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霸總的小甜椒

作者:北邊有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梨渦

      沈向陽整個臉都幾乎埋到了面碗里。
      
      過了好一會才聽見他吸了吸鼻子,壓得有些低的聲音從嗓子里冒出:“先管好你自己吧。”
      
      陸堯挑了挑眉,劈手就要去搶他的面碗:“白給你吃的了,還我!”
      
      沈向陽當然不可能給他,快速把湯喝干凈,端起碗底朝他一亮:“吃完了。”
      
      說著唇角抿出一點幾不可察的笑意。
      
      他皮膚本就生得白,往日里看著清清冷冷,知青和村民都不太和他搭話。乍一笑映著暖燈如豆,恍惚臉頰上生出兩個小梨渦來。
      
      陸堯伸出去的手轉了個彎,情不自禁戳了戳那兩個淺淺的坑。
      
      “挺好看。”
      
      下一秒那倆梨渦就繃平了,沈向陽把面前的碗筷一收,徑自走到鍋里去洗。
      
      陸堯還沉浸在他有梨渦的驚喜中,跟在他身后打轉。
      
      “再笑一個,就一個,剛剛多好看……”
      
      說就算了,還想上手戳戳戳,仿佛能把剛剛驚鴻一瞥的梨渦戳出來似的。
      
      沈向陽避無可避,窘迫得要命,只好倒吸了口氣,說自己背疼。
      
      陸堯這才想起他背上有傷,連忙收手幫忙把鍋刷了,兩人回到屋里上藥。
      
      陸建軍的那倆扁擔雖然沒傷著骨頭內臟,但也怪嚇人的,下午去縣醫院的時候還沒顯出來,這會映著月光一照,青紫斑駁,靠近肩胛骨的地方還破了皮。
      
      沈向陽趴在床上,背部的汗衫撩起,帶著些涼意的藥水涂在上面,緩解了火辣辣的感覺。
      
      一時室內寂靜無聲,平時話多的陸堯也沒了聲音,專心給他上藥。
      
      背上涂完,他又拿了另外一瓶,拍了拍沈向陽背上完好的部位:“手伸出來。”
      
      沈向陽翻了個身,伸手去拿那瓶藥水:“我自己來吧。”
      
      后背沒法自己上藥他才讓陸堯幫忙的,相比手上的被切的傷口好處理得多。
      
      自己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運,一天傷了兩個地方。
      
      正嘆氣,陸堯直接將他的手拽了過來,用棉簽蘸了藥水往又裂開的傷口一抹。
      
      “嘶!”
      
      這次沈向陽是真真實實疼的,他抬眼看了看面前的人,見他沒什么表情專注給他上藥,心里突然慌了慌。
      
      “醫藥費我會賺錢還給你的。”
      
      上好藥后陸堯就吹熄了煤油燈上床,沈向陽蓋著半床薄被睡在里頭,突然開口說道。
      
      說完屏息等旁邊人的回答,誰知那人一動不動,仿佛已經睡著。
      
      沈向陽心里心里七上八下,終于忍不住悄悄翻身,側著輕輕叫他:“陸堯?”
      
      陸堯“嗯”了一聲,聲音在夜色中有些低啞。
      
      沈向陽心臟落地,又生出點別的滋味來,他咬著舌尖的苦意繼續說道:“明天一早我會離開的,他們肯定要來鬧,你別——”
      
      話說到一半陸堯突然朝他的方向翻了個身,目光有些亮:“你以為我怕?”
      
      “不是——”
      
      沈向陽說了兩個字也卡殼了,前世他孤獨一人,天塌了都是自己解決,不知道這種情況下該不該麻煩朋友。
      
      如果,陸堯算朋友的話。
      
      肩上突然落下來一只手,陸堯打了個呵欠:“先睡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說完沒了動靜。
      
      沈向陽偷偷覷了他好幾眼,察覺到他真的睡著后才小心翼翼把那只手從肩上挪下來,又往里擠了擠,直到覺得距離夠寬后才出了口氣,抱著被子不甚安穩地睡下了。
      
      因為心里裝著事兒,沈向陽直到天要亮的時候才瞇了過去,一醒來就聽到院里傳來爭吵聲,
      他揉了揉眼睛才發現窗戶被掛上了破棉被,屋里昏暗他才睡到現在。
      
      不用想是陸堯掛上去的。
      
      他壓下心底的感動,撩起棉被往外看。
      
      小院里烏壓壓擠滿了人,林小娥一家子,陸亮庭和幾個村干部,還有七七八八的村民圍在一起,一致對著陸堯。
      
      “沈向陽是來下鄉改造的,竟然不服從組織安排持刀傷人,性質太惡劣了,你包庇他是要一起受罰的!”
      
      陸亮庭背著雙手在陸堯面前來回踱步,唾沫星子都快濺到對方臉上。
      
      他怎么也沒想到,這批知青里竟然出了個這么剛的,要是捅到上級組織那里去,他今年的政績恐怕要一落千丈。
      
      不就是撕了他幾張紙,踩了他畫板么,至于拎刀恐嚇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
      
      林小娥掐了一把要說話的二丫,上前指著陸堯就罵:“他也不是什么好東西,茅坑里出來的腌臜玩意兒,陸干部,您可得查清楚了,說不定是他倆一唱一和要來謀我家的財害我家的命啊!”
      
      說完抱著油皮都沒蹭破一點的大壯嚎哭起來,勢必要把戲做足了。
      
      林小娥昨晚送了一籃子雞蛋,又是和陸亮庭沒出五服的親戚,沒有道理向著外人。
      
      但現在的問題是,陸堯把人扣在家里,壓根見都見不到。
      
      “我說,現在是新時代了,你們判案得講證據,你家大壯看著向有事的樣子嗎?向陽被打得進醫院了都,光檢查買藥就花了三十塊,要不你們把這錢給出了?”
      
      陸堯站在門口,吊兒郎當地說道。
      
      林小娥一聽還要倒出錢,哪有這種道理,扯開嗓子又要罵,院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動靜,村民紛紛讓開:“支書回來啦!”
      
      來人五六十歲的樣子,穿著黃軍裝,黃挎包上繡著紅色的“為人民服務”字樣,鞋上還沾著外頭的泥灰,看起來風塵仆仆。
      
      他后頭還跟著兩個年輕人,不過大家現在的注意力都在剛回來的支書身上。
      
      陸亮庭心里打鼓,心想這老家伙怎么回來了,卻笑著迎上去:“民叔。”
      
      村支書全名陸進民,兼任村長一職,平時村里人都很信服他。這段時間去縣里參加黨.組織學習,就把村子里的事務下放給陸亮庭管管,誰知今兒剛進村就聽到村里來的新知青持刀殺人,現在要揪他關禁閉坐牢哩。
      
      陸家村窮山惡水,村民頑固不化,本來就是上級組織重點關照的對象,真讓知青和本地村民鬧出矛盾,可就有得愁了。
      
      村支書聽陸亮庭和林小娥說完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后,沒說話,只伸手點了點陸堯。
      
      “你讓那個知青出來陳述一下經過,否則你這么護著也護不了多長。”
      
      陸堯目光頓了頓,村支書算這里對他比較好的人了,前幾年更窮的時候,陸堯和奶奶差點餓死,還是靠他東一頓西一頓的接濟才挺過來。
      
      “你保證不會把人哄出來逮了就走。”他站在門口說道,村里不是沒有先例,他信不過。
      
      村支書差點被他氣笑:“你這小子,現在護著他就是害了他明不明白,讓人出來說清楚就沒事了。”
      
      他這話出來陸堯就放了一半的心,他看了一眼林小娥一家,側身推門:“向陽,支書來了,咱們出來把情況說一說。”
      
      沈向陽放下往外看的簾子,整了整衣服從屋里出來。
      
      他本來就沒睡好,背上的傷更耗去大半精神,此時看起來臉色白得很,和大壯對比他才像受害人。
      
      村支書沖他點了點頭,沈向陽就把昨天發生的事從頭說了一遍。
      
      “胡說!”
      
      話音未落林小蛾就打斷了他,瞪著眼睛反駁:“我家大壯才沒有撕你的紙,是這丫頭撕的。”
      
      說完把二丫往前一推,順帶警告似的擰了她一把。
      
      二丫惶惶低著頭,不敢說話。
      
      沈向陽目光緊了緊,二丫太小了,她如果不順著林小娥的意思來,以后在那個賴以生存的家庭只會過得更加艱難。
      
      他在心里嘆了口氣,正想打斷這場無言的逼迫,突然二丫抬手抓住了村支書的袖子:“支書爺爺,二丫想讀書認字。”
      
      她仰頭看著村支書,眼中露出壓抑的渴望。
      
      四周靜了一靜,讀書這個話題挑起了大部分人的沉默,隔壁好幾個村子都辦了學校,請的都是下鄉知青當老師,只有他們不知道是不是風水不好,來的知青一批比一批憊懶懈怠,加上村里條件不好,學校一直也沒能辦起來。
      
      有些男娃還好,家里省吃儉用給送到鄰村上學,女娃娃根本不會為他們花這個錢,只能在家里操持家務,年紀一到能給尋個好人家就算父母厚道了。
      
      陸進民這次進縣里學習,首先強調的就是脫盲掃盲,為此中央省吃儉用撥了一大批補助款下來,就希望人民擺脫貧困,知識強國。
      
      是他無能,把村子建設成這樣,沒有老師愿意來這支教。
      
      一片靜默中林小娥咽了咽口水,推了二丫一把:“死丫頭瞎扯什么,大壯都沒得讀,哪還輪得上你了?”
      
      二丫往前趔趄一步,順勢抱住陸進民的大腿哽咽道:“向陽哥哥本來教我認字的,可是畫板壞了紙也沒了……”
      
      也許是因為長年被壓迫生出的本能,小姑娘避開了昨天的事實本身,反而抓住畫板和紙張壞了哭訴,這樣既能讓其他人引起共鳴,林小娥也不會太生氣。
      
      果然陸進民倒吸了口氣,蹲下身扶住二丫的胳膊,露出欣喜的神色:“你說沈向陽愿意在家教你認字?”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河南22选5近几期开奖结果 大嘴棋牌游戏下载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 天天爱捕鱼ios官方下载 遇乐棋牌大厅安装 打红中宝麻将的技巧 老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新疆18选7 25选5开奖结果查询 免费游戏四人打麻将 贵州快3推荐 JJ斗地主大众麻将创建房间 秒速快3是假的吗 爱彩乐安徽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