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天生萬人迷怎么辦

作者:故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哥!哥哥!(修)

      第十四章
      
      宋綺詩瞪大了眼,后退一步。
      仿佛受了驚往洞穴里縮去的小動物。
      
      楚羿年將她的神色動作收入眼底,心尖像是被誰輕輕碰了下,有點癢癢……他的嘴角不自覺地翹起,又追問了一遍:“嗯?問你呢,怎么還是淋濕了?把我的傘給別人了?”
      
      宋綺詩連連搖頭,舉高了左手抓著的傘:“不是……是被人搶了!一個特別兇的同學,把我的傘搶了!我好不容易才搶回來……”
      
      沈曜舟返身走回到門邊。他打開門,看向門外的走道,恰好聽見了這句話。
      沈曜舟:“……”
      
      宋綺詩:“…………”
      我看你們是想讓我死!
      
      楚羿年聽見開門聲,轉頭掃了一眼,兩人正好目光對接了一瞬,都從對方眼底窺出了點冷意。
      
      宋綺詩連忙側過身子,讓出進門的通道,說:“有什么話進門說吧,站在外面,萬一被人看見……”
      宋綺詩話還沒說完,那頭沈曜舟不緊不慢、不冷不熱地道:“嗯,傘是我搶的。”
      
      剎那間,宋綺詩感覺到自己的頭膨脹成了兩倍大。
      
      楚羿年的表情慢慢冷了下來。他認出了對方是誰。
      “是沈少啊。”
      
      沈曜舟淡淡打了招呼:“楚大少好。”
      
      楚羿年嘴角溫和的笑意消失殆盡,他的聲音微冷,開口并不太客氣:“沈少怎么好意思和一個小姑娘搶東西?”
      他給出去的東西,怎么允許別人來碰呢?
      
      “你說得對。”沈曜舟應完聲,就轉身進門了,就好像他打開門,只是為了特地來認下這口鍋的。
      
      不管怎么樣,宋綺詩是松了口氣了。
      但這口氣才剛喘完,那邊門就又打開了。沈曜舟緩緩走過來,左手拿著毛巾,右手拿著藥盒。
      “毛巾,擦水。藥,防治感冒。”沈曜舟遞到宋綺詩的面前,頓了下說:“我拿的傘,我負責。”
      
      “……”宋綺詩腦殼都快炸開了。
      她覺得沈曜舟一定是記仇了!一定是記仇了!一定是!
      
      一時間,楚羿年和沈曜舟都看著她,明明他們的目光淡淡,也品不出什么別的味道來,但宋綺詩就是感覺到壓力山大。
      宋綺詩吸了口氣,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去接藥盒。
      
      就在她手指剛挨上去的時候,楚羿年開口了:“這些東西,她的房間里都有。”
      宋綺詩的手就這么僵在了半空中。
      那我是接還是不接呢?
      
      “不一樣……”沈曜舟淡淡道:“這是我向她道歉的意思。”
      “沈少就是這么道歉的?”楚羿年嗓音依舊挾著冷意。
      他就站在這兒,沈曜舟就敢欺負宋綺詩?宋綺詩剛才仿佛小動物一樣往后躲的畫面,又一次從楚羿年腦海中閃過,頓時更讓楚羿年堅定了,至少此刻,他是要將宋綺詩護在羽翼底下的。
      
      沈曜舟沉默幾秒:“你說得對。”
      他看向宋綺詩:“你想要什么?”
      宋綺詩:?
      不是,我什么都不想要啊!
      
      宋綺詩干巴巴地說:“不用了。”
      她說著指了指毛巾和藥盒:“這個也不用了。”
      
      楚羿年盯著她看了看,確認了一下她是認真的,于是無奈地出聲:“那你說不用,就不用吧。”
      反正沒收沈曜舟的東西,就讓他覺得心情好多了。
      
      宋綺詩跺了跺腳,縮了縮肩,然后伸手拽了下楚羿年的袖子:“外面站著好冷,我們先進去吧。”
      楚羿年倒是難得一回看見她這么主動。
      他的嘴角弧度軟了軟:“冷?那要我把外套給你嗎?”他的肘彎間,掛著一件襯衣薄外套。
      他就不信,這次她還要把外套扔回來,再給他一個原地劈叉。
      
      宋綺詩是真的感覺到了冷。
      不是穿堂風帶來的冷,而是從心底散發出來的冷意。
      她老覺得沈曜舟正用冰冷的目光審視著她,腦海里同時勾畫著怎么搞她……
      不呸呸呸。
      
      都什么時候了?
      我腦子里還在想什么黃.色.東西!
      
      只要能趕緊進去,一切都好說。
      宋綺詩想著,都不等楚羿年主動遞出來,她飛快地伸手,一把薅過了楚羿年的外套。
      “我們進去吧。”宋綺詩急了:“哥!哥哥!”就差沒脫口喊出一句“大表哥”了。
      
      楚羿年眉心一動,嘴角翹了翹:“好,進去說。”
      他走在宋綺詩的身后,跟著進了門。
      
      宋綺詩轉過身,正要合上門,但琢磨著這樣好像有點不太禮貌,萬一沈曜舟記仇記得更深了怎么辦?
      于是她扒拉在門口,只探出頭,沖還站在走廊上的沈曜舟說:“沈會長,拜拜。”
      猶豫著,她又說:“明天見。”
      同時在心底添了句:老天爺,以上都不作數。明天還是能不見就別見了叭!
      
      沈曜舟目光一閃,盯著她,淡淡說了句:“嗯,明天見。”
      
      宋綺詩一縮脖子,飛快地關上了門。
      沈曜舟這句“明天見”聽著都怪森然的,好像明天要找她算總賬似的。
      
      等宋綺詩回轉過身,就見楚羿年已經在沙發上坐好了。
      他正抬眸看著她,神色有點異樣。
      
      宋綺詩緊張地同手同腳走過去,手里還攥著那把傘。
      “怎么了?”宋綺詩裝作哈哈一笑:“我臉上沾泥了嗎?”
      
      “怎么會到京市來?”楚羿年問。
      這話題就正常多了,宋綺詩松了口氣,神色恢復自然,把傘在他面前放下,說:“來參加英語競賽。”
      “和沈曜舟一起?”
      “嗯。”
      
      楚羿年腦中過了一遍,剛才宋綺詩的表情、舉止。
      她在沈曜舟面前好像更緊張了,就連剛才關個門,都要回頭和沈曜舟說聲“明天見”。
      沈曜舟究竟是她嘴里很兇的同學,還是……喜歡的人?沈曜舟是真的搶了她的傘,還是一種小孩兒們之間的情.趣?
      她這個年紀,好像很容易喜歡上優秀的同學吧?
      
      楚羿年有點不痛快了。
      她在沈曜舟面前緊張,就是為了給喜歡的人留下好印象?在他面前緊張,就是因為怕他躲著他?
      我難道長得不比沈曜舟看起來溫柔嗎?
      
      楚羿年越是往下想,還越有點不痛快。
      
      他瞇起眼盯著宋綺詩,宋綺詩有點頭皮發麻。她連忙說:“我要去洗澡了,被雨打濕了頭發,好冷的……”
      “去吧。”楚羿年說。
      宋綺詩把手里的外套搭上沙發,就這么背著背包進了浴室。
      
      她從包里取出換洗的內衣,打開了花灑,一邊等水變熱,一邊脫衣服。
      
      楚羿年坐在沙發上,驟然聽見水聲響起,他本能地朝浴室的方向掃了一眼。
      浴室的玻璃是磨砂的,并沒有遮擋簾。
      盡管外面看不太真切里面的景象,但卻在繚繞的水霧間透出了個模糊的影子。
      
      楚羿年的呼吸一滯。
      該說她太單純天真太相信他?還是說她太笨,就像剛才不懂得問沈曜舟索要賠償一樣,現在也不懂得將他趕出去……
      
      楚羿年的大腦又清醒又冷靜。
      剎那間,他覺得自己坐在這里,簡直有點像是一個禽.獸。
      ……
      
      京市下雨的時候,海市也在下雨。
      
      雍揚抓起球衣往體育館外走。
      外面雨下得很大,不少人都沒帶傘,他們個個愁眉苦臉地站在屋檐下,大多數都等著家里派車來接。
      雍揚倒是渾不在意,他將球衣往頭上一披,就飛快地沖了出去。
      
      雍揚淋著大雨到了校門外。
      司機已經到了,他拉開車門進去。司機卻朝著和平時不一樣的路線開了過去。
      就在雍揚懷疑這司機是不是要綁架他的時候,司機低聲說:“雍少,到了。”
      
      雍揚打開門走下去。
      是一家酒店的門口。
      這家酒店,他們家常來,平時在這兒辦辦party,小聚會什么的。
      
      雍揚面無表情地想,估計又是他媽,折騰出了什么茶話會。
      
      侍者撐著傘接了他進門。
      等乘坐電梯到了二樓會場,一進門,雍揚就看見一條大橫幅:熱烈慶祝雍揚同學學業取得一大進步!
      
      雍揚:……
      
      他的母親伊美心女士,穿著旗袍,端著酒杯,朝他走過來:“兒子?驚不驚喜?”
      
      雍揚:“什么鬼東西?”
      
      伊美心笑得一臉滿足:“別瞞我啦,上次我都在你房間看見你的英語試卷啦。我都給你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姑姑阿姨……打過電話了,大家都很高興,決定今天一起來給你慶祝!”
      
      雍揚一怔。
      英語試卷?
      哪來的……是她的?雍揚腦中電光石火地一閃。
      
      是宋綺詩的。
      上次他進浴室洗澡,就放在茶幾上,估計就是那時候進門來看見的。
      
      伊美心一指身后的長桌:“上面都是他們送你的禮物!”
      
      姑姑雍愛娟也走了過來。
      這個本來應該出現在商業會議上的大忙人,笑著說:“揚揚厲害啊,上次你想要的那輛限量跑車,姑姑給你買了!喏,這是鑰匙……”
      沒一會兒,叔伯舅姨什么的親戚快過來了。
      
      雍揚張了張嘴,最后閉上了想要解釋的嘴。
      說卷子不是他的?
      那一幫人就圍著問,那是誰的?
      ……煩。
      
      party折騰了兩個多小時才結束。
      伊美心等人還要敘舊,他就先自己回家了。他舅舅還在后面,笑著說:“肯定是急著回去學習了……”
      
      雍揚:……
      他千萬年都沒跟這個詞掛過鉤。
      
      跟著雍揚回到家的,還有那些叔叔伯伯們送的禮物。
      傭人們全部搬到了他的房間,在地毯上摞了一地。
      
      雍揚早就過了收到禮物會開心的年紀,但這玩意兒誰會嫌多呢?
      雍揚腦中驟然涌現了宋綺詩的模樣。
      
      說到底還是因為她,他才收到了這些玩意兒。
      
      雍揚抿了下唇,就著地毯坐下,右手攥著一把裁紙刀,開始慢慢拆禮物。每拆開一個,他都會仔細看一看是什么東西。
      這么有耐心地拆禮物,還是他八歲那年才干的事兒。
      
      等拆到后面,雍揚已經不太有耐心了,他的眉間緊攏,竭力壓抑著煩躁。
      同時,手里的包裝紙剝開,露出了一個酒紅色的盒子。
      他將盒子一打開。
      里面躺著一顆紅寶石。
      
      雍揚一下子就想到了宋綺詩。
      
      嬌美、綺麗。
      
      雍揚飛快地將蓋子合上。
      ……行吧,就把這玩意兒送給她。這東西好像是上周剛舉行的拍賣會里的拍品。
      她應該……會喜歡吧?
      女孩子不是都喜歡這玩意兒嗎?
      
      雍揚站起身,想了想將盒子放在了床頭。
      
      京市的酒店走廊里。
      沈曜舟在那里站了會兒。
      他發現自己拿了毛巾和藥出來,好像……沒帶房卡。
      
      沈曜舟:“……”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凄凄慘慘沈會長。
    下章就入v啦,入v當天連更三章。晉江評論系統升級,前臺暫時無法查看評論,但我在后臺能看見,也能正常發紅包。還是球球大家一定要多多評論鴨,就當我們在一對一私信說悄悄話好了!作者全靠可可愛愛的評論活下去嗚嗚嗚,沒有評論會很寂寞,失去碼字動力。卑微.jpg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天津时时漏洞 nba比分表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茅台股票 极速十一选五是谁开的 云南快乐10分 股票st是什么意思 7m.cn足球即时比分网 山西快乐10分 炒股入门视频 海南体彩4十1开奖结果 11选5开奖浙江 不朽的浪漫 极速快乐十分 基金配资 大乐透最新消息开奖