓延向四肢百骸。
      
      又見面了。
      
      如果每天醒來都能看到他在身邊,自己一定會高興得昏過去。
      
      也許是感覺到投在上方的陰影,陸堯鼻翼動了動睜開眼睛,沈向陽還沒來得及收起的喜歡眷戀統統被收入眼底。
      
      “咳。”他連忙收回手咳嗽一聲,裝作若無其事道:“我怎么在這里?”
      
      陸堯臉上也閃過一抹不太自然的神色,不過來得快去得也快,抬手探了探沈向陽的額頭,嘴里開始念:“發著燒自己不知道,跟那個潑婦攪和什么?”
      
      試完感覺不燙了,起身去用暖水壺倒了杯熱水,拿著藥片走了過來。
      
      他被喊過去的時候嚇得心臟差點驟停,得知只是發燒加低血糖后才松了臉色,讓老何開了藥把人帶回家。
      
      在某人強烈譴責的目光下,沈向陽乖乖吃了藥,捧著溫暖的水杯問道:“林小娥——”
      
      “自己回去了。”陸堯背對著他拿著暖水壺往碗里倒著什么東西,聞言說道。
      
      “你的事我聽老何說了,她估計怕你出事賴到她身上,一瘸一拐趕緊跑了。”
      
      要不是她走得早,陸堯狠揍她一頓的心思都有。
      
      “票證都收回來了吧?”沈向陽擔心地問道,畢竟厚厚一摞,沒拿回來太可惜了。
      
      陸堯點頭,把溫度正好的甜酒煮蛋端到他面前,臉色不是很好:“就你管得多,喝了早點睡。”
      
      沈向陽接過冒著熱氣的碗,卻沒急著喝,手指沿著碗底緩緩摩挲。
      
      他目光微垂,落在湯面上漂著的淡黃色蛋花上。
      
      陸堯本來就不打算給他好臉,糟踐身體不長記性,見他這模樣語氣還是軟了軟。
      
      “把自己折騰成這樣,你在城里的父母知道得有多心疼。”
      
      “他們巴不得我早點死。”沈向陽臉色轉冷。
      
      陸堯頓了頓,沈向陽卻沒繼續往下說,幾口喝完了碗里的甜酒煮蛋,把被子往頭上一蒙:“我要睡覺了。”
      
      陸堯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什么都沒說,吹滅燈光在對面的床鋪躺下了。
      
      夜深人靜。
      
      睡夢中陸堯隱約聽到對床傳來一點動靜,他叫了幾聲均無回應,而那夢囈聲越來越大,他怕沈向陽出事,點了煤油燈往他床邊走去。
      
      “沈向陽?”
      
      煤油燈的燈光照亮床上人的臉,映出他糾結的五官和冒汗的鼻尖,沈向陽把自己裹成一個蠶繭,閉著眼拼命搖頭,嘴里喃喃著什么。
      
      陸堯俯身,只聽他反復念著一句話。
      
      “求求你們不要打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heeyee、木風蕭蕭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波克安徽麻将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数 nba中国赛门票 九游棋牌大厅手机版? 腾讯游戏没有天津麻将 幸运28单双计算公式 快乐飞艇是国家开的平台吗 东北麻将 江苏快3走势图号码统计 11选5贵州 上海nba中国赛 快乐八开奖公告 皇家战棋官方版下载 体彩6+1走势图 七乐彩开奖近300期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彩票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